当前位置:首页 > 作文范文 > 正文
 

[山崎泰广:轮椅上的美丽人生]山崎机动轮椅

发布时间:2019-09-11 04:07:51 影响了:

     �十点整,报时音乐钟奏起清澈的乐声,将东京阳光城Sunshine city大楼群人睡梦中唤醒。推着婴儿车的父母亲、挽着手的年轻情侣、三五成群的高中女学生、手持地图的外国观光客,纷纷涌向高达240米、60层楼高的文化会馆。
  �山崎泰广今天要在这里举办演讲,他可是个大忙人,而且广受日本媒体瞩目,走到哪儿都有记者追踪在侧。十点半,山崎准时出现在文化会馆前,只见他戴着眼镜、西装笔挺,公文包放在膝盖上,双手轻松地推转着轮椅,动作是那么悠然熟练,仿佛比我们这些双腿健全的人行动更方便快捷。山崎在接受记者们的采访中侃侃而谈,让人不禁想起他在《爱与友情的波士顿――之后的十年》一书中提到他的座右铭一是“天下没有做不到的事”,他真的是在身体力行。
  
  �赴美读高中
  
  �直到19岁,山崎被迫更换人生跑道之前,他从来没想到能做这么多和残障人士有关的事情。山崎说,我小时候患有小儿哮喘,不能做剧烈运动,所以上体育课时都只能看着其他的同学活蹦乱跳,后来我母亲听人家说游泳可以改善,就让我去参加游泳训练班,很严格,不过哮喘真的慢慢好转了,到小学四年级便完全康复了。那时我和一般小朋友一样,什么运动都喜欢,特别是打棒球和剑道。
  �上初中后我参加了游泳队、童子军和帆船队,1976年和美国帆船队友谊赛,我是队长,带队去美国,当时我顺道参观了他们的初中和高中,感觉很自由,他们说如果要上好大学,不但功课要好,运动、社会义工活动都要参加,不像日本――偏重念书、升学考试,要上好学校就一定要放弃运动。后来我和父母商量,父母要我先把英文学好,于是我拚命念英文,1977年夏天还到美国参加夏季学校,打好了底子,父母亲才准许我在1977年秋天到美国念书。可没想到一年半后意外受伤,人生开始了一场重大转变。
  �那天我参加学校主办的滑雪旅行,回到学校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多了,和同学们坐在走廊的矮窗子上聊天,我坐的地方刚好没有装防护栏,一不小心就从三楼摔下去,后背先着水泥地,随后头部撞击地面,顿时不省人事,后来听医生说我脊椎骨折、头盖骨有裂缝,但不幸中的大幸是,当时地面上结了一层冰,从头部流出来的血不久就结冻停住,否则脑部功能可能受损。
  �
  点燃希望的火花
  
  �我在加护病房整整有10天昏迷不醒,我父母从日本赶来,父亲因为没办法请太长的假,所以在我恢复意识之前就回日本了。10天后我奇迹似的清醒过来,医生做了些检查确认我清醒,4个小时后就跟我说明病情。他说你受伤以后不能走了,大小便也不方便,但是有很多事情你可以做,我们可以提供你很多信息,他给我一本杂志,里面介绍美国在各行各业活跃的残障人士,有医生、政治家、律师、运动选手等,他们不但自强自立,为社会做出很大的贡献,而且还拥有美满的家庭和幸福的生活。这些充满鼓励信息的杂志让我放心不少,我就想:喔,我还能做很多事情。可以说,我的美国医生在我伤心失去双脚之际,为我点燃了希望的火花。
  �我在医院待了一个半月,然后又转到波士顿大学的复健中心。让我终生难忘的是,我到那儿不久,负责替我复健的医生对我说:“你不需要放弃你的理想和目标,只是你现在的身体和以前不一样了,不能用以前的方式去达到目标,我们必须一起想别的办法,或许要靠一些工具或设备来帮助,甚至借助科技的力量,我的任务就是帮你找到达到目标的方法,”这番话帮我做了最好的心理建设。
  �山崎在美国接受“积极辅导型”的治疗和复健,加上从小就喜欢“做和别人不一样”的个性,他“并不气馁转变成轮椅生活”,半年后不但回到学校完成高中学业,还进波士顿学院攻读计算机和行销。在身体恢复后的就学期间,他又考到驾照、与友人实现了3次横跨美国的长途旅行,还参加严格的潜水训练,学习“离开轮椅、完全放松自我”的休闲运动,现在他的潜水纪录已超过200次、239个小时。
  
  �创办杂志鼓舞斗志
  
  �抱着“抱效祖国”的信念,山崎结束了在美国的学业回到日本,当时他惊讶地发现,工业先进的日本,居然一般人对轮椅功能和价值认知却十分落后,市售的轮椅质量粗糙,医疗人员协助病人复健时也态度悲观,“为什么日本和美国差距这么大?”他不断地思考。
  �我回到日本后,曾在食品公司担任计算机工程师的职务,也许因为我好胜心态吧,我常常工作到深夜,所以一度得了褥疮,住院治疗了一阵子,那时候,我亲耳听到医生跟隔壁床上的病人说,“你从今以后要靠轮椅走路,找工作可能不容易,要念书也有困难,一切要有心理准备”,听到医生这么说,病人不悲观未来才怪。
  �山崎回忆,当他躺在美国麻省绿城医院加护病房的病床上时,他的美国医生给他讲美国许多残障人士通过奋斗获得成功的故事,从而激发他对生活的勇气,而他在日本看到的则完全相反。为了提供残障人士积极面对人生的信息,山崎突破重重困难创办了日本第一份残障人士的运动杂志《活力日本》,介绍值得残疾人学习的“典范人物”是如何自立生活、发挥工作能力、参加运动竞赛的。
  �山崎说,《活力日本》杂志改善了残障人士“信息不足。”的状况,杂志还为残障人士在选择轮椅时提供更多的选择信息,他们在重新跨入社会时提供了一个人生的指引。当然,另一个主要的目的是,提升日本国民对残障人士运动的关心。
  
  �我要成立自己的公司
  
  �山崎说,我在住院时,发现医院要卖给病人的轮椅都限定在特定的几家,非常不好用,例如把手很长,是固定的,要从床上移坐到轮椅上时,一定要有人抱起来,坐久一点,臀部会痛,如果下半身麻痹的人没感觉,一下子就会长褥疮,因为我懂英文,就帮其中几个人直接从美国订购轮椅,虽然贵了一点,但非常好用。后来请我帮忙的人越来越多,我想了想,认为这是值得发展的一项事业,我要成立自己的公司。于是在1990年注册成立了Access International。
  �公司有两大业务,一个是计算机,用计算机连上世界;一个是轮椅、医疗用品等,协助残障人士与社会、世界相接。山崎说,我认为日本的对待残障人士和行动不便的老人的政策有方向性的错误,政府的重点总是“看护老人”,我认为应该是“协助老人自立”。比方说,许多被认为只能躺在床上、需要看护的老年人,只要提供好的轮椅,是可以自己行动,自己用餐的。我认识一位脑中风、右半身下遂的老人,他的女儿因为要和母亲轮流看护他而延后结婚好久。以前他们一早要把父亲从床上推起来,拿牙刷毛巾、简易便器到床边,然后端早餐,接下来是中餐、晚餐、就寝前的梳洗,两个人一整天都忙得团团转。后来我建议他们买一辆适合他父亲的轮椅,现在他父亲早上起来自己移坐到轮椅上,用左手左脚推转轮椅去洗脸刷牙,然后到餐厅和家人一起用餐,因为可以自己行动,不必整天躺在床上,精神也好了很多。最近我还接到他女儿的道谢函和红帖子,真替他们感到高兴。
  
  �一切想残障人所想
  
  �目前山崎正在写一本有关“共享型设计”的书,预定今年出版。“共享型设计”是什么意思呢?
  �“共享型设计”最简单的例子是,如果你要在车站装设一个残障人士专用的电梯,投资金额很大,考虑使用率不是很高,很多地方政府就会却步。但如果扩大一步,把原来只为残障人士设计的公共建设,改为让所有有需要的人,例如孕妇、老人、小孩、推着婴儿车的父母、或者行动稍有不便的人“共同享用”,自然就不是那么贵了。我现在在静冈县和岩井县参与设计和建造活动,他们都采用了这种想法。
  �为了这个目的,他发起创办了“日本残障社会人协会”。山崎说,我的目标是提供企业和地方政府从残障人士的观点出发,做残障人士的各种顾问,“社会人”的意思是希望残障人士加强自己的工作能力,先工作赚钱,养活自己和家庭,成为社会的一分子,而不是光靠领政府残障救济金过生活。
  �是什么力量支持山崎不断挑战新事物?
  �山崎说,我的父母亲很相信我,很支持我。我不像一般日本人,“怕和别人不一样”,我从小就喜欢做和别人不一样的事情,有时候让我母亲很伤脑筋。当我提供的产品或信息让一个消极的残障人士重新积极地面对人生,就让我觉得好有成就感,要更努力走下去。
  �作为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残障人士,山崎的活动能量可真是大得惊人,他每天都要参加各种各样的社会活动,每年都要亲自到国外参加相关的展示会、研讨会,随时吸收新知,引进日本。最近刚刚引进了一种座椅技术,是一种预防身体弯曲或褥疮的正确坐姿方法。为提升日本国民对残障人士运动的关心,曾经参加过巴赛罗纳举行的残障奥运的游泳竞赛,并拥有潜水教练执照的他,现在还在业余致力推广残障人士的潜水运动。
  �谈到个人生活,山崎率直地说,目前他是单身,以前曾经有一段为期不到两年的短暂婚姻,对方曾经长居美国,希望山崎每天能6点下班,但那时候公司正值初创时期,又忙着办杂志,于是在冷静深谈之后,决定分手。我希望下一次婚姻的对象是能一起工作的伙伴。山崎表情认真地说,毕竟当我看到因为我提供的产品或服务使残障人士重新发现生命的意义,我就觉得有无比的欣慰,也许这就是我的使命吧。

相关热词搜索:轮椅 美丽 人生 山崎泰广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101505资源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4009742号-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