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演讲稿 > 正文
 

重生之希特勒【抢在希特勒的前面】

发布时间:2019-08-14 04:14:33 影响了:

  1939年1月16日,一艘名叫《德罗特宁尔摩号》的瑞典邮船,风尘仆仆地驶过默默无言的自由神像,进入美国纽约港。   船头上站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他的名字叫尼尔斯・玻尔,是丹麦原子物理学家,诺贝尔奖金获得者。故事的序幕就是由这个神秘的人物双手揭开的。
  玻尔忧心如焚。他看到祖国也处于风雨飘摇、朝不保夕之中;欧洲没有一块平静的土地。
  一天深夜,他接到丹麦警方的秘密忠告:盖世太保正在到处寻他!
  玻尔如雷击顶!他乘坐一叶扁舟,横渡海峡,逃往瑞典。从瑞典又逃往英国。现在他身负重任,又秘密来到美国。
  玻尔的眼里充满着忧患,透过战争的烟云,他看到的是更残酷的杀戮、血海和尸山!……
  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绝密情报在各国的情报机关不断传播:一种威力无比的强大武器可能出现!
  这件事,得从爱因斯坦的伟大公式谈起。这个公式是:E=mc2。
  E表示某一物体所蕴藏的能量,m为此物体的质量,c为光速。而光速为每秒三十万公里,它的平方是一个什么级别的数字,可以一望而知!
  这种被禁锢着的能量一旦释放出来,打一个比方说,可以与《一千零一夜》中渔夫从小瓶中释放出来的魔鬼相比。
  玻尔的口袋里正装着这样一个小瓶。
  玻尔给美国带来了铀裂变的消息,立刻震动了整个的物理学界。裂变的实验到处被实现。释放中子的假设也完全被证实。玻尔那暗哑的声音在人们的耳畔竟如雷声隆隆:一个含有少量铀235的炸弹,在慢中子的轰击下所产生的爆炸力,会把整座城市夷为平地!
  如果说这个消息惊心动魄,那么还有一个消息更加令人不寒而栗:
  1939年4月30日,德国纳粹召开了六位原子科学家研究制造“铀设备”的会议。
  不久,德国军械部主任亲自主持召开了第二次原子科学家会议,会议还把铀链式反应的情报推荐给了德国军事部门。
  德国人采取坚决行动,他们突然禁止从他们的占领国捷克斯洛伐克出口铀矿石。
  ……
  种种迹象表明,德国人要先下手为强!
  如果数百万豺狼之师的德国钢铁军团,再装备上在当时还绝无仅有的核牙齿,欧洲战局将难以想象!
  战争的物质属性不容藐视,科学家们是深知这一点的。
  战时的美国接纳了从欧洲逃亡去的大批优秀的科学家、工程师。而这些人后来都成为了《曼哈顿工程》的中坚力量。其中著名的有:爱因斯坦(德国人),玻尔(丹麦人),费米(意大利人),西拉德(匈牙利人)等。在《曼哈顿工程》中,美国毫无顾忌地大胆吸收了世界各民族出类拔萃的人才,为己所用,这也是一条极其宝贵的历史经验。
  科学家们深深地为反法西斯战争,为历史的进程担忧,而白宫对这一潜在的威胁还一无所知。
  必须刻不容缓地行动起来,抢在希特勒的前面!
  1939年3月17日,费米带着哥伦比亚大学系主任佩格拉姆的介绍信前往华盛顿,来到海军上将胡珀的办公室。介绍信上写着“在核物理学这一领域内,再没有比费米更有声望的人”,但仍然没有引起上将的兴趣。
  在美国各军种、兵种中,海军是最早对原子能表现出兴趣的,而且在费城建立了实验基地。但是对原子理论知识浅薄的胡珀将军既没有经费,也没有魄力下这笔巨大的赌注。军事当局十分保守,他们根本不相信这批“疯子式的发明家”。费米的游说遭到了失败。
  科学家们毫不气馁,继续努力。他们想到了誉满全球的爱因斯坦。
  1939年7月里炎热的一天,物理学家白拉德和维格纳开着汽车徘徊在长岛南岸,却始终找不到爱因斯坦的住处。正在焦躁之中,看到小巷深处有一个七岁左右的男孩在玩钓鱼竿。白拉德走到孩子面前,挑逗地说:“不用说,你是不会知道爱因斯坦的住处的。”
  孩子扬起一头金黄的头发,眯缝着那双蓝色的眼睛:“爱因斯坦?大胡子爷爷,我知道,喏,跟我走吧!”
  就这样,爱因斯坦成了《曼哈顿工程》的奠基人之一。
  1939年8月2日,爱因斯坦亲笔签署了给罗斯福的长信。信的开头写道:
  白宫
  美国总统罗斯福
  亲爱的先生:
  恩里科・费米和利奥・白拉德最近的某些研究一直是用原稿的形式通知我们,它们使我预料到,铀元素在最近的将来就可以被转变为一种新的重要能源。……
  这封信用清晰的语言说明了世界上(包括纳粹德国)目前关于原子研究的状况,提出了一系列行动,吁请美国政府注意。这封信直率地宣称:
  这一新的现象还将导致制造炸弹,并且可以想象――尽管还很不确定――有一种新型的威力极大的炸弹可以由此研制出来。
  信写得很有分寸,十分稳妥,留有充分余地。爱因斯坦充满信心地宣称:“这是历史上人类将第一次利用不是来自太阳的能量。”然后,他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信是写好了,怎样送去?
  直接邮去,很可能未到白宫就中途被阻梗住了,即使送到,堆在总统案头,何时才能看到?就算看到,也可能不屑一顾!因此,必须找一个能直接出入白宫,经常面见总统,善鼓三寸不烂之舌的说客才行。事后证明,这些估计完全正确。
  白拉德找到了国际金融家萨克斯,罗斯福总统的朋友――非正式的,但很有影响的总统顾问。后来的事态进展表明,学识渊博、目光远大的萨克斯为《曼哈顿工程》建立了丰功伟绩。
  萨克斯一直等了十个多星期,直到1939年10月11日,才有了进入白宫的机会。他向总统面呈了爱因斯坦的信,并且读了科学家们的备忘录。
  事情正如预料的那样,总统听不懂那艰深生涩的科学论述,反应十分冷淡。萨克斯口若悬河,总统却不胜其烦。最后,罗斯福总统说:“这些都很有趣,不过政府若在现阶段就干预此事,看来还为时过早。”
  萨克斯的心凉了。
  但当萨克斯绝望地将要告别总统之际,忽然又有了生机――总统为了表示歉意,邀请他第二天来共进早餐。萨克斯喜出望外。
  十月深秋,寒气袭人,萨克斯踏着被露水打湿的满地金叶,在公园里踯躅。夜色深沉,万籁俱寂,面对一轮银月,万点明星,萨克斯苦苦思索,怎样才能三言两语使总统大彻大悟、顿开茅塞?怎样才能使灭灯重明,死灰复燃?
  
  萨克斯一夜未眠。早晨七点多钟,他如约坐在总统面前,想不到他还未开口,罗斯福就以攻为守,先发制人:“你又有了什么绝妙的想法?你究竟需要多少时间才能把话讲完?”罗斯福把刀叉递给萨克斯,他知道萨克斯要说什么,立刻严阵以待:“今天不许再谈爱因斯坦的信,一句也不许谈。明白吗?”
  “我想讲一点历史。”萨克斯胸有成竹地回答,他看了一眼总统,总统眼里含着笑意,萨克斯立刻顺流而下:“英法战争期间,在欧洲大陆上不可一世的拿破仑在海上却屡战屡败。这时,一位年轻的美国发明家富尔顿来到了这位法国皇帝面前,建议法国的战舰砍断桅杆,撤去风帆,装上蒸汽机,把木板换成钢板。可是我们这位伟大的科西嘉人心里却想,船没有帆能走吗?木板换成钢板能不沉没?拿破仑眉头一皱,把富尔顿轰了出去。历史学家们在评述这段历史时认为,这是由于敌人缺乏见识而使英国得到了幸免。如果当时拿破仑稍稍多动一动脑筋,郑重考虑一下富尔顿的建议,十九世纪的历史就得重写。”说完,萨克斯目光深沉地注视着总统。
  罗斯福沉默了几分钟,然后取出了一瓶拿破仑时代的法国白兰地,斟了满杯,递给萨克斯,说出了那句足以震动世界的话:“你胜利了!”
  萨克斯满眼是泪!
  如果说《曼哈顿》出生在1945年,那么1939年10月12日应当是它妊娠期的第一天。……
  (摘自《视野》)
  (题图、插图:赵野木)

相关热词搜索:希特勒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101505资源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4009742号-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