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调研报告 > 正文
 

【国寿保代人误导,霸王条款存争议】国寿605万误导

发布时间:2019-04-13 04:35:02 影响了:

  2012年5月本是中国人寿(601628.SH)承诺往赵女士账户打入6000元的日子,可是,她并未收到这笔钱,而是拿到了2500元的“生存金”。      疑惑之下,赵女士首次拿出保单让在投行供职的女儿马小姐看个究竟。马小姐一看保单即刻明白,销售人员是刻意通过保单金额和保费金额的相似说法引起了消费者的概念混淆。
  
  “销售人员营销时说,生存金每年都付。”马小姐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但若仔细看保险合同,市场上很多的“双全险”和“利多险”都是每两年或三年发放一次生存金的,其间的货币时间价值不是一般消费者能理解的。
  
  马小姐举例说明,若以4%的年化收益率,20年后的10万元,等于现在的4.5万元。若以现在普遍的5%计算,20年后的10万元只等于现在的3.7万元。用PV和FV很容易计算货币时间价值的,但这么专业的问题投保人中有多少人知道呢?
  
  马小姐对记者愤怒表示,“中老年人有一定积蓄,又缺乏相关知识,销售员利用这一点将其视为主要‘下手’对象。” 据记者获悉,赵女士所接触的这一款产品目前中国人寿已经停售。截至记者发稿,中国人寿方面未给予任何回应。
  
  保险维权艰辛
  
  赵女士于2010年5月投保该份名为“国寿福禄双喜两全”的保单,按照赵女士的说法,销售人员跟她说的是这份保险理财的年收益率是保费金额的10%,两年付一次,根据保险合同上描述的保障计划,赵女士需每年缴费2万元,持续交5年(即总投入10万元),到75岁(20年后)方能取回本金。
  
  可实际保单上写的却是按保险金额每两年支付保险金额的10%,而保险金额仅为2.5万元,换言之,在未来20年,每两年才能拿2500元,即使不考虑货币时间价值,收益率也仅为1.省略)首席执行官方玉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种方式下,一般会有录音,以备将来投保人与保险公司产生纠纷的时候,进行举证。
  
  方玉书说,在这个过程中,大部分投保人因此前已与代理人沟通过,缺乏经验也为图省事,都会表示自己已经“知情”。将来如果跟保险公司发生上述类似的纠纷,除非能提供在销售过程中代理人误导投保人的证据,否则很难认定是代理人的误导责任。
  
  被指“霸王条款”
  
  当然,在现实中往往又不是按照程序来处理类似投诉问题。据大家保保险网首席执行官方玉书介绍,一般情况下,投保人可以通过客服电话或者到保险公司柜面提交投诉,但现实案例中,不少投保人会在向保险公司投诉无果的情况下,向当地保监局或者保险同业工会,甚至在媒体上申述。另外,保监会在今年5月专门设立了12378的投诉电话,该热线对保险投诉进行分类管理。
  
  保险公司往往迫于压力和声誉,都会对投保人妥协,处理的结果有些可以得到全额退还保费。不同客户因自身争取力度不同,打折退保率会遭受区别待遇。这一点上,同样引来客户质疑。
  
  “退保的折扣率之高让人咋舌。既然是保险理财,又保障本金,保单背后的标的物自然也应该是保本型的,例如货币基金、长期债券或者银行理财产品。但是,所有保险的退保打折率都惊人,一般在3年退保基本拦腰斩断所交保费。理由何在?银行的定存提前支取最多损失利息,所谓的‘保本理财’为何要吃去投保人一半的保费金额?”
  
  马小姐提出质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中国人寿拿了你的钱直接去投个5年期定存,每5年它就白赚你3%左右的利息,各种保险‘利多’产品根本没有保任何东西,说白了就是个理财产品,但是其流动性(通常要20年)和利率要比银行产品差得多。”
  
  在方玉书看来,两全保险一般又称生死合险,也就是如果在保险期内,被保人身故,和保险期间届满仍生存时,保险公司按照保险合同约定均应承担给付保险金。所以站在保险公司的角度会认为,投保人买了保单,保险公司履行了保险责任,如果被保人身故,保险公司是要赔付给保险人保险金的,它已经承担了这个期间的保险责任,因此不能全额退还保费。另外,保险公司为销售这份保单,已经支付保险销售的佣金提成、办公成本,也要向保监会支付保险准备金,因此要扣除这部分的费用。
  
  “当然,保险合同的条款一般是保险公司通过精算师计算后订立的,最后的价格条款只需要到保监会备案,即可通过市场销售。并没有严格的价格和条款公约,也不像公共事业收费需要经过听证,或者像成品油一样需要通过发改委审批。因此在合同订立方面,往往给消费者霸王条款的感觉,存在着一定争议。” 方玉书说。
  
  销售亟待规范
  
  某外资保险精算师告诉记者:“保险产品不同于一般理财产品,其实这个涉及到一些保险的精算原理,它在前几年涉及的前端费用特别高,因此在前几年的现金价值会特别低,很多保险产品都是要到七八年以后才盈利,你去看很多七八年前新开出来的保险公司,到现在都没有盈利。但这种长期储蓄险的退保率的制定也是得到保监会允许的,但是保监会也有一条规定,在保险产品的营销过程中包括在客户回访中都需要向客户特别提醒这一点,在前几年退保对客户是十分不利的。”
  
  日前,根据2012年人身保险业综合治理销售误导工作的部署,为督促各公司开展销售误导自查自纠工作,保监会针对各人身保险公司(不含专业养老保险公司)执行《关于推进投保提示工作的通知》(保监发[2009]68号)有关规定,对在公司网站公示《人身保险投保提示书基准内容》的情况进行了检查,并将有关情况进行了通报,要求不符合规定的公司限期进行整改,并就投保提示工作提出了具体要求。
  
  保监会并表态今后将会通过督导、检查等多种手段进一步掌握各公司销售误导自查自纠的开展情况,督促各公司认真按照监管部门的有关要求,扎实开展综合治理销售误导工作。
  
  另一方面是保险营销的规范性问题,针对保险营销的模式创新也成为行业课题。“近期在保险新型销售模式上涌现出一种互联网服务商,并不直接销售保险产品,只是把保险产品和保险代理人的信息放到网上来进行集中比较和展示。”方玉书说。
  
  “以大家保为例,消费者可以通过互联网了解到不同公司不同产品的‘保险责任’和‘免责条款’等信息,在清楚自身的权利义务后,再约代理人面谈保单,防止单纯听凭代理人一面之词,而被误导的情况发生。”大家保保险网首席执行官方玉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ETF大扩容 公募工具化差异突围
  
  本报记者 陆玲 发自北京
  
  创新是基金市场永恒的话题,也能带来最大的惊喜。
  
  继华泰柏瑞沪深300ETF首募超过329亿元、嘉实沪深300ETF超过190亿元后,开创短期理财基金先河的汇添富理财30天及华安月月鑫两只基金共募资426.64亿元。而这四只基金占今年以来基金首募总规模的55.75%。去除上述四只百亿基金,今年成立的其余基金,平均首募规模仅为7.46亿份。可谓几家欢喜几家忧。
  
  在好买基金研究员曾令华看来,无论类理财基金还是300ETF基金,其实都是基金工具化的进一步发展。“工具化会是公募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这也是基金行业差异化竞争的必然结果,并将成为未来基金公司迈入下一轮扩张的突破口”。
  
  ETF大扩容
  
  5月1日,华泰柏瑞正式宣布,华泰柏瑞沪深300ETF的首募规模达329亿份,成为现有最大规模股票基金,这也使得华泰柏瑞的排名由40位直升至第17名。借此,华泰柏瑞实现了从中小型基金向大中型基金的跳跃。
  
  嘉实沪深300ETF的首募规模也近200亿元,巩固了嘉实基金的行业第三位置,并拉近了与第二大公司易方达的距离。
  
  继跨市场的沪深300ETF基金发行完成之后,另外一种创新型的ETF产品也有望很快与投资者见面。据悉,港股ETF基金在证监会系统内的审批程序已经完成。
  
  今年2月份,华夏及易方达基金分别上报了华夏恒生指数跨境ETF和易方达中国企业指数跨境ETF的申报材料,并获正式受理。消息称,这两只港股ETF目前已完成审批程序,产品方案、业务流程、技术系统、风险防范等准备工作均已就绪,近期即将推出。
  
  据了解,跨境ETF门槛不高,只需100元人民币即可,认购费也和目前的A股ETF不相上下,不超过1%。这两款ETF均可在国内A股市场交易,其实起到了港股直通车的作用。
  
  目前除了华夏和易方达之外,博时、华安、华宝兴业、南方和嘉实等基金也准备推出自己的跨境ETF产品。首批跨越香港和内地市场的两只ETF走入审批程序正是内地ETF市场迈向成熟的标志。
  
  据统计,截至去年底,国内共有22家公募基金运营着37只ETF基金,其总份额规模为949亿份。以2011年底公募基金26997亿份的总份额计算,国内ETF占比国内公募基金仅3.52%,远远低于美国ETF产品的占比。按照贝莱德统计,截至2011年11月底,ETF全球持有资产已经达到1.4万亿美元,而这一数值在短短四个月时间内又增加了3000亿。相比起来,国内公募市场对ETF的布局还十分巨大。
  
  景顺长城基金副总经理邓体顺很看好ETF的空间,在其看来,“以前共同基金很容易跑赢大市,最近两年则越来越难。按照国外的经验,将来如果以沪深300指数作为标准,只有百分之二三十的基金能跑赢沪深300指数,百分之六七十的基金是跑不赢沪深300指数的。”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两只沪深300ETF成立后快速建仓,万众期待的蓝筹股反弹行情却没有上演。遭遇股市显著调整,华泰柏瑞沪深300ETF上周单位净值跌幅达2.88%;5月7日成立的嘉实沪深300ETF建仓速度相对较慢,但截至上周末的仓位也接近8成,成立以来跌幅也近1%。
  
  公募工具化趋势明显
  
  在沪深300ETF之后,汇添富理财30天首募规模达到了244.42亿元,华安月月鑫也募资182.22亿元,这两只类理财基金之所以受追捧,是因为填补了类银行短期理财产品的空白。
  
  所谓 “类理财基金”,就是类似于银行短期理财产品,其定位是低风险、绝对收益工具,实质上填补了当前货币基金与债券基金之间的市场空缺。和银行理财产品相比,基金短期理财产品门槛较低,A类的投资起点为1000元,银行同类理财产品则是5万元的起点。
  
  去年国内固定收益类银行理财产品大行其道,而公募基金总规模持续缩水。同年底,30天期以下的银行理财产品被全面叫停,货币基金迅速成为短期理财新宠。
  
  此前,沪深300ETF是首只跨市场ETF,无论作为基础配置还是配合股指期货均需求巨大,它的出现填补了工具型产品的一块空白。
  
  “工具化会是公募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好买基金研究员曾令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首先,由于仓位的限制基金主动放下‘全托’的身段,举起了‘半托’的牌子,行业和类行业类基金的出现,是其代表。其次,差异化竞争使基金风格鲜明化。”
  
  关于行业和类行业类基金,2010年以前成立的指数型基金,主要是以跟踪市场综合指数为主,如沪深300、中证100等。2010年开始,出现了一些行业类的指数型基金,如国投瑞银金融地产、招商上证消费80ETF、国泰上证180金融ETF。
  
  主动管理型基金中这几年陆续出现了汇添富医药保健、易方达医疗保健、诺安黄金等行业类基金,意味着基金正自觉地向工具化转型。
  
  不过在曾令华看来,基金工具化时代还未到来。“至少目前细分的23个行业还不是每个行业都有ETF。”不过,近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基金业务部总监助理汤弦在参加“首届中国ETF圆桌会议”时表示,现有ETF资产类别只局限于股票资产内,希望基金公司未来能开发出债券ETF、货币ETF、另类投资的ETF。
  
  华泰联合证券基金研究中心总经理王群航认为,这是中小基金公司的机会,可以开发易于被大众利用的工具产品,在一些细分投资领域做文章。作为中小基金公司的代表,华泰柏瑞沪深300ETF的产品凭借T+0的优势打败了大型基金公司嘉实基金即是个典型。
  
  而近日明星基金经理王亚伟作别公募基金业,则是一个迹象,并不依靠明星基金经理而大获成功的产品将是未来很重要的一个方向。
  
  
  
  
  
  
  
  
  
  
  
  
  
  王亚伟漩涡 基金业高管离职潮
  
  本报记者 王珏 发自上海
  
  “基金一哥”王亚伟和“大佬”范勇宏离职的消息毫无疑问成为基金界近期最吸引眼球的焦点。尽管如此,今年以来基金公司高管变动频繁的事实依然备受瞩目。
  
  “五一”放假前的最后一天,东方基金、中银基金、浦银安盛基金以及天弘基金等四家基金公司发布的公告,公告内容均是部分高管出现变更事项,其中包括2位总经理、2位副总及1名督察长。根据相关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已有近80位基金公司高管变更,这个数字高于去年同期。
  
  智酷金融研究中心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弱势经营层的结果往往是黯然离任,而对于强势管理层来说,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也是心生倦意,退居二线成为很多大佬的选择。”
  
  高管集中离职
  
  范勇宏的一条短信证实了王亚伟的离开。而关于范勇宏本人的消息则在5月8日得到了证实。据媒体称,当日华夏基金召开董事会,新老董事交接,执掌华夏基金15年的范勇宏正式辞去华夏基金总经理职务,仍任华夏基金副董事长。另有消息称,华夏基金管理公司执行副总经理滕天鸣将出任华夏基金总经理一职。
  
  相比之下,中银基金原总经理陈儒的离开并不出乎人们的意料。4月28日,中银基金公告称,陈儒因工作变动离任该公司总经理一职,离任日期为4月26日,中银基金董事长谭炯代任总经理一职。在公告之前,陈儒的离开已有端倪,如无意外,嘉实基金原副总裁李道滨即将成为中银基金下一任总经理。更有媒体称,2012年1月中旬,农历春节前,李道滨已现身中银基金。不过截至记者发稿为止,中银基金并未发出相关公告。
  
  同样是4月28日,东方基金发布公告称,公司总经理单宇因工作调动离职,公司董事长崔伟代行总经理职务。据悉,作为大股东派出代表,原总经理单宇离职后将重返东北证券。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2011年,东方基金全年净利润亏损达1184万元。东方基金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单总的离职纯属工作调动,他回东北证券,另有重要任命,估计过一阵就有公开信息披露了。”说到新任总经理的人选,上述负责人告诉记者会通过市场化招聘,人选暂不便透露。此番东方基金更换总经理让人不禁联想到时隔一年之久的东方基金“内讧门”事件。
  
  高管离职探源
  
  浦银安盛近日也发布公告称,公司副总经理兼首席运营官陈篪、副总经理兼首席投资官周文均因个人原因双双辞职。
  
  不过递补的人选很快尘埃落定,5月8日,浦银安盛发布公告,聘任李宏宇为副总经理兼首席市场营销官,任职日期为5月2日。从履历来看,李宏宇已算是浦银安盛的“老人”,2007年3月起至今,在浦银安盛基金公司历任公司产品开发部总监、市场营销部总监、公司首席市场营销官,自2012年5月副总经理任职资格经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核准之日起担任公司副总经理,并兼首席市场营销官。此次李宏宇升任副总经理,也算是水到渠成。
  
  基金规模刚突破百亿的天弘基金4月28日公告称,公司督察长吕传红因个人原因离职,童建林任新督察长。有趣的是也就是在同一天,天弘基金发布了一则声明:近日某些媒体关于王亚伟先生可能加盟天弘基金的报道完全系误传,并无此事。
  
  智酷金融研究中心有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对于已经具备相当规模的大公司,想要持续保持之前的增长速度越来越困难,而对于不成气候的小公司,还要面临极大的生存困境。这反映的也是目前基金公司存在的治理结构矛盾,中小公司面临的生存压力和中大型公司面临的规模停滞,导致了董事会层面和公司经营层面的冲突。”“中小基金公司相较大公司而言,高管职位更容易变动,这主要是因为迫于规模增长、经营考核的压力。对于高管的离职,我们应该理性地看待,这反映了现在业内普遍存在的浮躁心态。”上述人士进一步解释。

相关热词搜索:误导 代人 霸王条款 争议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权所有 101505资源网

工业和信息化部 湘ICP备14009742号-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