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思想汇报 > 正文
 

【裹着白色碎花的刘海背后】裹着白色刘海的初恋

发布时间:2019-09-29 04:05:02 影响了:

  一   许莉莉第一次见莫柏川是在青岛海岸的一幢奢华别墅里。   莫柏川家里的佣人恭恭敬敬地立在大门口叫了许莉莉一声“老师”。而后,领着她,穿过花园,左绕右绕,进了莫柏川的卧室。
  许莉莉方向感极差,这么一弄,她真有点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没来之前,家政公司的老板就跟她强调过很多遍,莉莉啊,你这次去带的,可是个挥金如土的富二代,你得好好教,知道么,人家开的可是3倍价钱。如果不是看在你家境困难,又是山东大学优等生的份上,我才不会把这份美差介绍给你呢!
  苛刻的家政公司最后给许莉莉的报酬是40元一小时。不过,对于生在农村的许莉莉来说,她已经非常满意这份工作了。
  莫柏川躺在宽大的席梦思上,烟头乱扔一地。许莉莉才进屋,就被浓重的烟味呛得涕泪交流。
  莫柏川对许莉莉这位不速之客视若无睹。他将脸转向一边,继而开始呼呼大睡。
  许莉莉坐在洁净的书桌前,不知如何是好。过了许久,她鼓足勇气推了推熟睡中的莫柏川说,喂,醒醒,我是你新来的老师,喂,醒醒。
  莫柏川懒懒地侧过头,斜瞅了许莉莉一眼,知道了,土豹子,别打扰我休息好不好?你讲你的课,我睡我的觉,各司其职,又不是不给你钱。
  就这样,衣着土气的许莉莉坐在莫柏川的书桌前,对着空气唠叨了两节数学课。
  
  二
  第四次见莫柏川,许莉莉特意找时髦的室友借了一身衣服。她实在不喜欢“土豹子”这个称谓。
  许莉莉站在衣柜的镜子前,双手提着衣服比划了许久,还是没有勇气换上它。已经习惯保守的许莉莉,到底接受不了这条性感的露肩裙。
  莫柏川放下手里的电话,阴阳怪气地跟许莉莉打了声招呼,哟,土豹子又来啦?
  许莉莉懒得理他。没来之前,就听很多做过家教的校友谈论,富家公子,大都不学无术、出言轻薄。不过,不要理这些人就是了,讲完两节课,拿钱拍屁股走人,各不相干。
  掏出课本,许莉莉开始对着空气唠叨。
  土豹子,你干嘛?我很难看么?还是我会吃了你?谁教你这么讲课的?莫柏川的眉毛皱得像两座高耸的小山。
  你不睡觉了?
  你以为我是猪么?只会睡觉。
  那天,莫柏川心不在焉地听着许莉莉讲了两小时天书。期间,莫柏川看了不下30次表。虽然显得很不耐烦,但他一直没有离开座位。
  出门的时候问起佣人,许莉莉才知道,原来莫柏川的爸爸在卧室里装了高清摄像头。如果莫柏川再吊儿郎当,不服管束,他就会被强行送去西藏服兵役。
  
  三
  第五次去莫柏川家里,莫柏川挤眉弄眼地把手里的电话递给了许莉莉。许莉莉正莫名其妙,听筒那头就传来了一位中年男子的声音:喂,你好,是小川的老师吧?是这样,我是小川的爸爸,我想问下,周六一整个下午小川都不在家里,他说是跟你在一起学习,是真的吗?
  这头,莫柏川一脸哀求。
  嗯,是的,他是跟我在一起,我们昨天出去买课本了。你知道,他底子不太好,得从基础打起。许莉莉撒谎的时候,粉拳紧紧握成一团。
  挂完电话,莫柏川长叹一声,连连对许莉莉竖大拇指。嗯,是这样的,我这个人呢,不太喜欢欠人家,你既然帮了我,那么,就是我恩人。放心,我以后会对你好点的。
  莫柏川果然规矩了很多。
  许莉莉发现,莫柏川和其他中学里的坏学生有所不同。他既不打耳洞,也不早恋,甚至,还不打架泡吧染头发。
  第八次上完课后,许莉莉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莫柏川同学,其实,抛开抽烟厌学不谈,你还算是个懂事的孩子。
  孩子?喂,乡下妹,我几岁了你知道不?你敢叫我孩子?莫柏川嗖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恶狠狠地看着一脸茫然的许莉莉。
  莫柏川翻箱倒柜,硬把自己的身份证塞给许莉莉看。
  1987年6月13日,1987年?许莉莉的表情,好像生吞了两条活蚯蚓。
  你看了我的,我也得看看你的。莫柏川不依不饶,抢走了许莉莉的随身小包。
  拉开拉链,哗地一声,莫柏川让那只寂寞的灰色小包表演了杂技底朝天。
  铅笔、零钱、校牌、身份证、钥匙,噼里啪啦落了一地。最后,莫柏川尴尬地笑了笑。
  那两片尚未拆封的粉红色卫生巾,像两团汹涌的火苗,在许莉莉的脸颊上燃起一大片红霞飞舞。
  
  四
  尚读高三的莫柏川比许莉莉足足大了一年零两个月,这个事实,完全在许莉莉的意料之外。
  许莉莉通过家政公司,拿到了一份关于莫柏川的学习资料。初中的时候,他留过两次级,后来高考失败,又补习了两次。确切来说,这该是莫柏川的第三次高三。
  再一次见到莫柏川,许莉莉忽然有点紧张。是因为太过于了解莫柏川吗?还是因为上次的尴尬事件?
  莫柏川跟许莉莉说,24岁之前,他只有两条路可走:第一条,乖乖呆在学校里,储备知识;第二条,去西藏服兵役,成为真正的男子汉。
  这是莫柏川他爸的决定。
  许莉莉忽然觉得,原来每个人都有身不由己的一面,富二代也一样。
  时值六月,窗外的缅桂开得灿如繁星。莫柏川拉着许莉莉跑到香气四溢的花园里,掏出手机坏笑着说,来,乡下妹,好歹师生一场,总得让我拍张照片留念留念吧?
  许莉莉很少照相,不知该摆什么造型。莫柏川将她推到一棵茂盛的缅桂下来,手把手教她。
  对,对,就拿着那串花!手低点,再低点!好,别动,一,二,三!
  这不过是莫柏川的一个恶作剧。照片中,细碎的白色小花完全挡住了许莉莉的额头,只露出一双黑漆漆的小眼睛。
  
  五
  莫柏川再一次落榜。他站在山东大学的正门口,兴高采烈地给许莉莉打电话,乡下妹,你知道么?我又落榜了。不过,我已经24岁了,我可以自由了!
  莫柏川为了庆祝自己终于获得自由,硬拉着许莉莉去五星级酒店吃了一餐奢华的海鲜宴。
  结账的时候,许莉莉拿着服务生送来的菜单对着满桌狼藉左看右看,眼睛差点鼓出来。莫柏川又笑了,乡下妹,你知道么,你好像不管在什么时候,都那么可爱。
  因为这句话,许莉莉莫名其妙地高兴了大半天。
  接着,莫柏川领着许莉莉穿过大街,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站在邮局的柜台前,莫柏川掏出了一本两年前的杂志。杂志中间的彩页部分,印有十位急需帮助的山区失学孤儿的照片、信息、汇款地址。
  莫柏川填好单子,工工整整地在汇款人一栏上写下了无名氏三个字。
  他捏着汇款单,捧着杂志,一张一张对了好几遍。许莉莉第一次见莫柏川如此认真。
  莫柏川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沓红艳艳的钞票递给工作人员,扭头坏笑着跟许莉莉说,乡下妹,你知道么,我很早很早之前就想帮助他们了。可惜,我没钱。现在好了,我24岁了,我爸终于肯让我自由支配这笔存款了。
  许莉莉忽然觉得此刻的莫柏川有些陌生。但这陌生,又使同样来自山区的她感到无比温暖。
  
  六
  结束学生时代的莫柏川和许莉莉渐渐失去了联系。
  许莉莉承认,她是有点喜欢莫柏川。他和自己之前见过的所有男生都不一样。他幽默、风趣,言谈间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气。最重要的是,他拥有一颗极其善良的心。
  可许莉莉知道,她和莫柏川之间究竟有多远的距离。她的自卑,就像那些躲藏在刘海下面的青春痘一样,密密麻麻。
  许莉莉偶尔会感到伤怀,但她明白,自己和莫柏川要走的,是两条截然不同的人生路。
  再见莫柏川,已是半年之后。许莉莉拿着简历,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在拥挤的人才市场里乱撞。
  听同学说,有家公司待遇很好,又招外语专业的毕业生。于是,许莉莉拿着简历去了。
  站在人群背后的许莉莉,透过缝隙,忽然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半年没见,莫柏川成熟了很多。他穿着平整的黑色西服,坐在人事主任的位置上,微笑应答。
  许莉莉忽然有点想哭,是因为命运的错综复杂吗?还是因为好久不见而有所感怀?或许,她自己都搞不明白。
  坐在空荡荡的寝室里,许莉莉再次翻看那张莫柏川用蓝牙传给她的照片。
  照片里,清瘦的许莉莉面如红霞,妖娆的白色碎花像繁星一样卷裹着她的刘海,刘海背后,则深藏着一片无人能懂的密密麻麻的少女心事。

相关热词搜索:碎花 裹着 白色 刘海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101505资源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4009742号-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