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后感 > 正文
 

山猿老妖 [山猿的联想]

发布时间:2019-08-14 04:13:01 影响了:

  “人是猴子变的。”达尔文的学说问世一百多年后,这句话已逐渐深入人心。自从我获得这一概念后,我的脑海里就嵌上了这么一幅图景:   几百万、几千万年前,气候的变化使茂密的森林渐渐枯萎。栖身于树上的猿类,几乎每天都失去一些安乐窝,这情景令它们惊恐不安。于是,它们中的一些勇敢者便走出树林,来到莽莽原野上寻取食物,寻找新的栖身之地。它们试探着后肢着地,在沙砾、荆棘中蹒跚而行。走啊,走啊,它们变成了“他们”――人类的远祖变成了远祖的人类。而那些没有勇气离开森林的同类,则成了今天的大猩猩、黑猩猩、长臂猿……
  那迈向地面的第一步多么伟大啊!有人说,没有这一步,就没有人类的今天。对此,我一直是无条件赞成的。可是,最近偶尔读到一则资料,我的看法却多少有点改变。
  1958年,在意大利一个煤矿中发现了一具很完整的猿类骨骼化石。它的身材和黑猩猩差不多,高约一米五十。起初,人们以为这是古代的一种猴子。但进一步研究的结果,却发现它具有猿和人的特征,它的颌骨和牙齿结构象人类;它的手臂却很长,和猿一样。最后,科学家们得出结论,这是生活在一千多万年前上新世的古猿的一种,它之所以兼具猿类和人类的特征,是因为它一度曾在地面生活,后来又返回森林重新栖树,它是在古猿向人的方向发展过程中没有成功的一支,现已绝迹。它被命名为山猿。
  这一则旧闻,简短无华,却仿佛具有超凡的力量,猛烈地拨动了我的心弦,使我暂时离开了二十世纪,上溯一千万年,去目睹生物进化史上严酷的一页:……古猿中的勇士们离开森林,小心翼翼进入充满未知的天地。狂烈的风雨肆无忌惮地鞭打它们的皮肉,凶狠的剑齿虎毫不留情地撕裂它们的肢体,没有浓密的树叶可供遮身,没有高大的枝干可供躲避,更没有甜美的果实可以垂手而得。它们用树枝抵御敌害,用石头挖掘地下茎块充饥。为生存而进行的搏斗无比激烈残酷,希望的曙光仅仅在天的尽头微微闪烁。终于,勇士中也出现了怯阵者,它们回头望着祖居的森林,动摇了。那森林虽然已经衰败,毕竟还可以勉强栖身;所剩下的果实虽然已无法使身躯强健,总还可以果腹。它们受不了安逸生活的诱惑,受不了艰难困苦的煎熬,手足并用地走上了回头路。它们又恢复了过去生活的模式:在森林的庇护下,终日吃了睡,睡了吃。几百万年就这样过去了。突然有一天,它们发现大自然已变化到完全不适于它们生存了!它们只有带着人的牙齿、猿的手臂默默地灭绝,仅仅在地球上留下几具化石和山猿的名称。而那些为它们背弃、坚持向前的同类,却在这几百万年中勇敢地直起了腰,骄傲地昂起了头,举起了火炬,褪尽了兽毛,成为大地的主人,万物之灵!
  呵,这洪荒时期漫长而短暂的一页,书写了一个多么严峻的真理:朝着变革迈出的第一步固然可贵,而第一步之后的万里长征更为重要。万事固然开头难,开头之后的坚忍不拔、百折不挠尤其难。这样的事例,在历史长河中真是屡见不鲜:楚霸王“乘势起陇亩之中”,三年而得天下,未将剩勇追穷寇,终于兵败垓下,自刎乌江;太平天国兵雄势壮,进入南京未能及时北伐,终于坐地自困,苦战而无计解脱厄运。康有为变法维新,早期思想主张“变”,然而却不彻底,改良而不改革,结果事不成,道亦不行。五四时期的刘半农,开头“打了几次大仗”,却中途落伍,钻进了书斋,等等,等等。
  历史展示的这些现象,对于今天的我们依然有其特殊的意义:半途而废,只能步山猿的后尘;勇往直前,才能取得光辉的发展。
  (摘自《随笔》总第23期)
  (题图:崔文毅)

相关热词搜索:联想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101505资源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4009742号-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