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实习报告 > 正文
 

纪录片牛铃之声 [牛铃之声]

发布时间:2019-09-29 04:06:17 影响了:

  李忠烈在韩国的乡下长大,等做了纪录片导演后,他一直在拍城市边缘人,距离乡村越来越远。拍独立纪录片是异常辛苦的,据李忠烈讲“有人连吃饭、结婚的条件都没有”。他还是幸运的,结婚后还有一个女儿。可是他的妻子忍受不了那种缺乏安全感的生活,最后带着女儿离开了他。这时候,李忠烈拍摄纪录片的激情也开始冷却,不但怀疑自己,而且“搞不清纪录片到底要怎么拍了”。于是他决意自杀,并且在屋顶上架起摄像机,准备将自己自杀的过程拍摄下来。然而镜头里的自己太胖了,他感到显不出凄美悲怆的审美价值,便决定减肥后再自杀。
  恰在此时,一个朋友敲开了李忠烈的家门,希望他去拍乡下的一位老爷爷和一头老黄牛。朋友讲着讲着,他就动心了,牛铃的声音也仿佛在远方召唤他。他打了一个激灵,决定把《牛铃之声》作为纪录片的名字。
  这位老爷爷叫崔益钧,78岁,头发花白,皱纹满面,脸膛被太阳晒成泥土一般的灰褐色,朴实、沉默,普通得让人想马上忽略掉他。老爷爷的老黄牛呢?连一个土气的名字也没有,它浑身皱褶,毛色斑驳,两边的牛角朝内弯着,都快顶到脸了。两个生命都太苍老了,都沉浸在暮色里,相偎相依,即使他们呆在一块儿不言不语,那种生命的本质也会悄悄地打动你。
  兽医断言说,老黄牛只能再活一年。老黄牛眨巴着眼睛,什么也不说,它可能疲惫得连生死的问题都不想去考虑。老人崔益钧脸色有些难看,称兽医的话是假的。我们不知道老人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只是从此以后他更离不开这头陪伴了他很久很久的老黄牛了,连他的老伴儿都抱怨丈夫对牛比对自己还要好。
  崔益钧老人左脚有残疾,几十年来,他就是带着行动的不便,跟妻子一起,在任劳任怨的黄牛的协助下,风风雨雨地挺了过来,养育大了9个孩子。孩子们都很有出息,都在首尔成家立业了,想接父母过去生活,但是老人离不开乡村,更离不开自己的老黄牛。孩子们只好让他们继续住在乡下,牛铃的声音一天又一天地响彻在那个看起来有些破败的家里。
  每一天,老人都要像以往那样带上老黄牛,驾着老牛车,晃晃悠悠地来到田地里,不论是耕耘还是收获,他都很信任和爱护老黄牛。老人的观念很传统,宁可跪着拔草,爬着用镰刀收割,也不使用农药和机械。他也从不购买饲料,而是坚持自己割草喂老黄牛。看到别人喷洒农药,他马上给老黄牛戴上笼头,害怕它吃到有毒的草。有时候他甚至会去割老伴儿用来当药用的蒲公英来喂它,任凭她再唠叨,他也不会松手。
  老黄牛走起路来一步三摇,让人担心它随时都会倒下去。即便是这样,崔益钧老人也要坚持将它带到田地里。在老人看来,也许田地要比牛棚更有利于老黄牛活下去。老黄牛到了田地里,他常常任凭它在田埂上悠闲地啃着青草,什么活儿也不用做,仅仅是给他做个伴儿。每当老黄牛“哞哞”地叫起来,老人的神情都会为之一动。老人把自己当成了老黄牛,连跪带爬地在田地里劳作不息,令人动容。
  也许在老人看来,老黄牛就在那里,生活就在当下,必须坚持下去,才有希望多活一天,才能让彼此的生命多幸福和多快乐一天。
  坚持,坚持到底,哪怕再艰辛,也绝不放弃。
  三年后,老黄牛死了,非常安详,老人将它埋到坟墓里,坟墓里很快长出了青草。耕牛的寿命据说只有15年,而崔益钧老人的黄牛整整活了40年,这不能不说是个生命的奇迹。
  老人的老伴儿说他:“没有这头牛,他大概早死了。我敢说韩国没有任何一头牛驮了这么多柴禾才死。”而坚持拍到老黄牛离开世界时的李忠烈则说:“老爷爷和牛,像药一样治愈了我的自杀倾向。”也就是说,一头牛救了两个人,让两个男人在困境中选择了一种顽强的活法,让人在寒冷中看到了温暖的绿色。最终,李忠烈凭借纪录片《牛铃之声》获得韩国第45届百想艺术大赏电影类新人导演奖。

相关热词搜索:之声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101505资源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4009742号-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