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文范文 > 正文
 

[茅盾谈瞿秋白的“多余的话”]多余的话读后感

发布时间:2019-08-14 04:13:03 影响了:

  大约在1935年10月间,正当鲁迅把秋白的遗作细加编排的时候,国民党的特务刊物《社会新闻》连载了《多余的话》的所谓摘录。我们当然谁都不信。因为《社会新闻》是专门造谣诬蔑左翼人士的刊物,它造的谣言可以车载斗量。有一次我无意中提到这件事,鲁迅冷笑一声道:“他们不在秋白身上造点谣,就当不成走狗了,实在卑鄙!”
  《多余的话》真正引起我们注意,是在1937年3月,距鲁迅逝世已有半年。那时在《逸经》上连载据说是《多余的话》的全文。《逸经》虽然不是左翼刊物,但也不是国民党的刊物。这就引来了一阵嘁嘁声。郑振铎为了停息各种流言,自告奋勇通过内部关系去查《逸经》社的底稿。后来他兴冲冲地跑来告诉我,他已见到底稿,不是秋白的笔迹。“可见,”他大声说,“这是假的,是伪造的。”当时我们都不相信,也不愿相信有这样的自述。也许秋白在狱中写过什么,但国民党特务机关把它登出来,肯定经过了精心的篡改和捏造。
  事隔多年,在“文化大革命”中,在秋白因为《多余的话》而重新被打成“叛徒”之后,我又重读了这篇自述。我看不出有什么叛变的事实。秋白不过是在走上刑场之前,真诚地坦率地解剖了自己,他一面高呼口号慷慨就义,一面却向人们毫无保留地暴露了自己的弱点和内心的痛苦。他不想成为完人,他不想在自己死后在人们心中树立一个虚假的伟人形象,他却希望后人以他为前车之鉴。他慨叹于自己由于“历史的误会”而被推上了政治风云的尖巅。这使我想起三十年代的一件事。他那时写给我和鲁迅的短信中,有一次署名“犬耕”,我和鲁迅都不解其意,问他。他说:他搞政治,就好比使犬耕田,力不胜任。他又进而解释道,这并不是说他不能做共产党员,他仍是共产党员,信仰马克思主义,坚定不移。他又说,他做个中央委员,也还可以,但要他担任党的总书记诸如此类领导全党的工作,那就是使犬耕田了。他这自知之明、自我解剖的话,曾使我肃然起敬。《多余的话》中所表述的不正是他那“犬耕”的心情吗?这不是叛徒的心情,这是一个认识到自己的“力不胜任”给中国革命带来了重大损失的共产党员出自内心深处的忏悔。这是一个真正的不考虑个人得失的无私无畏的共产党员,一个虽有弱点却使人永远崇敬的共产党员!
  (摘自《新文学史料》1983年第1期)
  

相关热词搜索:多余 茅盾 瞿秋白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101505资源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4009742号-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