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档大全 > 正文
 

天下最可笑又最可哭的滑稽剧 滑稽的可笑的英文

发布时间:2019-08-14 04:15:18 影响了:

  十一月二日来了又过去了。在美国这是一个相当紧张的日子,不但对美国两个政党而言这是一个重要关头,就是对选民来说也不可轻视。美国每四年有一个中期大选,三分之一的州长重选,三分之一的参议员重选,全部众议员重选,全部地方官重选,约半数市长重选(视美各州的法律而定),于是紧锣密鼓,不但重要角色粉墨登场,而台下的听众与观众则有的鼓掌喝彩,有的谩骂,喝倒彩。这与普通一般的演戏不同,竞选者的话,宣传者的广告,政论家的评语,说来说去三句不离本行,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说者自说,听者自听,到头来很少竞选时的诺言能够兑现,并非自欺欺人,时势使然也。
  美国的时势已不可能再造就英雄,美国的时势只能造就投机者,只能造就比较聪明的政客,有时也成全了三三两两似是而非的幸运的说客。真正的英雄与伟大时代已成过去。乱世的拾荒者就只是那副嘴脸,看来看去使人有点悲怆失落之感。做主角或做观众的人,台上台下分明,胜利者的欢呼与失败者的沉痛,假戏真做,入木三分;做观众的人,投了票,曲终人散,一夕之间,明日黄花,也不太有深刻的感觉。只有象我们这些为了好戏要登场而去击鼓,去筹经费,去找观众(拉票)的人工作永无止息,感受也深,两年一小选,四年一大选,不但劳民伤财,而且费时失事。赚钱的是电视公司、广告公司、吃政治饭的专家……。这就是民主。假如你问我天下最可笑又最可哭的滑稽剧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告诉你:那是政治选举。
  成全一位州长,一位参议员,一位众议员,一位市长,功夫可大了,尤其是做义务的助选人,假如没有大无畏的牺牲精神,一定会中途撤退。但假如象我们这些在美国政治圈中做嫁衣裳的人宣布退休,那么美国的民主政治也没戏可做了――为了民主,我们这些配角无论今日张三、明日李四粉墨登场,我们都得去张罗,年年看着长江后浪推前浪,看着改朝换代,我们有时偶尔陪着欢呼一阵,感叹一声,没有休息的时刻,又得赶着张罗下一场的好戏――现在大家在谈中期大选的结局,我们已经开始筹备总统大选了。
  无可否认,虽然美国全国都深受经济不景气的感染,但八二年的选举可以说是最伤财的一招,比如说得克萨斯州的共和党州长竞选费是1,200万,但共和党败于民主党,加利福尼亚州的州长与参议员的竞选费两党都花了千万以上的费用。民主党败了,共和党胜了。加利福尼亚州是里根总统的发源地,共和党算是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保持参院的多数席位也是我们对得起共和党的功力,众院被民主党争取了二十多个席位是意料中的事。这次大选没有太大的意外,假如两党同意,就照大选的结局大家先来个君子协定,划分界线,这州归我,那州归你,岂不皆大欢喜,而我们这些多年为党工作的人也可以来个长期退休,既省钱又省事,不过吃政治饭的人都要饿死,他们绝对不会赞成,这只是我的空中楼阁,精疲力倦之余的梦话罢了。
  编者附言:此文原载台湾《中国时报》。作者就美国选举问题谈了自己的亲身经历,感慨万端。从作者的现身说法中,读者多少可以了解到资产阶级民主的重要内容――选举究竟是怎么回事。
  (摘自《世界知识》1983年第1期)

相关热词搜索:滑稽 最可笑 天下 又最可哭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101505资源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4009742号-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