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思想汇报 > 正文
 

机会的另类本质 机会的本质特征

发布时间:2019-09-29 04:01:19 影响了:

  在赌场门口经营肠粉      美国西部开发,蜂拥而去的淘金客最后留下“卖水人”三字,成了那些守在重大商机的食物链上,稳守积累微利,步步富裕的人的代名词。
  我在澳门见过一家“卖水人”,那是毗邻大赌场的一间小小的粥粉面店。它开在一座大厦的首层,只占着其中的一个间隔,满是“寄人篱下”的意思,门面简单洁净,几乎不事装修,紧挨着大赌场,被大赌场的金碧辉煌衬托得格外寒碜。
  从赌场出来的人在“金钱大战”里厮杀得两眼通红,看到这么踏实的生意人家,觉得他们真是呆头呆脑,这样受累有什么意义,赌场里面瞬间就成千上万,仅是一墙之隔,外面竟然有人愿意从12元一碟的肠粉里面获利,简直是天方夜谭!
  确实,贴近大赌场,里面大进大出的现金流,惊涛拍岸,几乎破墙而来,这间小店无异于惊涛骇浪里的一叶小舟,不知这掌柜的又如何把持得住?
  招牌上写着:芝麻酱肠粉12元,云吞面15元,白灼青菜8元,状元甲第粥10元……客似云来,生意盈门。进出那里的,都是些什么人呢?都是些希望一下子扭转乾坤,却被乾坤扭转了的人,是些赔光了本的赌客,他们通常西装革履,有的就输剩了一顿粥粉以及回程的路费了。
  掌柜的是一对中年夫妇,慈眉善目,有种罕见的心平气和,浑然不觉自己处于风口浪尖,两人平凡守望,同心同德,店里再雇了三四个人,间或还有三个念书的孩子手勤脚快地帮忙。从天亮忙到天黑,再至深夜,等客人一一离去,方才打烊关门,守着淡时三五千、旺时不足万元的流水帐,他们心满意足。
  有一天,夫妇俩还免收一位客人的餐费。
  那是一位豪客,前一天傍晚,正是周末,豪客携着巨款从香港过来,独自闯入赌场厮杀,手运奇佳,几个小时下来,居然净赚了2000万,子夜时分,当他带着巨款正要返港,哪知遇上狂风骤雨,往返港澳两地的飞翔船挂牌停航。这位豪客便从码头原路折回,带着口袋里的千军万马重新杀入赌场,结果遭遇滑铁卢,人仰马翻,黎明时分,2000万全部输光不止,还赔进去带来的1000万本钱。
  一夜之间,他从富翁变成了穷汉。
  天意,天意啊。他一边感叹,一边走入这间小店。
  夫妇俩热情地接待了他,劝慰一番。他们见过一夜白头的客人,已经习惯沧桑看云。客人的戏剧性遭遇,使他们倍感平凡日子的真实可贵。
  可以想象,5年,8年,10年之后,这对掌柜的夫妇一定换了人间。
  坐在喧嚣市声里,我时时想起那间小店,小店里的夫妻。
  卖水人的“小模小样”、“小打小闹”,也是实事求是所致,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一群穷人,既未接到祖上留下来的大宗遗产,又没有中彩票的运气,所以,只能脚踏实地,出卖智力或体力,从事服务业。
  不过,卖水自有卖水的智慧:一方面,他们正视平凡,不打算接受投资的失败和破产的折磨;另一方面,他们深谙“树大招风”、“枪打出头鸟”的宿命,所以选择一种规避风险的生存法则。
  有人在枪林弹雨中跑过,却安然无恙,这不说明轮到你去跑的时候也可以安然无恙。对于大多数星斗小民来说,侥幸发达是一种心理毒素。
  荣华富贵人人都想,但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还是让别人去捡吧。卖水人宁愿等待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的幸福。
  所以,卖水人的生存法则实际上是“放弃第一,选择第二”。他们选择了一种务实低调的处世方式,不因利小而不为。随着年深月久,循序渐进,光阴的重量渐渐显出来,日积月累,乃万物之道。
  这样的选择何尝不是一种坚守?!坚守的结果,就是比不上少部分暴发户,但比大部分淘金客要强。
  卖水人其实是另类理想主义者。
  让我做一个卖水的人,逐渐接近那条前景远大的又适合于我的食物链吧。
  
  另一种机会
  
  杨锦麟的五套唐装,直到几年后才在凤凰卫视“有报天天读”中大显风采,成了等待机会的新经典
  与之不同的另一人是陈冲。陈冲从来不是小女人,聪明才智加雄心壮志,使她豆蔻年华便鹤立鸡群。
  好莱坞是电影界的天堂。20世纪70年代末,18岁的陈冲,已经抵达天堂的外围。那时候,她是泱泱大国的百花奖影后。她挟带着很多人一生也求之不得的荣誉和鲜花,跨洋而去。
  美国很近,天堂却很远。孤身闯天下的陈冲,围着天堂打转,不得其门而入。第一次婚姻失败,她发现最根本的原因是不稳定,两个人都是好莱坞天堂的外围人员。
  不知蹉跎多少日子,陈冲才碰上一部《大班》。可以理解第一次突围的陈冲,何以这么勇敢,她下定决心豁出去了。结果《大班》出来的时候,掀起轩然大波:有机会观摩此片的国人,为那些裸露镜头痛心疾首,仿佛陈冲丧权辱国,为挤进好莱坞丢尽祖宗颜面。由此发出天问:那个乡土清纯的小花哪去了?陈冲这才明白,去国多年她还是国人心目中的一个符号。她的任何选择,都不是个人的选择。
  然而《大班》却成为敲门砖,天堂之门得以开启。
  1986年前后,享誉国际影坛的意大利电影大师贝托鲁齐开拍《末代皇帝》,选中陈冲饰演女主角婉容,幸运之神再度降临。但是,节骨眼上,偏偏发生小小意外:在拍新婚之夜的时候,陈冲对着小皇帝宽衣,结果上衣滑落,造成裸露。被舆论吓成惊弓之鸟的陈冲,不得不考虑全国人民的感受。她找到贝托鲁齐,胁迫贝导签署一份补充协议,否则她就不再往下拍了。贝导当时觉得她小题大做,在国外影圈,什么样的裸露没有,这算什么!结果发生争执,最终陈冲获胜,贝导在一份书面协议上签字,保证那条因事故裸露的胶片不会用在剧中。
  事隔多年,陈冲还为这次冲突耿耿于怀,坦言后悔。言下之意是:她与大导演的合作从此打上句号。
  被誉为“史诗巨制”的《末代皇帝》在1987年共获8项奥斯卡奖。这些都与陈冲无关。天堂之门又再关闭。当演员实属高风险行业,就跟赌运气差不多,偶然因素太多,下赌注的时间又太短。一个名导演对一个演员意味着什么?好比再生父母。为了与成功捆绑,女演员都愿嫁给再生父母。只可惜“父母”太少,遂令天下遍布“孤儿”。很多有潜质的演员,可能一生都碰不上一个好导演,结果潜质随流年付水而去。
  拍完《末代皇帝》的陈冲,又回到天堂外围。在奥立佛・斯通的《天与地》里,她饰演女主角的母亲,一个满嘴豁牙的越南中年妇女,形象黯淡无光。再之后,甚至饰演过孔武有力一派愚忠的女武士……总之是比比不堪的角色。人们开始怀疑她的演技,以及她对剧本的判断力。
  90年代,陈冲间或远离天堂,向港台发展。或许意识到曾经错失良机,此时的陈冲不再拒绝激情表演。她主演的《诱僧》有相当的裸露;《红玫瑰白玫瑰》也有激情片断。但是,这些觉悟来得太迟。无论陈冲在台湾得奖与否,对大陆影迷来说,她都已经成为边缘战士。
  严歌苓为陈冲撰写传记,曾问陈冲:“你认为自己成功吗?”陈冲答:“如果你指的是赚钱的话,我成功了;如果你指的是电影的话,我还没有成功。”
  陈冲是比下(一代)不足,比上(一代)有余的。
  80年代出国的那批女星,包括张瑜、殷婷如、龚雪、陈烨、麦文燕、王姬、娜仁花、丛珊、严晓频……谁不指望投奔天堂?到头来,等得花儿也谢了,依然找不到天堂之门。大浪淘沙,剩下陈冲。只有陈冲,好歹还能涉足好莱坞。
  但与巩俐章子怡比,陈冲又属于星运不济。有人说,如果陈冲不走,诚心与内地导演合作,起码可以塑造几个不朽形象。没准,比她小四五岁的巩俐还不定能横空出世呢。
  正是聪明不敌星运。这星运大概与国运有关,再晚十年二十年,巩章二人,竟然毫不费劲就成了国际影星。怎不教人捶胸顿足!
  杨锦麟的五套唐装,直到几年后才在凤凰卫视“有报天天读”中大显风采,成了等待机会的新经典。
  与之不同的另一人是陈冲。陈冲从来不是小女人,聪明才智加雄心壮志,使她豆蔻年华便鹤立鸡群。
  好莱坞是电影界的天堂。20世纪70年代末,18岁的陈冲,已经抵达天堂的外围。那时候,她是泱泱大国的百花奖影后。她挟带着很多人一生也求之不得的荣誉和鲜花,跨洋而去。
  美国很近,天堂却很远。孤身闯天下的陈冲,围着天堂打转,不得其门而入。第一次婚姻失败,她发现最根本的原因是不稳定,两个人都是好莱坞天堂的外围人员。
  不知蹉跎多少日子,陈冲才碰上一部《大班》。可以理解第一次突围的陈冲,何以这么勇敢,她下定决心豁出去了。结果《大班》出来的时候,掀起轩然大波:有机会观摩此片的国人,为那些裸露镜头痛心疾首,仿佛陈冲丧权辱国,为挤进好莱坞丢尽祖宗颜面。由此发出天问:那个乡土清纯的小花哪去了?陈冲这才明白,去国多年她还是国人心目中的一个符号。她的任何选择,都不是个人的选择。
  然而《大班》却成为敲门砖,天堂之门得以开启。
  1986年前后,享誉国际影坛的意大利电影大师贝托鲁齐开拍《末代皇帝》,选中陈冲饰演女主角婉容,幸运之神再度降临。但是,节骨眼上,偏偏发生小小意外:在拍新婚之夜的时候,陈冲对着小皇帝宽衣,结果上衣滑落,造成裸露。被舆论吓成惊弓之鸟的陈冲,不得不考虑全国人民的感受。她找到贝托鲁齐,胁迫贝导签署一份补充协议,否则她就不再往下拍了。贝导当时觉得她小题大做,在国外影圈,什么样的裸露没有,这算什么!结果发生争执,最终陈冲获胜,贝导在一份书面协议上签字,保证那条因事故裸露的胶片不会用在剧中。
  事隔多年,陈冲还为这次冲突耿耿于怀,坦言后悔。言下之意是:她与大导演的合作从此打上句号。
  被誉为“史诗巨制”的《末代皇帝》在1987年共获8项奥斯卡奖。这些都与陈冲无关。天堂之门又再关闭。当演员实属高风险行业,就跟赌运气差不多,偶然因素太多,下赌注的时间又太短。一个名导演对一个演员意味着什么?好比再生父母。为了与成功捆绑,女演员都愿嫁给再生父母。只可惜“父母”太少,遂令天下遍布“孤儿”。很多有潜质的演员,可能一生都碰不上一个好导演,结果潜质随流年付水而去。
  拍完《末代皇帝》的陈冲,又回到天堂外围。在奥立佛・斯通的《天与地》里,她饰演女主角的母亲,一个满嘴豁牙的越南中年妇女,形象黯淡无光。再之后,甚至饰演过孔武有力一派愚忠的女武士……总之是比比不堪的角色。人们开始怀疑她的演技,以及她对剧本的判断力。
  90年代,陈冲间或远离天堂,向港台发展。或许意识到曾经错失良机,此时的陈冲不再拒绝激情表演。她主演的《诱僧》有相当的裸露;《红玫瑰白玫瑰》也有激情片断。但是,这些觉悟来得太迟。无论陈冲在台湾得奖与否,对大陆影迷来说,她都已经成为边缘战士。
  严歌苓为陈冲撰写传记,曾问陈冲:“你认为自己成功吗?”陈冲答:“如果你指的是赚钱的话,我成功了;如果你指的是电影的话,我还没有成功。”
  陈冲是比下(一代)不足,比上(一代)有余的。
  80年代出国的那批女星,包括张瑜、殷婷如、龚雪、陈烨、麦文燕、王姬、娜仁花、丛珊、严晓频……谁不指望投奔天堂?到头来,等得花儿也谢了,依然找不到天堂之门。大浪淘沙,剩下陈冲。只有陈冲,好歹还能涉足好莱坞。
  但与巩俐章子怡比,陈冲又属于星运不济。有人说,如果陈冲不走,诚心与内地导演合作,起码可以塑造几个不朽形象。没准,比她小四五岁的巩俐还不定能横空出世呢。
  正是聪明不敌星运。这星运大概与国运有关,再晚十年二十年,巩章二人,竟然毫不费劲就成了国际影星。怎不教人捶胸顿足!

相关热词搜索:本质 另类 机会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101505资源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4009742号-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