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计划 > 正文
 

【《男儿女儿踏着硝烟》故事梗概】踏着硝烟的男儿女儿

发布时间:2019-08-14 04:14:01 影响了:

  对越自卫还击的总攻就要开始了。暗夜,黑压压的人流。马蹄声,脚步声,枪托和水壶的碰击声,压低的口令声,在深深的山谷合奏着。急救所的女护士杨羚,目送着人流,寻找着爱人侯筱聪。突然从队伍中跳出个大汉,紧紧握着她的双手,原来他是曾经同她要好过的鲍啸。她心头一阵绞痛,往事涌到心头,这时,九连连长侯筱聪在唤她的名字了。她握别了鲍啸,紧紧地同侯拥抱在一起,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她吻别侯筱聪,目送亲人消失在暗夜的人流里。
  轰隆隆的炮声惊天动地,一批批的伤员从前线运到急救所。年仅十七岁的伤员柳得兵,讲了战场的情况:班长牺牲了,副连长鲍啸受了重伤,正连长侯筱聪胃病犯了。连长和副连长吵了两架,还想动枪,真可怕!杨羚听了大吃一惊:天哪,一对仇敌当了搭当,能够同心配合作战吗?原来,在文化大革命中,侯、鲍、杨是同班同学,在同一个“兵团”里战斗,鲍是“兵团司令”,侯是《毛泽东主义报》的主编。鲍啸对侯言听计从。可是,因为侯放走了“走资派”,被鲍骂为“叛徒”、“胆小鬼”。侯此后回到了农村,当了工人、采购员,后来参了军,因为他聪明好学,能文能武,当参谋,当连长,踌躇满志。他一次受伤住院时,同杨羚相遇了,在昔日的友情的基础上又萌发了深沉的爱,他们结合了。鲍啸同杨羚都是干部子弟,同住军区大院,曾萌发过一种青梅竹马、浑沌初开的爱。杨羚妈妈被害,正是鲍啸妈妈的揭发造成的,这给他们之间的爱罩上了一层暗影,加之鲍啸在父母受冲击之后,精神开始颓废了,饮酒、打架,进劳教所,他还粗暴地打过杨羚的耳光。他们之间的爱情这样中断了。但在彼此的心目中,仍蕴藏着纯真的友谊。鲍啸从劳教所出来,到农村插队,参了军,成了人民子弟兵。七年后,在军区大院的梨花园,他们互相谈了别后的情景,但爱情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然而,在战火中,爱和恨被加倍强化,因而常常有猛烈的爆发,却也有意料不到的突变。在多次的进攻战中,侯筱聪和鲍啸的性格有过矛盾冲突。在一次进攻中,鲍啸要硬拚,侯筱聪不同意。侯要鲍服从命令,否则枪毙他。鲍竟把胸口扯开说,你敢!来吧。在排雷时,侯想了妙法,排除了地雷,减少了牺牲。鲍心服口服说,白面书生,打仗有粗有细,怪不得杨羚看上了他。在一次战斗中,抓获了两个女俘,鲍啸不问青红皂白,一下给枪毙了。有个战士受伤,他无理地踢了这个战士一脚。这些都表现出了鲍啸的粗暴一面;但同时,他的那种敢杀敢拼、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勇于自我牺牲的精神,又是可贵可敬的。他的幽默、赤诚的性格,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总之,大敌当前,他置伤痕于不顾,把生死置之于度外,同侯筱聪团结一致,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胜利。
  经过两天一夜的激烈战斗,鲍啸由于强光的刺激,患上了“电光性眼炎”症,被强迫送到急救所,杨羚心情极为复杂,她失眠了。“过去的笑声和噩梦就让他统统消失吧”。但是,一种压抑不住的情感,促使着她走到了鲍啸的床边。鲍啸好心地向她讲了前方的情况,讲了侯筱聪的英雄行为。他们不约而同回忆了美好的过去,但是,却被紧张的战斗酒没了……
  坚守在九十九号高地的九连战士仍然在作殊死的战斗。送下来的伤员中,有一个脸部模糊、心脏停止了跳动的青年,医生打开胸腔进行按摩,但他还是死了。人们说他叫侯筱聪,杨羚不相信他是侯筱聪。她抚摸他的帽子,那明明是她亲手洗过的;帽子上的“侯筱聪”三字,明明是她的手迹,她哭了,她晕倒了……
  我穿插部队已经包围了敌人的军事重镇高平市,通向九十九号高地的公路被敌人切断了。上级命令:派出一辆汽车,装上食物、药品和弹药,千方百计冲破敌人的封锁,支援九十九号高地。杨羚化悲痛为力量,走上了战场,同车还有鲍啸、柳得兵、龙豪竹。汽车正向九十九号高地进发时,中途遇到越兵的伏击,汽车被打毁了,司机龙豪竹失落了,鲍啸受了重伤,柳得兵同敌人同归于尽。他们含着泪读了柳得兵给妈妈的信。这个人生旅途刚刚开始的青年,在保卫祖国的战场上,英勇地献出了自己的青春。
  在异国寒冷的春夜里,杨羚扶着受伤的鲍啸,踽踽前行。不幸,他们又遇到了敌人,鲍啸脱下杨羚给他的侯筱聪死时留下的帽子,引走了敌人,避免了一场战斗。在他们继续前进时,鲍啸失足掉进一座大墓穴。这座墓穴变成了他们的庇护所。在墓穴里,他们度过了不平凡的一夜。第二天,杨羚去河边打水,遇到坦克手――他的嘴巴受伤,变成了哑巴。他是看到了侯连长的帽子寻踪而来的。杨羚给他喂水,喂压缩饼干。于是,他们三人坐了这辆破坦克,向九十九号高地进发了。途中他们战胜敌人的数次袭击之后,终于九十九号高地的接应部队到了。杨羚和鲍啸听说侯筱聪还在,他们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他们终于和侯筱聪见面了。杨羚扑在侯的怀抱里小孩似的哭了。原来侯筱聪的帽子被卫生员换去后又给了受重伤的二排长。至此,人们才知道,在急救所死的是英勇的二排长,不是侯筱聪。
  在九十九号高地上,他们曾在山洞里抓到一名越兵女俘,虽然彼此语言不通,但她看到中国军队既不象乱拉妇女的美国兵,也不象每到异国便留下混血儿的俄国兵,她深受感动。她主动提供了越军在水源放毒的重要情况,甘愿冒生命危险为伤员取水。当她负伤快要牺牲的时候,还把越军的军火库告诉我军。她的死,深深地感动了我们的战士。
  这天夜里,敌人怕暴露目标,不放枪,满山遍野扔手榴弹。一颗手榴弹扔进连部的小洞里,侯筱聪抱起毛毯扑在冒烟的手榴弹上,一道火光,一声雷响……当死神威胁战友安全时,他用血肉之躯压住冒烟弹体,在硝烟刚刚飘散的黎明,他牺牲了。他才二十七岁,而且快要做父亲了。

相关热词搜索:硝烟 踏着 男儿 故事梗概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101505资源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4009742号-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