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入党申请书 > 正文
 

党给我们带来的幸福生活【先烈们的爱情生活】

发布时间:2019-08-14 04:12:31 影响了: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我们的革命先烈在他们的短暂一生中,也开放过爱情的花朵。从《革命烈士书信》一书中,读到几封革命烈士就义前给妻子或未婚妻的遗书,我们的心不由地受到撼动,产生强烈的共鸣。写这些血书的革命烈士,早已为共产主义事业献身,安息于九泉之下,但他们那种高尚的恋爱观,却永远闪耀着光辉。
  爱情生活,夫妻感情,只有建立在共同理想的基础上才是最有意义的。杜永庾烈士就义前给妻子文妹的遗书中写着:“……我不是时常对你说过吗?这就是乐园,是我最后的归宿,光荣的死。”“你觉得太孤寂吗?人世上多的是革命的伴侣!你想苦吗?人世上多的是寡妇孤儿?时代的牺牲者多着呢!你的前途应当是干!只有干才是你的出路一一人类的出路!”陈毅安烈士是在战斗中壮烈牺牲的,他生前在给未婚妻的信中说:“爱情固然是要好,但不能成为痴情,换句话说,就是不要牺牲一切来专讲爱情……”
  在为争取自由和解放的斗争中,革命烈士们经历了种种艰难困苦,他们的爱情也经受了严峻考验,但是正如钢铁经受锻炼一样,两颗心的结合更加紧密更加坚强了。陈觉烈士就义前给妻子赵云霄的遗书中,深情地回忆了他俩在苏联就学时互相切磋、形影相随,以及返国后两人在事业上、学业上相互砥砺的情景。陈觉还在狱中写下这样的诗句:“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并蒂莲,夫妻恩爱永,世世缔良缘”。刘愿庵烈士希望妻子象《士敏土》中的女主人公黛莎一样,“有铁一样的心”,他还写道:“我在拘囚中与临死时,没有你的一点纪念物,这是我心中很难过的一件事。但是你的心是紧紧系在我的心中的,我最后的一刹那的呼吸,是念着你的名字,因为你是在这个宇宙中最爱我、最了解我的一个。”多么深挚的爱情,字里行间,跳动着一颗火热的心!
  青年朋友,你能象先烈们那样,把自己的爱情和理想、事业和谐地结合起来吗?
  (朱怀安推荐,摘自1983年2月22日《文汇报》)

相关热词搜索:先烈 爱情 生活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101505资源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4009742号-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