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资源 > 正文
 

重庆人评论薄是好官吗 [重庆三厅官倒地的幕前幕后]

发布时间:2019-08-29 04:07:10 影响了:

    重庆市渝中区原副区长王政、渝中区委原副书记郑维、沙坪坝区原副区长陈明三人,近日分别被一审判处死缓、13年、10年有期徒刑,三人的年龄分别为47岁、50岁、41岁。他们在用地规划、调整容积率、减免配套费等城市规划领域肆意出卖手中的权力,为房地产开发商、承建商谋取利益,受贿总额高达1100多万元。
  三个厅级官员的落马在重庆引起震动,不仅社会反响极大,也让城建规划中的权钱交易“潜规则”昭然若揭。
  
  贪腐轨迹揭地产“潜规则”
  
  土地用途决定着土地的价值。商业用地和工业用地之间的价格差异可达10倍,因此一些开发商想尽办法打规划的主意。调整规划,改变土地用途,成了开发商的行贿重点之一。
  2002年,重庆一房地产公司拟转让位于沙坪坝区歌乐山一块面积为270余亩的土地。为了获取高额利润,公司总经理薛某找到了时任沙坪坝区规划分局局长的王政。王政遂利用职权,擅自将该地块性质由农业用地变成了居住用地。薛某据此办理了土地使用权变更登记,并在2003年7月以5334万元价格将该土地成功转让。为感谢王政的多次“关照”,薛某先后送给王政共计人民币120万、美元12万、欧元1万。
  除了土地用途,容积率也是地产行业的一个敏感词汇。容积率是指建筑区划内总建筑面积与用地面积的比值。这是一个老百姓听起来陌生的词,但在地产开发商眼中简直就是“点石成金”的“魔术棒”。容积率越高,可供销售的面积就越多,获利也越大。一块占地1万平方米的土地,假使容积率是3,意味着可建3万平方米。如果把容积率提高到3.5,则可建3.5万平方米。而以每平方米3000元的价格出售,可以多得1500万元。一位房地产开发的业内人士说:“哪怕为了提高0.5个百分点,每个开发商都会不惜血本地进行‘公关’。”
  2003年7月,一名开发商找到王政,希望提高楼盘容积率。王政便给“好兄弟”――时任重庆市规划局用地处处长的陈明打招呼。随后,他又在开发商递交的申请提高容积率的报告上签署“请给予大力支持”的意见。在开论证会之前,王政又出面宴请了相关人员。最终规划部门将该项目的容积率从5调整到7,开发商一下就增加了1000多万元利润,而王政也得到了100余万元“好处”。
  陈明升任沙坪坝区副区长前长期在规划系统工作,他所收受的贿款中,几乎每一笔都与容积率有关。2003年上半年,一位开发商找到陈明,希望把自己开发项目的容积率由4.206调整到6.0。陈明的“鼎力相助”换来了开发商给的15万元“好处费”,他还以明显低于市价的价钱为亲属“买”了两间门面。
  此外,地产商愿意大撒金钱的关卡还有很多。2001年10月,陈明对某公司开发的一个旧城改造项目的规划设计、修改方案等给予“关照”,帮助其顺利通过规划选址审查。事后,陈明向该公司低价购买了一间门面,就此拉开了受贿的帷幕。2001年10月至2007年6月,他多次非法收受开发商所送的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76.443万元。
  
  以忘我之态收钱
  
  早在沙坪坝区担任规划办主任期间,王政便开始以权谋利。2001年4月,开发商李某宴请王政,请求王政帮忙协调,加快办理自己购买土地的手续,并塞给他一万元钱。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王政收下了他的第一笔受贿款。
  这之后,王政心中的贪欲愈演愈烈。他在悔过书中对此描述道:“从收受一套次品茶具都要激动半天,到大笔现金犹豫再三,到最后来者不拒,再之后就达到忘我的状态。”
  除了爱钱,王政还好色。据王政交待,他先后与多名女性有过不正当性关系。由于收受了大量贿赂,他心里非常害怕,于是,不断用酒精和女色麻醉自己。
  郑维与王政曾一同在沙坪坝区任职,当时就是好友。王政对这位分管纪检工作,对自己有监督制约关系,对辖区内的重点工程项目是否合法负有监督职能的“大哥”是照顾有加,有好吃好喝好玩的,都不忘把“大哥”带上。于是,郑维逐渐在众人的吹捧、谄媚中感受到了为官的“快乐”,对开发商们一掷千金的生活充满了羡慕,渐渐对自己有权无钱的状况感到不满。
  2002年6月,重庆某置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韩某找到郑维,希望郑维能帮忙促成政府选购其开发的楼盘作办公楼,郑维便想方设法促成了此事。事后,郑维收下韩某的“感谢费”5万元。尝到甜头的郑维一发不可收拾,钱越收越多,心也越来越慌。最后迷上了打牌,希望通过赌博来麻醉内心的恐慌。
  2007年6月的一天,郑维发现自己放在办公室的10万元受贿款不翼而飞,却不敢报案,着实让那小偷捡了个大便宜。
  他一边收钱,一边想方设法掩盖自己的罪行。对于一笔自己觉得收得不稳当的9万元,郑维主动退给了行贿人,并上交给纪委1万元,企图用退小额礼金的手法来掩盖其大肆受贿的行为。
  据重庆市检察机关查明:2002年6月至2007年6月期间,郑维先后10次非法收受他人所送的人民币共计120万元。
  
  欲望的闸门
  
  三位贪官供认,最初收钱均与心态失衡有关。
  王政8岁时父亲去世,母亲独自带着他和弟弟艰难度日。为了贴补家用,王政打过零工,干过苦力,恢复高考后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大学,靠着政府的助学金完成了学业。大学毕业后,王政进入一国营企业从事技术工作。他一步步从普通技术员干到助理工程师、工程师、高级工程师,多次荣获省部级科技进步奖。
  进入政府规划部门工作后,他又从一个普通办事员干起,然后是科长、主任、局长。可是,随着权力的增大,王政的心理开始失衡。他在悔过书中写道:“总认为自己对社会、对人民做了很多事,应该得到回报,与很多民营企业家相比,自己比他们做得更多,贡献更大,但收获却很少。”尤其是他发现,就因为自己帮忙调整了一下规划,就能使开发商获取上千万元利润时,他觉得不为自己捞点简直是太亏了。
  郑维的人生阅历颇为丰富,扛过枪,当过工人,站过柜台,还在政法战线上工作了多年。通过二十多年的努力,他从一名普通工人成长为渝中区纪委书记、区委副书记。
  为官之初,郑维比较注意自己的言行,注重抓好辖区领导干部廉政教育工作,使他在干部群众中有着不错的口碑。然而,随着官位的升迁,看着身边朋友的富裕和奢侈,郑维的内心渐渐发生了变化,于是操起了权钱交易的营生。
  陈明年富力强,正值干事业的黄金年龄。科班出生的他勤奋好学,熟悉规划业务,业绩突出,年仅31岁就被提拔为副处级干部,先后担任重庆市规划局副处长、处长等职。
  在领导和同事眼中,陈明为人低调、工作勤勉、业务能力强;在家人眼里,陈明孝顺父母、极有家庭责任感。在每次干部民主测评中,陈明的得票都非常高。然而,刚刚升任沙坪坝区副区长,陈明就出事了。
  熟悉陈明的人回忆,在规划部门工作之初,陈明有一次参加一个会议得到5元钱的会务费,回来后就上交给科长,曾被同事笑言“太老实”。因多次拒收礼金,开发商曾戏称陈明为“沙漠中的绿洲”。
  可随着权力的增大,与开发商交往的增多,看着他们赚取大把大把的钞票,陈明的心理也失衡了,逐渐开始接受一些金额不大的红包、礼品。起初,陈明给自己定了一个“四不收”原则:金额大的不收,社会上口碑不好的人不收,不熟悉的人不收,提过分要求违背原则的不收。然而,欲望的闸门一打开,如洪水猛兽般的贪欲便迅速将他淹没了。
  (摘自《看天下》2008.7)

相关热词搜索:官倒 重庆 幕后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101505资源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4009742号-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