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文范文 > 正文
 

陪衬人【奇绝的《陪衬人》】

发布时间:2019-08-14 04:14:13 影响了:

  在一切都商品化的资产阶级文明国度里,美,自然是一种商品,而且是一种高档商品,妙龄女郎用美色来做骇人听闻的交易,那是极其平常的事。但是丑,丑陋不堪的丑女,能否不加任何装饰地公开作为上等商品出售呢?左拉的名作――短篇小说《陪衬人》很好地回答了这个奇特的问题。
  《陪衬人》是左拉早期优秀短篇之一,当时左拉年仅二十五岁,尽管他后来一直倡导自然主义创作方法,但他的创作实践,表明他忠于现实,正视人生,以他艺术家的勇气与诚实,使他的自然主义创作方法带有浓厚的现实主义的色彩。《陪衬人》可以说是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的结合体,是用浪漫主义的夸张手法深刻地揭露了资产阶级的“没有良心的贸易自由”,暴露了资本主义制度下人与人关系的冷酷,无情地撕下了资产阶级文明的面纱,对惨遭精神和肉体蹂躏的穷苦人民寄予无限的同情,对资产阶级卖主买主给以无情的嘲讽。
  《陪衬人》篇幅不长,仅五千多字,但题材的选择,情节的奇特,人物的鲜明,手法的夸张,语言的风趣,主题的深刻,是同时代各家短篇难比拟的,尤其值得称道的是题材的奇绝、构思的崭新与主题的深透,可以说做到了“三绝”。
  中外古今的小说,反映商业资本家贪婪无度,丧尽天良,以各种卑劣手段去牟取超额剩余价值的小说实在不少,写他们投机取巧,招摇撞骗的情节,无非是以次充好,凭两片薄唇,把稻草说成金条;巧取豪夺,以邻为壑,饱狗与饿狗同抢一块臭肉;赤裸裸贩卖黑奴牟取暴利;花言巧语哄骗、强权武力诱逼妇女卖淫,吮吸她们的血泪……。但左拉没有袭用这些已为读者常见的题材,而是另辟蹊径,“搜尽奇峰打草稿”,把杜朗多创办陪衬人代办所的“创业史”这一天下荒唐奇闻选为题材,通过崭新的构思写成小说,入木三分地暴露资本主义的丑恶现实。
  作品构思的新颖在于:他把人们的眼光引向社会最底层的、最贫寒的形貌丑陋的妇女身上,这些人在当时社会被视为毫无价值的“废物”,是上帝遗弃在人间的“渣滓”、“薄命者”,是一堆很难榨得出油的“干竹子”,而作者塑造出的杜朗多却别具“慧眼”,他能在她们身上发现商品价值,终于“把人们称之为‘丑’的这种迄今一直是死的物质纳入商品流通。”“人们尚未在丑女身上赚过分文”这件平常的却令资产者兴叹不已的事,经过杜朗多“慧眼”与“巧手”成为大赚其钱的营业。作者妙想过人地用“陪衬人”代办所的创业史来揭露资本主义社会充满穷人流血泪、富人狂欢笑的丑恶的现实,确做到“绝”。
  稍有天良的人,看到象陪衬人代办所这样的怪物,都应嗤之以鼻,但在当时特定的社会里,社会不仅不予谴责非难,而却欢迎之拥戴之,生意兴隆,门庭若市。这正是作者的高明所在,奇绝所在。作者深入典型题材典型人物之中,去开掘深意,剖析了造成这种现象的社会原因,展现这种现象中活动的人物:灵魂空虚、形貌丑恶的小姐贵妇,已不能满足盛装艳服、珠宝首饰、油粉胭脂,而要求新的饰物伪装她们丑的躯壳、空的心灵;要么挨饿、要么卖身的穷苦姑娘,什么也无法卖钱,只得将生理上的缺憾去卖给人家;他们之间看起来完全是一种愿买与愿卖的关系。似乎是世上少有的一种平等自由幸福。但揭开这幕布,实际上,贵妇小姐把陪衬人视为奴隶,杜朗多把她们作为赚钱的“活货色”,和衣料、蜡烛、胡椒没有多大区别,在世人眼中,她们是“按小时出租的物品”,在朋友眼中,她们是最低贱最卑微的玩物。她们为别人引来爱情,自己却永远得不到爱情的温暖,把原有的情人也拱手让人,只留下创伤和孤独。尽管在大庭广众里,她们要当好陪衬人,不得不强颜欢笑,心底却为一碗饭一个面包显示自己的丑相而溢出悲不自制的苦泪。她们精神上所受的摧残与凌辱,比之肉体受皮鞭鞭挞更加厉害百倍。
  高尔基说过:“人,是要大写的!”
  人的尊严是不容任何人侵犯的,侵犯别人尊严的人必然受到历史的惩罚。尽管左拉没有在小说中明确地指出这一点,但是从他给受凌辱的陪衬人一掬同情之泪中,我们还是看到了作家的正义和良心。

相关热词搜索:奇绝 陪衬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101505资源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4009742号-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