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文写作 > 讲话发言 > 正文
 

三十年同学聚会上的发言

发布时间:2019-11-18 10:32:28 影响了:

   三十年同学聚会上的发言

  各位老师、各位老同学:

  三十年前,我们从这里分别。虽说毕业二十年时,我们聚过一次。此后,小范围的聚会也经常有。但我们还是期待一场里程碑式的大聚会。

  毕竟,现在过个七月初七,都得给老婆发个红包了。每到那些二月十四、五月二十之类的日子,总有人提醒我。就像小时候父亲提醒我,春节和中秋要回家一样。说实话,我不在乎这些仪式感,但我真的觉得我们需要聚一次了。否则,我们会闹笑话。我就闹过几次。

  毕业以后,大家天南海北的,也难得碰上。

  前几年我在海安碰到封红森了,红森抱着个小男孩,和他长得一模一样。我问他:封班,儿子今年几岁啦?封红森说的:这是我孙子!我有点尴尬,心想我女儿还在读书,你这动作也太快了点。没几天,我遇见照勤。也抱着个小男孩,比封班的孙子还小点。这次我学乖了,说:老同学,孙子都这么大了?照勤说:这是我儿子!我暗自佩服——这战斗力真是杠杠的。

  又过了没几天,我在戴窑碰到李平开着电瓶车,带了两个一般大的孩子放学。我不敢乱猜了,就说:老同学带孩子啊?兄弟俩真可爱啊!李平急忙摇手:前面这个是我儿子,后面这个是我孙子!

  离开学校以后,好多同学的人生完全没有按照上学那个时候的轨迹去发展,我被弄得莫名其妙。毕业多年以后,我遇见方群。他自我介绍说:我在中学教书。我说:我知道,你考的体育学院嘛,现在教体育吧?方群一脸懵逼:谁说我考体育学院啦?我说你上学的时候,每天晚上,风雨无阻,从戴窑中学跑到舍陈中学。长跑那么厉害,不考体育学院考什么?他说:我考的教育学院,师专。我一声叹息啊:天杀的应试教育!好好的一个半马冠军,就这样毁了!

  毕业以后,同学们的性格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不见面接触,你都不相信。大家都知道长春老实。从上学到现在,长春几乎就是憨厚老实的代名词。老全说他比长春还老实,我们也相信。好多同学都知道:长春喜欢吃猪耳朵,老全喜欢吃韭菜。那天我们几个一起在昆山吃饭,特意点了一盘猪耳朵、一盘炒韭菜。老全和长春坐一起,大家喝酒吃菜。老全把一盘韭菜吃了一半,不好意思继续吃了,可他看见韭菜,心里猫爪叨心。他想了个办法——搛了一筷子猪耳朵,放到长春面前的小盘子里,说:猪耳朵不错!长春立刻就明白了,投桃报李,赶紧搛了一大筷子韭菜给老全回礼。两个人你来我往互相搛菜,猪耳朵和韭菜都被他们两个吃了。大家想一想,如果不聚会,我们是不是还一直以为,长春就是那个人畜无害、阳光和煦的老实班长?

  上了十几年学,大伙说我爱美人不爱江山,结果没有考上。说这些话的同学,你们也太实话实说了。但是,我要说——考上考不上,和早恋真的没有关系。你看人家方群,为了看一眼心爱的姑娘,每晚一趟马拉松,从戴窑中学跑到舍陈中学。最后,还不是一举高中?对于没有考中这件事,我从来没有后悔。但对于我接受的学校教育,我还真有想法。那天,我在外地坐地铁,看见一个美女钥匙掉了。我好心提醒她:美女,你钥匙掉了。结果她回头骂了一句:臭流氓,你才要死掉呢!当时,我恨不得立刻找先生把学费退回来。这普通话不行,不怪老师我去怪谁?此后不久,我在街上碰到班主任了老师了。我热情地请先生吃饭,先生本来没空,我生拉硬拽,把先生拉到了饭店。我点了一桌菜,叫了两瓶好酒。然后使劲敬先生酒:先生你随意,我干了。先生很开心,然后我喝醉了,趴在桌子上。最后,先生只好安排人把我送回家,然后自己到前台买了单。

  我算了一笔账,按三十年前的收费标准,这一顿饭,我把高中三年的学费都收回来了。

  各位老师、各位老同学,我是袁正华。谢谢大家听我说段子,最后严正声明一下,本故事纯属虚构,只为博各位老同学一笑!

相关热词搜索:三十年 同学聚会 发言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101505资源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4009742号-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