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得体会 > 正文
 

另类享受:北极冰下潜水|南极和北极有哪些作用?

发布时间:2019-09-11 04:05:48 影响了:

  冰下潜水危险、复杂,且昂贵,既无利可图又不舒服,不像洞穴潜水那样受欢迎。可是,莫斯科国立大学潜水俱乐部的副会长米沙・萨福诺夫,一位年轻而又前途无量的俄国海洋生物学家却偏偏要献身于这样一项事业,只因为他喜欢那些只有在冰下才能看到的东西:清澈的海水,鬼斧神工、异彩纷呈的冰块,粗暴交配的巨大雪蟹,摇曳而过的美丽梳子鱼……你还可以戏弄那些小龙虾,用手抓住那些睡眼蒙目龙的鱼儿。
  当世界上其他的人刚刚发现冰下潜水很有趣的时候,萨福诺夫早已带着俱乐部的成员前往北极白海的冰下潜水去了。
  近日,当他们再次组队去那里的时候,作为该俱乐部成员的我自然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
  此行除了我和萨福诺夫外,还有一名俱乐部成员、一位专业水下摄影师和他的女朋友兼助手,以及5名俄罗斯人--为了参加这次为期1周的冰下潜水活动,他们每天要支付100美元。
  
  向大本营--萨利纳观察站进发
  
  我们的大本营是一个称为萨利纳观察站的地方。
  我们先乘坐火车离开莫斯科前往摩尔曼斯克。经过26小时的长途跋涉,于午夜时分在白海一个名叫朱帕的小站下了车。火车只停了1分钟,而我们是在此处下车的仅有的乘客。
  两辆汽车载着我们沿摩尔曼斯克通往圣彼得堡的一段危险路段行驶了1个小时。此时,天已破晓,我们又坐上两副由俄罗斯雪上汽车拉着的雪橇,沿积雪覆盖的海岸穿过沼泽和树林,行驶两个小时后,终于到达了萨利纳观察站。
  萨利纳观察站位于坎达拉克沙海湾入口处,即使是在夏季,也只能坐船前往,一到冰封的季节,就完全无法靠近了。莫斯科国立大学的科学家们早在1937年就来到了这里,并建立了这座生物观察站。
  萨利纳观察站由两排各十几幢的木质房组成,坐落在一个长满了松树和白桦的斜坡上,斜坡的尽头是一个码头。仅有的几艘船或是停在结了冰的水面上,或是被拖上了岸。
  一到夏天,这里到处都是学生,而现在,除了我们,这里一片荒凉。
  萨福诺夫一脸严肃地向我们保证:这里的海水清澈得可以看到海底的北极圈。
  萨福诺夫首先就给了我们一份惊喜:以往我们住的都是典型的俄罗斯农舍,厕所位于花园尽头,而且臭气熏天。这次他为我们准备的小木屋不仅配有进行化学处理的厕所,而且木屋门前几步之遥的地方就有煤气炉。
  
  前往第一个冰下潜水点--"岩石"
  
  经过几个小时的休息之后,我们又挤上了雪橇,前往第一个冰下潜水点--"岩石"。
  萨福诺夫独自一人乘坐一副雪橇断后,为了安全,在前后雪橇之间用一根绳子相连。
  一路上,我们经过了白海上鲜有的几个因为海潮而没有结冰的地方。这里栖息着一种特殊的绒鸭(其鸭绒是世界上最暖和的),与绝大多数同类不同的是,冬天它们也不向南迁移,而是留在这里,在开阔的水面上捕食螃蟹和蚌类。
  "岩石"位于靠近岛屿的一个海湾中,是一块高出海面8米的大石头,总的垂直高度有20米。
  从青少年时期开始,萨福诺夫就常在夏季到这附近潜水,从1998年开始,冬季他也来这里。因此,尽管潜水点上没有任何标记,他还是准确找到了这个位置。
  我们取出人工钻机和锯子,开始切割冰面,最后开凿出了两个直径1米以上的大洞。
  两辆雪上汽车开走后,又拖着一套新颖的装备回来了:两间下装滑轮、做工粗糙的小木屋。一间里面有长椅和桌子,用做饭厅;另一间则充当潜水员的更衣室。两间木屋都配有煤气炉,屋里烧得暖乎乎的。
  冰块被我们像拔塞子一样地拖出水面,剩下的工作是用铲子铲下那些薄冰的透明层。至于一些小冰块,我们将茶壶里的开水倒在冰面就融化了。
  整整一天,潜水员们都是两人一组在岩石附近探险。每一个潜水员身上都系着一根45米长的绳子,绳子的另一头由冰面上的那位搭档牵着,他每隔一段时间就得拽一下绳子。从远处看,这些人就像是拉着渔线的垂钓者。潜水员的路线则可以通过观察从他们鼻子里冒出来的气泡看出来。
  阿历克斯・亚革诺夫是某跨国公司的公关人员,在他完成第一次冰下潜水之后,我问他是否喜欢这项运动。
  "棒极了,"他说,"海水比夏天的清澈多了。夏季,我在水下只能看10米远,而现在,我可以看到40~50米远的地方。"
  "最令我吃惊的还是冰下竟然有那么多生物,而从上面看,下面似乎是一片死寂。"他指着四周被白雪覆盖的一望无际的冰面说。
  一直到太阳落山的时候,我们还在潜水。我带着氧气面罩斜靠在洞口的一侧,看着萨福诺夫和他的同伴爬上我们下方的岩石顶部,用功率强大的闪光灯给那些红色的海葵拍照。海水是如此的清澈,尽管离我们有75米远,可看上去只有30多米。
  我们还为一条梳子鱼拍了照,这种鱼只有在冬天才能看见。我们看着它慢慢地游过冰洞,红色的光线穿过它那透明的椭圆形身体。
  返回时,天已经黑了下来。就在回家的路上,我们欣赏到了北极光,那景象就像是一种无形的东西在晴朗的天空中悠闲地散步时洒下了无数的发光粉。简直是太迷人了!
  在享受过一顿典型的俄式晚餐--汤、饺子和用蛋黄酱拌色拉后,我们观看了当天的录像:水中的礁石上满是海草森林、橘黄色的海葵和匆忙爬过的螃蟹。令人惊讶的是潜水员们从海底观察冰洞和岸上的搭档时,可以从洞下30米的地方读懂这些搭档的身体语言,比如:我很冷,你的时间到了,快上来等等。
  
  在"生物过滤器"潜水
  
  第二天,我们来到了离萨利纳观察站6公里的第二个潜水点--"生物过滤器"。1937年,莫斯科国立大学的科学家们来到这里时,发现这里的海底有大量的蚌类,"生物过滤器"由此而得名。
  "生物过滤器"位于一个悬崖的正下方,我们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海潮已经将这里的冰面破开了。当我们用锯子割开3个洞的时候,一只白尾鹰从头顶上盘旋而过。
  潜水员们花了一天的时间探索悬崖下的冰层。"它看上去像是安徒生童话故事里的白雪公主,只可惜都破了。"萨福诺夫说。
  沿着白海的悬崖望去,那些犬牙交错的冰块距离悬崖不到6米,而从水下看,又完全是另一番景象:冰块发出的光芒由白色变成了绿色,光线能完全透过冰块照射在那些被潮水冲碎的冰块上,细小的气泡在冰块的影子里就像是一盏盏小灯泡。
  我被这些景象彻底迷住了,直到听见身后有人尖叫才清醒过来。原来是萨福诺夫,他正在干着自己最喜欢的一个恶作剧:
  为了展示他的潜水技能,他先是倒转过身体,让自己浮着,接着又沿一直延伸到潜水洞另一侧的浮冰向我游来。突然,他停下来,卖弄地指指自己的脚,从脚上的氧气筒里冒出的空气聚集成一大团,像水银一样颤动着。他用自己的脚蹼将它们踢开,这些凝固的空气立刻就破碎成无数的气泡,在冰面下迅速地扩散开来--在海面没结冰的夏季,这些气泡还有可能冒出海面。
  
  享受宁静的美丽
  
  在这一周的剩余时间里,我们在两个潜水点之间交替活动。
  天气是说变就变,刚才还下着雪,马上又阳光灿烂了。一身厚厚的棉衣使得我们对这种变化的感觉极其迟钝。潜水员们衣服上披着雪花在周围漫步,形成了一道极其有趣的风景。温度从零下又升到了零上。
  最后一天,我们享受到了萨福诺夫的另一项发明:在潜水洞周围搭建一座没有地板的大房子。房子是由木板组装的,比另外两幢房子更容易装载在雪橇上。尽管冰地板不如另外两所房子暖和,但至少可以让我们在潜水和换衣服时不被寒风侵袭。而且,这种房子在下个潜水季节(从2月中旬~4月中旬)也有用,那时温度会下降到零下10℃。
  在靠近"生物过滤器"潜水点的一片陆地上,有一间渔民盖在树下的小木屋,我独自一人在里面度过了一个夜晚。天花板很低,一个烧木柴的炉子让我感到浑身暖洋洋的。
  夜空中悬挂着一轮满月,我在屋外冰封的山脊上坐了一个小时,尽情享受着白雪覆盖下白海的这种宁静之美。

相关热词搜索:潜水 另类 享受 北极冰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101505资源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4009742号-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