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得体会 > 正文
 

六岁男童:为非洲水井去打工 非洲的水井

发布时间:2019-09-11 04:07:59 影响了:

  �   1998年1月,在安大略省科泼逖威利市的圣克罗斯天主教会学校里,楠希・普里斯特老师跟孩子们说:居住在贫瘠、疾病蔓延的非洲部分地区的孩子们正过着悲惨的生活。那里缺少医药、食物和净水,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孩子因喝污水而死……岁6岁的瑞恩・赫利尔睁大两只眼睛惊愕地听着,眉头紧锁。
  �圣克罗斯学校正为救济非洲筹款。“每一分钱都是一份帮助,”普里斯特说,“一分钱可以买一支铅笔,25美分可以买175克维他命,60美分可以给一个孩子买两个月的食物,70美元就可以打一口水井。”
  �瑞恩的妈妈苏珊是地方政府顾问,爸爸马克是个警官。那天傍晚他们刚进家门,瑞恩就跑去迎接他们。“妈妈,爸爸,我要70美元,我要在非洲建一口井!”他激动地说。
  �吃完晚饭,瑞恩又说了一遍在非洲打水井的事。“瑞恩,70美元可是很多钱呀,”妈妈认真地说,“我们拿不出那么多钱。”第二天晚上,瑞恩再次重提这件事。“你们不懂,”他泪汪汪地说,“那里的孩子因没有净水喝,都要死了!”
  �苏珊与马克交换一下眼神,他们惊异小小的孩子居然有这么大的爱心。苏珊让瑞恩坐下后说:“如果你确实需要70美元,你就要在家里打工积攒。”瑞恩红着脸坚定地点点头。苏珊在一张纸上画出类似温度计式的35个空格,每个空格代表2美元,瑞恩每得2美元可涂满一个空格,然后把钱放进旧饼干筒里。“但是,瑞恩,”苏珊说,“它不包括你每天必做的家务。”“好的。”他说。妈妈想,或许他会很快忘掉他的壮举。
  �他的第一件工作是用吸尘器清扫房间,为此得到了2美元。几天后,他没与家人去看电视,在家里擦玻璃,双得到2美元。
  �瑞恩的爷爷听到此事后,雇用他们三兄弟去摘松果,瑞恩又收入10美元。当瑞恩把学期报告卡带回家时,父母因为他得了好成绩奖励他5美元。瑞恩也都把它们放入饼干筒。
  �4月中旬,学校的捐款活动结束了,瑞恩班级等集了近30美元。瑞恩对老师说:“我想继续为水井攒钱。”老师笑着点点头。
  �一天早晨,苏珊瞥了一眼那张表格,发现2/3格已经涂满。她想,70美元的打井钱给非洲的谁呢?她给学校打电话,学校说不知道。后来,她从一个朋友布伦达・凯米朗・库克那里知道,渥太华有个《饮水基金会》,是个非赢利性机构,现正帮助发展中国家钻水井。
  �库克给《饮水基金会》打电话讲了瑞恩的爱心。“70美元可能不算多,但这个孩子为它做了很多、很久的努力,”她说,“我想让他自己把这笔钱交给你们。”
  �4月底的一天,瑞恩穿着礼服打着领带,庄重地把他的饼干筒交给尼克・布斯利――《饮水基金会》的执行董事。“还多出5美元,”尼克说,“谢谢你,瑞恩。”随后,尼克给瑞恩介绍《饮水基金会》的计划。他说70美元可以买一个手动泵,最终还要花近2000美元才能打一口井。孰料,小瑞恩立刻说:“那么,我再打工。”
  �加拿大《国际发展基金会》得知此事后深为感动,给《饮水基金会》提供了一部分钱。但瑞恩还得拿出近700美元才能建造他的水井。那天晚上,苏珊和马克坐在床上竟也不知所措。“他刚从那么远的地方回来,”马克说,“我们不能跟他说‘瑞恩,你已尽力,但事实上你补不上这么大的差额’。”靠做家务怎能让一个6岁孩子筹足700美元?
  �几个月后,《科泼逖威利前进报》以《非寻常事:瑞恩水井》为题报道了瑞恩的事,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兴趣,该报的发行量也一下增加了5500份。
  �苏珊的老熟人德里克・普迪坎比是个自由撰稿人,听说此事后采访了瑞恩,同时《渥太华市民》报社特派一名摄影记者前去拍照。每天早晨,瑞恩都期待着那份采访他的报道出现,几周过去,报纸上始终未见关于他的文章。
  �就在这时,《饮水基金会》打来电话说,“瑞恩水井”已超过700美元,特邀请瑞恩和苏珊去参加9月份的委员会议,听乌干达董事吉扎瓦・史泊儒讲演。然后,《饮水基金会》将把收集到的钱交给乌干达。那天,史泊儒一进来便紧紧拥抱了瑞恩。“我知道你给了我们一口水井,”他说“谢谢你。”
  �史泊儒说:现在只有46%的乌士达人能喝到净水。瑞恩问他的水井能否建在学校附近。史泊儒仔细看过记录后说,可以在乌干达北部的奥特沃县郊的安格鲁小学建造。
  �接着,瑞恩仔细听史泊儒讲解手动螺旋钻打井的方法:需要20人做10天或更长的时间。“先进的钻井设备则很快。”史泊儒说。但那套设备――能用卡车运输的小型钻却需要25000美元。
  �“我还要为这个钻存钱,”瑞恩轻声说,“我要让非洲人尽快喝上净水。”
  �回到家后,苏珊跟马克说:“我们现在要为一个井钻筹集25000美元了。”马克的脸沉下来。他想,这么一大笔钱!瑞恩会失去信心而中途放弃的。
  �瑞恩没有放弃,仍找机会打工攒钱。苏珊觉得该帮帮他们的儿子了。于是,她给《市民报》的编辑写去一封信,讲了瑞恩和《饮水基金会》的会议情况,然后问普迪坎比的文章什么时候发表。几天后,该编辑回话说:“明天见报。”
  �该文一见报,渥太华一家电视台便赶来采访瑞恩。跟着,加拿大所有报纸都转载了这篇报道。
  �1周后,一封邮件到了瑞恩家的信箱。地址写的是安大略省科泼逖威利“瑞恩水井”收,内装有25美元的一张支票和一张便条:我希望我能做更多善事。没几天,双来了一张支票,地址是圣克罗斯学校“瑞恩水井”是20美元。瑞恩上了电视以后,几个安大略东部钻井人给瑞恩寄来2700美元。不到两个月,他共收到7000美元的捐赠。
  �瑞恩的朋友们都叫嚷着要帮助他。楠希・普里斯特老师感动得掉了泪,她从没见过一个孩子能给人们带来那么大的鼓舞。“我们要培养人类的这种爱心。”她想。
  �普里斯特在教室里为她的学生们放置了一个存钱的水罐,同时请《饮水基金会》帮她与安格鲁小学建立笔友关系。两个月后,每个学生都收到了从安格鲁寄来的信。瑞恩的笔友是个叫阿卡纳・吉米的同龄小男孩。
  �而这时瑞恩也已经有了买新机器的钱了。
  �圣诞节后不久,《饮水基金会》捐给瑞恩及其父母飞机票和其他费用。
  �2000年7月27日上午,乌干达机场一辆大轿车载着瑞恩和他父母朝安格鲁驶去。
  �他们刚到安格鲁附近,就看见4个非洲小女孩迎面跑到他们车前跳起舞蹈。“瑞恩!瑞恩!”她们一边跳一边喊着。瑞恩惊奇地说:“她们怎么知道我的名字?!”“100公里以内的人都知道你,瑞恩。”有人大声说。
  �一条弯曲的小路上,附近学校5000多个孩子夹道迎接他们。车开到近处,孩子们开始有节奏地击掌、手舞足蹈,叫声、歌声、鼓声震天。瑞恩在孩子们中间走着,害羞地挥着手。刚刚建立起来的小乐队在前面邻着他们来到安格鲁学校。
  �村子里的老人们隆重地迎接瑞恩,把他带到学校菜园边的水井旁。用鲜花装饰着的这个水井的水泥井盖上刻着这样的字:
  �瑞恩水井
  �瑞恩・赫利尔建造
  �为安格鲁学校集体
  �渴望见到瑞恩的瘦高男孩阿卡纳・吉米正站在井边等他的笔友。吉米拉着瑞恩的手,让他剪了彩。一个老人站起来,眼里噙着泪水。“看看我们这些孩子,”他说,“现在他们都健康了。这是因为我们拥有瑞恩和加拿大朋友,对我们来说,水是我们的生命。”
  �一阵欢快的呼啸声在人群中一浪浪传过来。校长拉着一只小山羊走出人群,把它放在瑞恩身边,自己朝小瑞恩深深鞠了一躬说:“这是安格鲁的礼物!”苏珊和马克则接受了非洲特有的木雕和陶器礼物。
  �24个男孩从人群中跳出来,围成一个圆圈,打着鼓,开始表演非洲传统的狩猎舞。节奏感极强的鼓乐声,简单、奔放的非洲舞蹈激荡着人心,周围的人都禁不住跳进圈中。最后,不论老人、孩子、妇女都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欢快地跳了起来。
  �整整4个小时的舞蹈和庆典之后,安格鲁的人们要求他们的救星妈妈讲话。苏珊泪眼盈盈地说:“我只想说,这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一天,它将永远记在我心里。”
  �那天夜晚,瑞恩用这样的睡前祈褥结束了难忘的一天:“我希望非洲每个人都能喝上洁净的水。”
  �自从安格鲁小学及其社区开始饮用“瑞恩水井”的水以来,因水而引起的腹泻传染率大大降低了。瑞恩回来后又收到60000多美元的捐款,他全部用以购买及更新乌干达打井设备。由于加拿大国际发展基金的捐助,至今瑞恩的基金已经为非洲建造了30多口水井。

相关热词搜索:水井 非洲 男童 打工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101505资源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4009742号-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