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得体会 > 正文
 

穷形尽相 入木刻骨_穷形尽相

发布时间:2019-08-14 04:09:09 影响了:

  明代嘉靖中叶,严嵩为相,飞扬跋扈;许多官僚奔走钻营,贿赂成风,社会日趋黑暗。宗臣在《报刘一丈书》里,采用漫画式的手法,将这种官场恶习,淋漓尽致地加以描绘,对于权奸的赫赫气焰、贪污纳贿;下属爪牙的狐假虎威、敲榨勒索;钻营者的谄媚逢迎、势利卑俗等种种丑态,作了入木三分的揭露讽刺,文字间充满了对当时官场污秽现实的鄙夷之情和不屑与之同流合污的耿介胸怀。
  行贿求进的无耻文人,是这篇散文所刻画的主要人物。作者神情毕肖地描述了他用尽心计、干谒权者的全过程。他为了求得“权者”能够一见,可以对“门者”“甘言媚词,作妇人状,袖金以私之”;可以“日夕策马,候权者之门”;可以“立厩中仆马之间”忍受一切“恶气”、“饥寒”和“毒热”。一旦见到了“权者”,奴颜婢膝地“匍匐阶下”,一再拜请主子纳金受贿。作者通过这一连串的细节描绘,穷形尽相地勾勒了钻营者可憎的脸谱和污秽的灵魂。然而,本文的深刻之处还不仅仅如此,作者在写了钻营者谒见“权者”之后,又写“所交识,亦心畏相公厚之”,“闻者亦心计交赞之”,从而进一步揭示了社会上趋炎附势的风气。不待明言,那位钻营者既得“相公”私下赞许,又得“交识”者、“闻者”的敬畏,当然会很快地爬上去了。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作者笔下的钻营者就具有了典型意义。它深刻地暴露了封建社会官场里的隐私,即权者纳贿贪污,小人逢迎拍马,上下结成党羽,构成一个庞大的官僚阶层,骑在人民头上施威作福。
  对于文中的“权者”,更多的是从侧面来写的。作者极力渲染钻营者求见之难,极力描写钻营者见到他以后的屈膝媚态,都是为了从侧面反衬权者的煊赫气焰。而这位权者起初是佯装做假,“故固不受”“上寿金”;然而到最后却“命吏纳之,”“又稍稍语人曰:‘某也贤!某也贤’”,这后一笔是点睛之笔,恰与“权者”先前的故作姿态形成强烈对比,从而有力地揭露了“权者”循私舞弊的丑恶本质。
  文中的“门者”是一个狐假虎威的奴才形象。他善于依仗“相公”权势进行敲诈。然而这一类人物的出现,追根究底还是社会腐败的产物。作者的批判锋芒不是冲着他来的,而是借他的卑劣来映衬权者的威势和钻营者的无耻。
  总之,这篇久经传诵的讽刺小品,它的艺术成就在于能够抓住具有代表性的细节,予以维妙维肖的刻画,另外又能够通过人物前后两副嘴脸的强烈对比,通过人物之间的相互映衬,刻骨地写出了一群人的丑恶本质,从而使作品产生了辛辣的讽刺力量。
  此外,全文的字里行间还表达了作者自己对权奸的憎恶和坚决不与之同流合污的心情。这封书信,首末两段对长者致殷殷之意,中间一段虽是借题发挥,挖苦那些行迹卑劣的权贵和小人,但作者的目的是在于借此阐明自己的立身原则和耿介襟怀,这又与上下文的文意沟通起来,从而形成了全篇的完整结构。作者的这种匠心独运的写作技巧,是值得借鉴的。
  (插图:吕敬人)
  附:
  报刘一丈书①
  宗臣
  数千里外,得长者时赐一书,以慰长想,即亦甚幸矣;何至更辱馈遗,则不才益将何以报焉②!书中情意甚殷,即长者之不忘老父,知老父之念长者深也。
  至以“上下相孚③、才德称位”语不才,则不才有深感焉。夫才德不称,固自知之矣;至于不孚之病,则尤不才为甚。且今世之所谓孚者何哉?日夕策马,候权者之门。门者故不入,则甘言媚词作妇人状,袖金以私之。即门者持刺入④,而主者又不即出见,立厩中仆马之间,恶气袭衣袖,即饥寒毒热不可忍,不去也。抵暮则前所受赠金者出,报客曰:“相公倦,谢客矣,客请明日来。”即明日,又不敢不来。夜披衣坐,闻鸡鸣,即起盥栉⑤,走马抵门。门者怒曰:“为谁?”则曰:“昨日之客来!”则又怒曰:“何客之勤也?岂有相公此时出见客乎?”客心耻之,强忍而与言曰:“亡奈何矣!姑容我入!”门者又得所赠金,则起而入之。又立向所立厩中。幸主者出,南面召见,则惊走匍匐阶下。主者曰:“进!”则再拜,故迟不起,起则上所上寿金⑥。主者故不受,则固请,主者故固不受,则又固请,然后命吏内之。则又再拜,又故迟不起,起则五六揖,始出。
  出,揖门者曰:“官人幸顾我,他日来,幸勿阻我也!”门者答揖。大喜奔出。马上遇所交识,即扬鞭语曰:“适自相公家来,相公厚我!厚我!”且虚言状。即所交识,亦心畏相公厚之矣。相公又稍稍语人曰:“某也贤!某也贤!”闻者亦心计交赞之。此世所谓上下相孚也。长者谓仆能之乎?前所谓权门者,自岁时伏腊,一刺之外,即经年不往也。间道经其门,则亦掩耳闭目,跃马疾走过之,若有所追逐者。斯则仆之褊哉⑦,以此常不见悦于长吏,仆则愈益不顾也。每大言曰:“人生有命,彼将奈我何矣!”长者闻此,得无厌其为迂乎?
  乡园多故,不能不动客子之愁。至于长者之抱才而困,则又令我怆然有感。天之与先生者甚厚,亡论长者不欲轻弃之,即天意亦不欲长者之轻弃之也,幸宁心哉!
  
  〔注释〕①选自《宗子相集》。宗臣(1525―1560),字子相,明代扬州兴化(今江苏省兴化县)人。为人刚正,因得罪奸相严嵩,被贬到福建做参政。后抵御倭寇有功,被提升为福建提学副使,病死任上。是明嘉靖中“后七子”之一。刘一丈:不详其人,从本文看,似是宗臣父辈世交。②不才:自谦之词。③上下相孚:长官和僚属互相信任。孚,信任。④刺:又称“名刺”,拜见人时用的名片。⑤盥栉(guàn zhì):梳洗。⑥上寿金:奉献祝寿的金银,实际上是行贿。⑦褊(blǎn)狭隘。

相关热词搜索:穷形尽相 木刻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101505资源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4009742号-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