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档大全 > 正文
 

盖棺落定程维高_李真案里的老首长

发布时间:2019-08-31 04:10:52 影响了:

  盖棺论定      因违纪被开除党籍、撤销正省级职级待遇的原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因病医治无效,于2010年12月28日11时16分在江苏省常州市辞世,终年78岁。
  2010年12月30日,程维高的追悼会在常州市殡仪馆举行。追悼会上印发的“程维高同志生平”,是中组部发来的,对其一生作了概括。在他最具争议的主政河北期间,“生平”如此写道:“在河北工作期间,他不断解放思想,以改革开放的强烈意识,积极进取,雷厉风行地狠抓各项工作的落实,为河北省的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发展倾注了大量心血。”
  一生争议,一纸盖棺论定。
  1949年,16岁的程维高被招进常州地委做了一名干事,10年后,他被当时主抓常州工业的市委副书记看中,成为贴身秘书,随后升为办公室副主任。1965年,程维高作为重点培养的“青年干部”接手常州拖拉机厂。
  在拖拉机厂,程维高一呆就是7年。朱文清当时是厂里的技术骨干,他回忆,程维高当时很拼命,在办公室里睡,跟工人一起吃饭劳动。这位厂长拉着技术人员一起考察江南水田,硬是在一台日本拖拉机的基础上,制造出第一台适合国情的“东风―12”拖拉机,“东风―12”在中国农村田头风靡至今,历经三十几年而不衰。
  真正让程维高在政坛上开始引人注意的,是他在建设委员会主任位置上。那是1976年,程维高43岁。
  当时,“文革”刚刚结束,大量的返城知青和下放城市居民,涌回常州,让小城不堪重负,只能围绕着城区搭建窝棚,整个城市一片混乱――实际上,不止常州,全国其他城市也同样碰到了问题,这让当时中国的高层领导非常发愁。
  刚刚上任没多久的建委主任,提出了一个大胆设想,集中进行城市规划,在离城几公里外的地方建设居民小区,将集中在市区的人口分散;小区集中施行社区化管理,商店、医院、邮电局、派出所、活动室等设施和小区一起修建;政府没有资金,各入住单位根据所需面积分摊筹集。
  1980年1月,常州市的第一个居民小区花园新村破土动工,一年后,可入住2000户人的小区完工。这是中国首个住宅小区。
  以这种模式修建的小区好处立竿见影,很快,常州住房模式,引起了正为住房问题犯愁的高层领导的关注。从1982年起,3年之内,从党的总书记到国务院副总理,先后有10多位中央领导视察常州的居民小区。程维高的仕途,因此开始一路坦荡。他变成了常州的副市长,很快又变成了主管工业的副书记,然后是市委书记。“他在搞经济上的确有一套。”一位参加了追悼会的老干部说,这个特点,恰好符合了当时中国迫切发展经济的心情。1984年2月,他被任命为南京市委书记。在南京呆了3年后,他调任河南省省长。1990年,他高调赴河北,历任省长、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当政13年。
  
  河北13年
  
  河北的13年,是程维高政治生涯的最高峰,也终成他的“滑铁卢”。
  入主河北后的程维高,其子程慕阳和“南京二建”迅速在河北“名声大震”。前者没有投入过一分钱,用了不到10年时间,为程家创办了32家海内外公司,公司资产总值达数亿元人民币;而后者自从给程维高装修过住所后,开始了战无不胜、所向披靡的征程。
  从1993年到1996年,石家庄市、河北省建筑市场所有特大项目都被南京二建悉数摘入囊中。程维高因此得了个外号叫“河北省最大包工头”。
  除此之外,程维高的强硬作风也在河北广受诟病。比如,程维高将建设小康村的数量与县委书记的政绩直接挂钩,作为一个硬性指标来考核。不达标者,便要撤掉县委书记的职。几个县委书记上书表示“有困难”,被其斥责,随后一口气撤换了17个县委书记。
  在省委大院里,程维高和原河北省委书记邢崇智的矛盾则是公开激化。邢崇智反对程维高接任省委书记,但他的反对没有起效,反而让自己在退休后几年内,无人敢登门拜访。
  
  退休生活
  
  2000年,程维高秘书李真被“双规”。随着李真案爆发,原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吴庆五,原省政府副秘书长王福友等人全部案发入监。这些人的共同之处是,他们都是程维高一手提拔。
  程维高也进入了中纪委的视线,当时,程维高已从省委书记位置上退下,做省人大主任。
  2003年1月,河北省召开十届人代会,即将卸任的程维高,主持召开了其政治生涯中的最后一次会议,选举产生新的大会主席团,之后他跟省委书记握手道别,说“我的任务完成了”。次日,程维高离开石家庄,回到常州。因为还处于中纪委的调查中,他离开河北多少显得有些狼狈。
  最终结果是在当年8月出来的,中纪委专门派人到常州宣布处分决定,程维高很平静地签了字,说了句“服从中央决定,感谢中央关心”。
  程维高住进了一栋白色的三层别墅,叫“愚园”。陪伴他的有妻子和小女儿,还有一对保姆夫妇。
  相比河北的诸多怨言,常州善意得多。常州的人总是记得程维高的好,夸他有一颗“家乡心”,这是因为程维高无论在哪里,如果常州有困难,总会想方设法帮忙。接近程维高的人说,退休后的程维高,买了很多政治书籍看,偶尔出去钓鱼。他在常州的朋友不算少,饭局颇多。有空的时候,他在家写自传,偶尔也跟上门拜访的人谈谈过去的仕途生涯。
  
  心伤河北
  
  2007年,程维高查出了癌症,此后他一直靠吃中药维持。
  “虽然一直忙着看病,但他的精神还是很好。”一位媒体记者刘晓回忆,2008年10月,他上门去拜访程维高,开始心里还很紧张,没想到程维高特别直爽,对于一些比较敏感的问题,他也没发火,倒是给予了解答。“我们谈了他在河北的一些事情。”刘晓回忆,程维高并不觉得自己在河北有太多错误,他觉得自己是陷入了一场角力而落败。
  对于自己度过了1/3仕途生涯的河北,程维高却很少关心。当年,他虽然被开除党籍,撤销正省级职级待遇,却保留了副省级待遇。
  一位在河北的知情人解释,有一次程维高从江苏去北京,办完事后,专门去了一次石家庄。到了省人大的颐园宾馆,想见见故人,但是很多当年他提携过的干部都很回避。这让程维高非常伤心,于是发誓再不回石家庄。
  果然,他之后再也没有回过这个地方。
  摘自《时代周报》2011.1.6

相关热词搜索:落定 程维高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101505资源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4009742号-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