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计划 > 正文
 

美的天花乱坠什么意思_天花乱坠

发布时间:2019-09-29 04:01:35 影响了:

  当获诺贝尔甜蜜奖的巧克力      电影《情迷朱古力》,讲一个妇女在法国的天主教小镇开了一家朱古力糖果店,以卖朱古力为小镇带来了和谐与仁爱。   朱古力,又叫巧克力,有一种叫PEA的催情化学物,其实是一种可口而无害的春药。吃了朱古力,PEA能刺激大脑神经,令人产生恋爱的错觉。当你接受了一个男人的一盒朱古力为礼物,也许你还不知道,其实你已经爱上了他。
  巧克力可以一面开车一面吃,而且不像香口胶一样吞不下去而成为终要唾弃的垃圾。巧克力能在阴凉的地方摆放很久。工作的时候,放一排没有吃完的巧克力在桌面,老板决不会说你工作不专心在偷懒,因为巧克力是一种能源――据说35排巧克力,可以产生相当于可以令一辆小汽车向前走半公里的能量,85万排巧克力,理论上就可以令这辆汽车环绕地球一周。
  吃巧克力,不分年龄,3岁到80岁都可以。巧克力的包装不分大小,只要味道好就可以。吃巧克力,只会把一个女人吃胖,但永远不会令她怀孕。
  一排巧克力,一格一格分开来,果仁和葡萄,永远令人惊喜。还有各种醇酒做心的巧克力,可以亲手喂给你的男友吃,叫他闭上眼睛细品后再说出那是哪一种酒精。一个男人,如能分辨每一种藏在巧克力里的酒的滋味,他的神经末梢也必能辨别感情千样细腻的层次,他不一定是理想的丈夫,但一定是不会令人失望的情人。
  丈夫上班去,妻子在他的公事包先悄悄塞一块巧克力,系着一张卡,告诉他祝他快乐。上中学的女儿,母亲在她的书包也塞一块巧克力,系着一张纸片,告诉她:当你在上课时,妈妈在家里惦念着你。
  没有什么比与一个男人一起驾着敞篷车时,与他分享一排巧克力更加性感。当他穿着黑皮夹克,你在他身边帮他看地图,一排吉百利,一面吃,一面为他指引方向,告诉他离天池还有一百公里。让长长地撕开的巧克力的包装锡纸,搁在挡风玻璃后,在风中与长发一起飞扬。
  厌倦了巧克力,也厌倦了人生,跳楼自杀的人,只会在天台遗下一大堆烟蒂,决不会留下没吃完的巧克力。瑞士盛产巧克力,所以最和平。如果一种食物可以角逐诺尔和平奖,那一定是巧克力――这是人人都可以咀嚼的口腔的圣经,最该赢得那么甜蜜而高洁的美名。
  
  人一有车 就自卑
  
  一个人,本来活得挺单纯,挺高兴,偏受不得诱惑,于是买辆汽车,呜的一声,开跑了。坐在车上,原以为会自豪,谁知反倒自卑了。这怎么回事?这是现代社会的一个怪病。
  当然,开始几天还不自卑,亲友艳羡,邻居盛赞,自己更觉扬眉吐气,眼也亮了,腰也直了,语调也如大人物般拉长了,却仍要谦虚一番:不――行。
  众人便友好地责怪说,你若不行,我们这些挤电车的还怎么活?一头撞死算了。
  没过几天,又有人趋前夸车,只听车主一声长叹:唉,不行啊。
  此时这声不行,可怜巴巴的,老气横秋的,让人一听,顿生苍凉之意。
  果然不行了,不养儿不知父母恩,不养车不知家底浅。
  你买车诚然花了一大笔钱,但那是跟自行车比,跟公交车月票比。若在汽车圈儿里,跟别的牌子一比,马上就不好意思了。
  这是因为,你的车子再新,不过是夏利、捷达、桑塔纳,跑在街上隔窗一望,心中肯定一阵气馁――
  哎呀,那奥迪咋那么傲气?
  那奔驰咋那么矜持?
  那马自达咋那么自大?
  那凌志咋那么盛气凌人,小人得志?
  你也是七情六欲俱全的人,当然希望买一辆最好的跟他们比试比试,无奈囊中羞涩,野心很大,力量不足。
  就算你勒紧裤腰带了,吃咸菜了,吐血了,卖肾了,甚至贪污了,逃税了,只差拦路抢劫了,总之你豁出去了,折腾来折腾去终于买了辆宝马或奔驰,即便如此,你还是很难摆脱垂头丧气的自卑状态。因为,那“马”“奔”得太厉害,今天的车型还没让人喜欢够呢,明天更新的款式又出炉了,你撵得上吗?够得着吗?
  强中自有强中手,总有高人压一头,你不自卑行吗?
  以上所举,仅仅是车子本身,此外还有燃油、保险、维修、车库、车牌、司机种种事项,足可以让你不断叹息,自愧弗如。
  比如车库。你本来觉得自家住的塔楼已经不错了,比大杂院现代多了,开车回来一瞧,咦,什么时候你变土了呢我的塔楼?屁大点儿个院落让我把车停在哪儿呀?你看人家那别墅,那车库,一按遥控器,吱吱嘎嘎,大铁门它自个就卷上去了。
  可怜塔楼是个哑巴,不然它一定会委屈地、通情达理地说,先生你有钱也去买一套花园洋房啊,骂我一个水泥物件多没劲。若是没钱,找个空场凑合停停也没啥。虽说露天地停车,车里冬天像冰箱,夏天像火炕,可你咬咬牙也就忍过去了。车一开,没人知道你有没有车库。
  再比如司机。刚买车时都愿意自己开,铆足了劲,兜风,过车瘾,拉女朋友,拉亲爹娘,拉铁哥们儿。渐渐腻味了,就看出司机代劳的好处来。上了一天班,累个贼死,双腿灌铅一样沉,脚下那闸、那油门、那离合器几乎踩不动了,偏赶上交通高峰,路面拥挤,踩不动也得踩,踩了松,松了踩,无限麻烦酸楚。眼睛还得紧盯着前车,生怕啃了铁屁股。忽见配有司机的豪华车昂然挺立,不由得又是一阵自惭形秽。心想,若是雇得起司机该多好,一切苦差事不用自己操心且不说,车一到地方,熄了火,煞了闸,司机屁颠儿屁颠儿跑过来,还管给你开车门。训练有素的,还懂得用手搭凉棚,往门框那一伸,不让你撞了脑袋,拿你当外宾宠着,当领导敬着,你想自卑都不忍心。
  还有车牌子,上面那号码也大有深意存焉。财大气粗的,一掷千金,弄个999或888。这么有钱还想“发”,“发”一次不够口还想“久”“发”,何其风光霸道!
  能耐大的,甚至可以搞一块警备车牌,刷,往显眼地方一亮,如虎添翼,如弹上膛,红灯敢闯,黄线敢上,警察再横也不敢挡。
  相比之下,你一个小门小户小体格,买辆车已经够呛了,哪还有闲钱往车牌子上贴,只好服从分配,给啥用啥。
  好家伙,偏给个洋人忌讳的13,港人忌讳的14。
  倘不信这一套便也罢了,偏偏相信,于是影影绰绰的,仿佛阴风扑面,鬼影缠身,心里又难受起来。好好的一个人,我这是怎么了,这不是花钱买自卑吗?
  人一有车就自卑,只因他迈进了一个新阶段―光辉灿烂而又灰头土脸的高消费阶段;加入了一个新阶层―被物欲牵着鼻子不得不撒鸭子狂跑的有车阶层。
  消费主义的盛行和媒体的发达,使得现代人空前酷爱比较,但他不比别的,譬如心灵什么的,他只比物质,比牌子,比层出不穷的时尚新花样。横比竖比总觉得自己不行,越比越不行,越不行越比,简直喘不过气来。
  要不怎么说现代人没有古代人快活呢。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陶渊明他在晋朝那是没车,他若有车,甭管什么牌子,进口的还是国产的,手排挡还是自动挡,出厂价还是销售价,试问,陶老先生他还顾得上采菊吗?
  顾不上了,他那颗沉静的心将嘣嘣嘣嘣,空前躁动。
  当今世界,环顾宇内,我们都中了消费主义的“奸计”。
  不是我们无能,是商业太狡猾了。
  不是我们贪婪,是那关在魔瓶里的欲望之妖一经放出,它就不愿回去了。
  
  在电话亭里恋爱
  
  现在,手机盛行,恋人间的情话随时随地想说即说,方便得无以形容,电话亭是越来越冷清啦,还有人无故砸坏,就越发不可思议。而在我们热恋那时,电话亭是怎样一个私隐的地方,是怎样一个悲欢离合的浓度很高的小剧场,现在的人恐怕很难再完全体会啦。
  那时,许多电影的剧情,都靠电话亭这片小小空间成为转折点。绑匪一定在电话亭与肉票的家属商讨钱,放了炸弹在闹市的恐怖分子在电话亭与警方争辩政治,吵架的男女,也在电话亭里检讨关系。电话亭是教堂之外的另一个忏悔室,电话亭是天涯海角之间的一个情感的驿站。用电话亭的人,多半是很孤独的,所以许多的电话亭壁上都挂满了许多人心头上的电话号码,无论多失意的男人,一眼看到自己写上去的号码,马上就可以得到慰藉,电话亭是治疗精神创伤的一个都市急症室。
  电话亭有它独到的味道,亭中仅容一身的空间,口袋里有限的硬币,拨动号码时一点点殷切的期待,以及昨夜喝醉了的电话用者在亭里留下的一股隐隐的酒气,硬币用光之后切断话线的沮丧和失落,掩映着电话亭外昏黄的街灯和惨白的月色,以及那落难命运浪迹天涯的焦虑和哀愁都令人过眼难忘。
  许多的爱情,是在电话亭里接上姻缘那缈缈的绳头的。没有在月夜下电话亭里暗自垂过泪的人,没有经受过爱情的真谛。电话亭是一座爱的牢笼,当你打电话给彼此在热恋中的另一个人,你是笼中的一只喜鹊;当这段关系渐成过去,你在亭中哀求不再爱你的那个狠心人,你是笼中的一头猛虎。而当你暗恋上的那个人尚不知道被你爱上,电话亭就成为你窥秘她内心的一个孔洞――正如那一夜,我在湿冷的电话亭打给她一个电话,听到话简里的一声“喂”,我没有说话,只细细地感觉她绽放如蕾一样的呼吸,把唇印在话筒上,像触及她复丽千瓣的耳轮以及一线接通的另一端的那颗心脏。只不过是五秒钟罢了,那片刻的相通,聆听天地间的一声熟悉的“喂”,正如吸纳了一口新鲜的氧气。
  因此我请她勿以电话这端的沉默而惊诧,她的声音如来自天地间另一端的一个神秘的问候,我自囚在一座红色的狱室,凭一个硬币,得到一次假释,把一座孤独的电话亭,用泪水浇成一株菩提树。

相关热词搜索:天花乱坠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101505资源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4009742号-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