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演讲稿 > 正文
 

[寡妇桥] 寡妇桥阅读

发布时间:2019-09-29 04:07:00 影响了:

  湘西的山壑,往往秀美峭拔,苍翠险峻。   更有一处,仿佛是造物神鞭,将大山陡然劈作两起,其间夹出一空悠山谷。   山谷宽不过数十米,却似有万丈之深。两岸浓浓叠翠,几可交融。
  山谷的北面,住着一个寡妇,和她的儿子。山谷南面有座庙。
  儿子初懂人事,便常常见母亲对镜梳理,婀娜而去,往东绕过那深深的山谷,去到对面的庙里。
  母亲不是去烧香。
  儿子知道对面有个和尚,常常在庙门口往这边张望,而母亲的目光,也时时越过山谷,绵绵送人那青瓦红墙中。
  儿子便每每用忧怨的眼光,看着母亲踏上山路,身影在苍翠中时隐时现,终于掩入山中,直到许久许久后又重现在庙宇旁。
  山路崎岖险恶。羊肠之道,虎豹之途,一面绝壁,一面深渊。儿子的担心更甚于忧怨,怕那一阵山风,吹走母亲瘦小的身影。
  伴着这担心,伴着这忧怨,光阴已飞逝。
  儿子发奋读书,二十年后,终于在城里成为人上之人。
  接母亲的滑竿抬到山里,请母亲告别清贫,随儿子进城享福。
  母亲的目光越过山谷,在那青瓦红墙上流连:“我在这山里住惯了,不想走了,你能常回来看看我就行了!”
  儿子无言。看那庙宇,又添了许多风雨衰败的痕迹,一如母亲的脸。听说那和尚也已做了方丈,不变的只有那山路依然崎岖,依然险恶。
  又五年,儿子即将为官远调,又来山中恳请母亲同行。
  母亲脸上又添了些岁月流痕,仍坚决地摇头:“我离不开这山,这树……”
  儿子知道:“还有这庙……”
  儿子不再苦劝,默默凝望那山谷良久,无言而去。
  不久,来了一批技艺高超的工匠,在深谷间拉起了一条索桥。两岸苍翠,刹那间便连在了一起。
  这山谷从此再也没有见过儿子的身影,只留下这索桥默默抓牢两岸青山,将沉重的爱和忧怨深深藏入那幽静的山谷之中。
  于是人们叫它“寡妇桥”,也有人叫它“孝子索”。它南北跨在这山谷上,不知几多风雨吹打,不知几多草鞋踩踏,而这寡妇和她儿子的故事,始终回旋在湘西的大山中。
  廉义孝梯,谁能两全?
  (沈从文有语:湘西的故事,大都古艳动人,正如湘西的山壑。)
  (摘自《搜狐原创文学》)

相关热词搜索:寡妇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101505资源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4009742号-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