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入党申请书 > 正文
 

蝶翅翻飞芭蕉扇_蝶翅

发布时间:2019-09-29 04:05:47 影响了:

  一首打油诗说得好:“六月天气热,扇子借不得,虽说是朋友,你热我也热。”炎天暑热,扇子是不借的,即使得罪朋友也在所不顾。还有一首:“扇子能生风,摇在我手中,倘有人来借,烦等到秋冬。”岂非笑话!扇子是热天一宝,自不待言。
  扇子品类极多,最常见的是那种大如荷团,用蒲葵叶做的,俗称芭蕉扇。这种扇价廉,身份不高,经得起水浸、日晒、摔打,历来为市井百姓所喜用。闾巷居民就不用说了,当年芭蕉扇在菜摊子、肉案子、瓜果铺子、小吃摊点也无处不见,“老板”边吆喝生意,边扇凉,边用它轰赶苍蝇――芭蕉扇是生意人的必备之物。
  我之所以喜欢芭蕉扇,在于它扇面大、风力满,扇起来凉快。大汗淋漓地从外面回来,抓起它一阵猛扇,通体风凉。在大树下歇中觉,手里也爱拿一把扇,不为扇凉――树下的风惬意得很,只是在瞌睡来时用它盖脸:一为遮光;二防树上落下的败叶或虫豸;三则蒲葵有一种淡淡的清香,似花非花,似草非草,幽幽地吸入鼻孔,很快便入梦乡。
  芭蕉扇在三伏天的夜更是须臾离不得手。伏天闷热,夜里无风,每当此时,我们当地人都要在外“夜露”。吃罢晚饭,家家户户就忙活开了,大大小小的竹床(也有铺板)都往外搬,大街小巷立时成了“竹床阵”,然后各家往地上泼水,太阳落土,暑气退去,便有了阴凉感。趁天未黑,抹床的抹床,铺席的铺席,天黑定,便都上床歇凉了。于是邻里间,大人孩子拉家常,说笑话,谈古论今,整一个“竹床阵”,比露天茶馆还热闹。人人手里一把扇,一边扇风,一边不时地在身上、腿上“扑啪”一下――拍打蚊子。“竹床阵”满是摇动的芭蕉扇,站在远处借着灯光看去,浑如无数蝶翅翻飞,煞是好看。扇子在迷迷朦朦的睡意中不停地摇,直待后半夜起了小南风。
  这些,自然都是早年间的事了――此后便有了电扇。起初,人们嫌电扇风硬,久吹伤身,不如芭蕉扇风力柔和、宜人。后来电扇越做越好,有的竟能模拟自然风,大热天进屋,一按开关,满屋生风,比挥扇子便捷多了。用电扇的地方也越来越普遍,连做生意的小摊轰赶苍蝇,也是开着电扇呼呼地吹。再以后有了空调,街巷的“竹床阵”从此绝迹。芭蕉扇功成身退,不知不觉中,便从我们生活中消失了。
  我已多年不见芭蕉扇。那天去集贸市场,忽见一个乡里汉子挑来一大担卖,奇怪,买的人还不少。我忙过去,拿起一把,不错,正是原先的那种,荷团大小,制作得不算精细,扇柄还有些糙手,但拿着得劲,一扇,扑面都是风,久违了!我当即买下它,不为解凉,就想闲时拿起摇一摇,扇一扇,拍拍蚊子,闻闻那似花非花、似草非草的味儿――原来,心里始终没把它放下。■

相关热词搜索:芭蕉扇 翻飞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101505资源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4009742号-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