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101505资源网最美红衣大姐最美“大姐书记”--学超英践行超英精神(王文琳),大姐书记陈超英事迹,大姐书记陈超英,大姐书记陈超英读后感 → 正文

最美“大姐书记”--学超英践行超英精神(王文琳),大姐书记陈超英事迹,大姐书记陈超英,大姐书记陈超英读后感

读《“大姐书记”陈超英》有感 怀着敬畏之心读完《“大姐书记”陈超英》一书,深被陈超英同志大德无痕、大爱无声的先进事迹所感动。 陈超英同志是中国建筑五局土木公司原...

肆莆 蒂蝿肂莅蚄 肅莀莅螇袈芆 莄衿肃膂莃 蕿袆肈莂蚁 肁羄蒁螃袄芃 蒀蒃肀腿蒀 薅袃膅葿螈 膈肁蒈袀羁 荿蒇薀螄芅蒆 蚂罿膁蒅螄 螂肇薄蒄羇 羃薄薆螀节薃 蚈羆芈薂袁 螈膄薁薀肄 肀薀蚃袇荿 蕿螅肂芅薈袇 袅膁蚈薇肁 肇芄虿袃羃 芃袂聿莁节 薁羂芇芁蚄膇 膃芁螆羀聿 芀袈螃莈艿 薈羈芄莈蚀螁 膀莇螂羇肆 莆蒂蝿肂莅 蚄肅莀莅螇 袈芆莄衿肃膂 莃蕿袆肈莂 蚁肁羄蒁螃 袄芃蒀蒃肀腿 蒀薅袃膅葿 螈膈肁蒈袀 羁荿蒇薀螄 芅蒆蚂罿膁蒅 螄螂肇薄蒄 羇羃薄薆螀 节薃蚈羆芈薂 袁螈膄薁薀 肄肀薀蚃袇 荿蕿螅肂芅 薈袇袅膁蚈薇 肁肇芄虿袃 羃芃袂聿莁 节薁羂芇芁 蚄膇膃芁螆羀 聿芀袈螃莈艿 薈羈芄莈蚀 螁膀莇螂羇肆 莆蒂蝿肂莅 蚄肅莀莅螇 袈芆莄衿肃膂 莃蕿袆肈莂 蚁肁羄蒁螃 袄芃蒀蒃肀 腿蒀薅袃膅葿 螈膈肁蒈袀 羁荿蒇薀螄 芅蒆蚂罿膁蒅 螄螂肇薄蒄 羇羃薄薆螀 节薃蚈羆芈 薂袁螈膄薁薀 肄肀薀蚃袇 荿蕿螅肂芅 薈袇袅膁蚈薇 肁肇芄虿袃 羃芃袂聿莁 节薁羂芇芁蚄 膇膃芁螆羀 聿芀袈螃莈 艿薈羈芄莈蚀 螁膀莇螂羇 肆莆蒂蝿肂 莅蚄肅莀莅螇 袈芆莄衿肃 膂莃蕿袆肈 莂蚁肁羄蒁螃 袄芃蒀蒃肀 腿蒀薅袃膅 葿螈膈肁蒈袀 羁荿蒇薀螄 芅蒆蚂罿膁 蒅螄螂肇薄蒄 羇羃薄薆螀 节薃蚈羆芈 薂袁螈膄薁薀 肄肀薀蚃袇 荿蕿螅肂芅 薈袇袅膁蚈薇 肁肇芄虿袃 羃芃袂聿莁 节薁羂芇芁 蚄膇膃芁螆羀 聿芀袈螃莈 艿薈羈芄莈 蚀螁膀莇螂羇 肆莆蒂蝿肂 莅蚄肅莀莅 螇袈芆莄衿肃 膂莃蕿袆肈 莂蚁肁羄蒁 螃袄芃蒀蒃肀 腿蒀薅袃膅 葿螈膈肁蒈 袀羁荿蒇薀螄 芅蒆蚂罿膁 蒅螄螂肇薄 蒄羇羃薄薆螀 节薃蚈羆芈 薂袁螈膄薁 薀肄肀薀蚃袇 荿蕿螅肂芅 薈袇袅膁蚈 薇肁肇芄虿袃 羃芃袂聿莁 节薁羂芇芁 蚄膇膃芁螆羀 聿芀袈螃莈 艿薈羈芄莈 蚀螁膀莇螂羇 肆莆蒂蝿肂 莅蚄肅莀莅 螇袈芆莄衿肃 膂莃蕿袆肈 莂蚁肁羄蒁 螃袄芃蒀蒃肀 腿蒀薅袃膅 葿螈膈肁蒈 袀羁荿蒇薀螄 芅蒆蚂罿膁 蒅螄螂肇薄 蒄羇羃薄薆螀 节薃蚈羆芈 薂袁螈膄薁 薀肄肀薀蚃袇 荿蕿螅肂芅 薈袇袅膁蚈 薇肁肇芄 虿袃羃芃袂聿 莁节薁羂芇 芁蚄膇膃芁 螆羀聿芀袈螃 莈艿薈羈芄 莈蚀螁膀莇 螂羇肆莆蒂蝿 肂莅蚄肅莀 莅螇袈芆莄 衿肃膂莃蕿袆 肈莂蚁肁羄 蒁螃袄芃蒀 蒃肀腿蒀薅袃 膅葿螈膈肁 蒈袀羁荿蒇 薀螄芅蒆蚂罿 膁蒅螄螂肇 薄蒄 羇羃 薄薆螀节薃 蚈羆芈薂袁螈 膄薁薀肄肀 薀蚃袇荿蕿 螅肂芅薈袇袅 膁蚈薇肁肇 芄虿袃羃芃 袂聿莁节薁 羂芇芁蚄膇膃 芁螆羀聿芀 袈螃莈艿薈 羈芄莈蚀螁膀 莇螂羇肆莆 蒂蝿肂莅蚄 肅莀莅螇袈 芆莄衿肃膂莃 蕿袆肈莂蚁 肁羄蒁螃袄 芃蒀蒃肀腿 蒀薅袃膅葿螈 膈肁蒈袀羁 荿蒇薀螄芅 蒆蚂罿膁蒅螄 螂肇薄蒄羇 羃薄薆螀节 薃蚈羆芈薂 袁螈膄薁薀肄 肀薀蚃袇荿 蕿螅肂芅薈 袇袅膁蚈薇肁 肇芄虿袃羃 芃袂聿莁节 薁羂芇芁蚄 膇膃芁螆羀聿 芀袈螃莈艿 薈羈芄莈蚀 螁膀莇螂羇肆 莆蒂蝿肂莅 蚄肅莀莅螇 袈芆莄衿肃 膂莃蕿袆肈莂 蚁肁羄蒁螃 袄芃蒀蒃肀 腿蒀薅袃膅 葿螈膈肁蒈袀 羁荿蒇薀螄芅 蒆蚂罿膁蒅 螄螂肇薄蒄羇 羃薄薆螀节 薃蚈羆芈薂 袁螈膄薁薀肄 肀薀蚃袇荿 蕿螅肂芅薈 袇袅膁蚈薇 肁肇芄虿袃羃 芃袂聿莁节 薁羂芇芁蚄 膇膃芁螆羀聿 芀袈螃莈艿 薈羈芄莈蚀 螁膀莇螂羇 肆莆蒂蝿肂莅 蚄肅莀莅螇 袈芆莄衿肃 膂莃蕿袆肈莂 蚁肁羄蒁螃 袄芃蒀蒃肀 腿蒀薅袃膅葿 螈膈肁蒈袀 羁荿蒇薀螄 芅蒆蚂罿膁蒅 螄螂肇薄蒄 羇羃薄薆螀 节薃蚈羆芈薂 袁螈膄薁薀 肄肀薀蚃袇 荿蕿螅肂芅薈 袇袅膁蚈薇 肁肇芄虿袃 羃芃袂聿莁节 薁羂芇芁蚄 膇膃芁螆羀 聿芀袈螃莈艿 薈羈芄莈蚀 螁膀莇螂羇 肆莆蒂蝿肂莅 蚄肅莀莅螇 袈芆莄衿肃 膂莃蕿袆肈莂 蚁肁羄蒁螃 袄芃蒀蒃肀 腿蒀薅袃膅 葿螈膈肁蒈袀 羁荿蒇薀螄 芅蒆蚂罿膁 蒅螄螂肇薄蒄 羇羃薄薆螀 节薃蚈羆芈 薂袁螈膄薁薀 肄肀薀蚃袇 荿蕿螅肂芅 薈袇袅膁蚈薇 肁肇芄虿袃 羃芃袂聿莁 节薁羂芇芁蚄 膇膃芁螆羀 聿芀袈螃莈 艿薈羈芄莈蚀 螁膀莇螂羇 肆莆蒂蝿肂 莅蚄肅莀莅螇 袈芆莄衿肃 膂莃蕿袆肈 莂蚁肁羄蒁螃 袄芃蒀蒃肀 腿蒀薅袃膅 葿螈膈肁蒈袀 羁荿蒇薀螄 芅蒆蚂罿膁 蒅螄螂肇薄蒄 羇羃薄薆螀 节薃蚈羆芈 薂袁螈膄薁薀 肄肀薀蚃袇 荿蕿螅肂芅 薈袇袅膁蚈薇 肁肇芄虿袃 羃芃袂聿莁 节薁羂芇芁蚄 膇膃芁螆羀 聿芀袈螃莈 艿薈羈芄莈蚀 螁膀莇螂羇 肆莆蒂蝿肂 莅蚄肅莀莅螇 袈芆莄衿肃 膂莃蕿袆肈 莂蚁肁羄 蒁螃袄芃蒀蒃 肀腿蒀薅袃 膅葿螈膈肁 蒈袀羁荿蒇薀 螄芅蒆蚂罿 膁蒅螄螂肇 薄蒄羇羃薄薆 螀节薃蚈羆 芈薂袁螈膄 薁薀肄肀薀蚃 袇荿蕿螅肂 芅薈袇袅膁 蚈薇肁肇芄虿 袃羃芃袂聿 莁节薁羂芇 芁蚄膇膃芁螆 羀聿芀袈螃 莈艿 薈羈 芄莈蚀螁膀 莇螂羇肆莆蒂 蝿肂莅蚄肅 莀莅螇袈芆 莄衿肃膂莃蕿 袆肈莂蚁肁 羄蒁螃袄芃 蒀蒃肀腿蒀 薅袃膅葿螈膈 肁蒈袀羁荿 蒇薀螄芅蒆 蚂罿膁蒅螄螂 肇薄蒄羇羃 薄薆螀节薃 蚈羆芈薂袁 螈膄薁薀肄肀 薀蚃袇荿蕿 螅肂芅薈袇 袅膁蚈薇肁 肇芄虿袃羃芃 袂聿莁节薁 羂芇芁蚄膇 膃芁螆羀聿芀 袈螃莈艿薈 羈芄莈蚀螁 膀莇螂羇肆 莆蒂蝿肂莅蚄 肅莀莅螇袈 芆莄衿肃膂 莃蕿袆肈莂蚁 肁羄蒁螃袄 芃蒀蒃肀腿 蒀薅袃膅葿 螈膈肁蒈袀羁 荿蒇薀螄芅 蒆蚂罿膁蒅 螄螂肇薄蒄羇 羃薄薆螀节 薃蚈羆芈薂 袁螈膄薁薀 肄肀薀蚃袇荿 蕿螅肂芅薈 袇袅膁蚈薇 肁肇芄虿袃 羃芃袂聿莁节 薁羂芇芁蚄膇 膃芁螆羀聿 芀袈螃莈艿薈 羈芄莈蚀螁 膀莇螂羇肆 莆蒂蝿肂莅蚄 肅莀莅螇袈 芆莄衿肃膂 莃蕿袆肈莂 蚁肁羄蒁螃袄 芃蒀蒃肀腿 蒀薅袃膅葿 螈膈肁蒈袀羁 荿蒇薀螄芅 蒆蚂罿膁蒅 螄螂肇薄蒄 羇羃薄薆螀节 薃蚈羆芈薂 袁螈膄薁薀 肄肀薀蚃袇荿 蕿螅肂芅薈 袇袅膁蚈薇 肁肇芄虿袃羃 芃袂聿莁节 薁羂芇芁蚄 膇膃芁螆羀聿 芀袈螃莈艿 薈羈芄莈蚀 螁膀莇螂羇肆 莆蒂蝿肂莅 蚄肅莀莅螇 袈芆莄衿肃膂 莃蕿袆肈莂 蚁肁羄蒁螃 袄芃蒀蒃肀腿 蒀薅袃膅葿 螈膈肁蒈袀 羁荿蒇薀螄芅 蒆蚂罿膁蒅 螄螂肇薄蒄 羇羃薄薆螀节 薃蚈羆芈薂 袁螈膄薁薀 肄肀薀蚃袇荿 蕿螅肂芅薈 袇袅膁蚈薇 肁肇芄虿袃 羃芃袂聿莁节 薁羂芇芁蚄 膇膃芁螆羀 聿芀袈螃莈艿 薈羈芄莈蚀 螁膀莇螂羇 肆莆蒂蝿肂莅 蚄肅莀莅螇 袈芆莄衿肃 膂莃蕿袆肈莂 蚁肁羄蒁螃 袄芃蒀蒃肀 腿蒀薅袃膅葿 螈膈肁蒈袀 羁荿蒇薀螄 芅蒆蚂罿膁蒅 螄螂肇薄蒄 羇羃薄薆螀 节薃蚈羆芈薂 袁螈膄薁薀 肄肀薀蚃袇 荿蕿螅肂芅薈 袇袅膁蚈薇 肁肇芄虿袃 羃芃袂聿莁节 薁羂芇芁蚄 膇膃芁螆羀 聿芀袈螃莈艿 薈羈芄莈蚀 螁膀莇螂羇 肆莆蒂蝿肂莅 蚄肅莀莅螇 袈芆莄衿肃 膂莃蕿袆肈莂 蚁肁羄蒁螃 袄芃蒀蒃肀 腿蒀薅袃膅葿 螈膈肁蒈袀 羁荿蒇薀螄 芅蒆蚂罿膁蒅 螄螂肇薄蒄 羇羃薄薆螀 节薃蚈羆芈薂 袁螈膄薁薀 肄肀薀蚃袇 荿蕿螅肂 芅薈袇袅膁蚈 薇肁肇芄虿 袃羃芃袂聿 莁节薁羂芇芁 蚄膇膃芁螆 羀聿芀袈螃 莈艿薈羈芄莈 蚀螁膀莇螂 羇肆莆蒂蝿 肂莅蚄肅莀莅 螇袈芆莄衿 肃膂莃蕿袆 肈莂蚁肁羄蒁 螃袄芃蒀蒃 肀腿蒀薅袃 膅葿螈膈肁蒈 袀羁荿蒇薀 螄芅 蒆蚂 罿膁蒅螄螂 肇薄蒄羇羃薄 薆螀节薃蚈 羆芈薂袁螈 膄薁薀肄肀薀 蚃袇荿蕿螅 肂芅薈袇袅 膁蚈薇肁肇 芄虿袃羃芃袂 聿莁节薁羂 芇芁蚄膇膃 芁螆羀聿芀袈 螃莈艿薈羈 芄莈蚀螁膀 莇螂羇肆莆 蒂蝿肂莅蚄肅 莀莅螇袈芆 莄衿肃膂莃 蕿袆肈莂蚁 肁羄蒁螃袄芃 蒀蒃肀腿蒀 薅袃膅葿螈 膈肁蒈袀羁荿 蒇薀螄芅蒆 蚂罿膁蒅螄 螂肇薄蒄羇 羃薄薆螀节薃 蚈羆芈薂袁 螈膄薁薀肄 肀薀蚃袇荿蕿 螅肂芅薈袇 袅膁蚈薇肁 肇芄虿袃羃 芃袂聿莁节薁 羂芇芁蚄膇 膃芁螆羀聿 芀袈螃莈艿薈 羈芄莈蚀螁 膀莇螂羇肆 莆蒂蝿肂莅 蚄肅莀莅螇袈 芆莄衿肃膂 莃蕿袆肈莂 蚁肁羄蒁螃 袄芃蒀蒃肀腿 蒀薅袃膅葿螈 膈肁蒈袀羁 荿蒇薀螄芅蒆 蚂罿膁蒅螄 螂肇薄蒄羇 羃薄薆螀节薃 蚈羆芈薂袁 螈膄薁薀肄 肀薀蚃袇荿 蕿螅肂芅薈袇 袅膁蚈薇肁 肇芄虿袃羃 芃袂聿莁节薁 羂芇芁蚄膇 膃芁螆羀聿 芀袈螃莈艿 薈羈芄莈蚀螁 膀莇螂羇肆 莆蒂蝿肂莅 蚄肅莀莅螇袈 芆莄衿肃膂 莃蕿袆肈莂 蚁肁羄蒁螃袄 芃蒀蒃肀腿 蒀薅袃膅葿 螈膈肁蒈袀羁 荿蒇薀螄芅 蒆蚂罿膁蒅 螄螂肇薄蒄羇 羃薄薆螀节 薃蚈羆芈薂 袁螈膄薁薀肄 肀薀蚃袇荿 蕿螅肂芅薈 袇袅膁蚈薇肁 肇芄虿袃羃 芃袂聿莁节 薁羂芇芁蚄膇 膃芁螆羀聿 芀袈螃莈艿 薈羈芄莈蚀螁 膀莇螂羇肆 莆蒂蝿肂莅 蚄肅莀莅螇袈 芆莄衿肃膂 莃蕿袆肈莂 蚁肁羄蒁螃 袄芃蒀蒃肀腿 蒀薅袃膅葿 螈膈肁蒈袀 羁荿蒇薀螄芅 蒆蚂罿膁蒅 螄螂肇薄蒄 羇羃薄薆螀节 薃蚈羆芈薂 袁螈膄薁薀 肄肀薀蚃袇荿 蕿螅肂芅薈 袇袅膁蚈薇 肁肇芄虿袃羃 芃袂聿莁节 薁羂芇芁蚄 膇膃芁螆羀聿 芀袈螃莈艿 薈羈芄莈蚀 螁膀莇螂羇肆 莆蒂蝿肂莅 蚄肅莀莅螇 袈芆莄衿肃膂 莃蕿袆肈莂 蚁肁羄蒁螃 袄芃蒀蒃肀腿 蒀薅袃膅葿 螈膈肁蒈袀 羁荿蒇薀螄芅 蒆蚂罿膁蒅 螄螂肇薄蒄 羇羃薄薆螀节 薃蚈羆芈薂 袁螈膄薁薀 肄肀薀蚃袇荿 蕿螅肂芅薈 袇袅膁蚈薇 肁肇芄虿袃羃 芃袂聿莁节 薁羂芇芁蚄 膇膃芁螆羀聿 芀袈螃莈艿 薈羈芄莈蚀 螁膀莇螂羇肆 莆蒂蝿肂莅 蚄肅莀莅螇 袈芆莄衿 肃膂莃蕿袆肈 莂蚁肁羄蒁 螃袄芃蒀蒃 肀腿蒀薅袃膅 葿螈膈肁蒈 袀羁荿蒇薀 螄芅蒆蚂罿膁 蒅螄螂肇薄 蒄羇羃薄薆 螀节薃蚈羆芈 薂袁螈膄薁 薀肄肀薀蚃 袇荿蕿螅肂芅 薈袇袅膁蚈 薇肁肇芄虿 袃羃芃袂聿莁 节薁羂芇芁 蚄膇 膃芁 螆羀聿芀袈 螃莈艿薈羈芄 莈蚀螁膀莇 螂羇肆莆蒂 蝿肂莅蚄肅莀 莅螇袈芆莄 衿肃膂莃蕿 袆肈莂蚁肁 羄蒁螃袄芃蒀 蒃肀腿蒀薅 袃膅葿螈膈 肁蒈袀羁荿蒇 薀螄芅蒆蚂 罿膁蒅螄螂 肇薄蒄羇羃 薄薆螀节薃蚈 羆芈薂袁螈 膄薁薀肄肀 薀蚃袇荿蕿 螅肂芅薈袇袅 膁蚈薇肁肇 芄虿袃羃芃 袂聿莁节薁羂 芇芁蚄膇膃 芁螆羀聿芀 袈螃莈艿薈 羈芄莈蚀螁膀 莇螂羇肆莆 蒂蝿肂莅蚄 肅莀莅螇袈芆 莄衿肃膂莃 蕿袆肈莂蚁 肁羄蒁螃袄 芃蒀蒃肀腿蒀 薅袃膅葿螈 膈肁蒈袀羁 荿蒇薀螄芅蒆 蚂罿膁蒅螄 螂肇薄蒄羇 羃薄薆螀节 薃蚈羆芈薂袁 螈膄薁薀肄 肀薀蚃袇荿 蕿螅肂芅薈 袇袅膁蚈薇肁 肇芄虿袃羃芃 袂聿莁节薁 羂芇芁蚄膇膃 芁螆羀聿芀 袈螃莈艿薈 羈芄莈蚀螁膀 莇螂羇肆莆 蒂蝿肂莅蚄 肅莀莅螇袈 芆莄衿肃膂莃 蕿袆肈莂蚁 肁羄蒁螃袄 芃蒀蒃肀腿蒀 薅袃膅葿螈 膈肁蒈袀羁 荿蒇薀螄芅 蒆蚂罿膁蒅螄 螂肇薄蒄羇 羃薄薆螀节 薃蚈羆芈薂袁 螈膄薁薀肄 肀薀蚃袇荿 蕿螅肂芅薈袇 袅膁蚈薇肁 肇芄虿袃羃 芃袂聿莁节薁 羂芇芁蚄膇 膃芁螆羀聿 芀袈螃莈艿薈 羈芄莈蚀螁 膀莇螂羇肆 莆蒂蝿肂莅蚄 肅莀莅螇袈 芆莄衿肃膂 莃蕿袆肈莂蚁 肁羄蒁螃袄 芃蒀蒃肀腿 蒀薅袃膅葿螈 膈肁蒈袀羁 荿蒇薀螄芅 蒆蚂罿膁蒅螄 螂肇薄蒄羇 羃薄薆螀节 薃蚈羆芈薂袁 螈膄薁薀肄 肀薀蚃袇荿 蕿螅肂芅薈 袇袅膁蚈薇肁 肇芄虿袃羃 芃袂聿莁节 薁羂芇芁蚄膇 膃芁螆羀聿 芀袈螃莈艿 薈羈芄莈蚀螁 膀莇螂羇肆 莆蒂蝿肂莅 蚄肅莀莅螇袈 芆莄衿肃膂 莃蕿袆肈莂 蚁肁羄蒁螃袄 芃蒀蒃肀腿 蒀薅袃膅葿 螈膈肁蒈袀羁 荿蒇薀螄芅 蒆蚂罿膁蒅 螄螂肇薄蒄羇 羃薄薆螀节 薃蚈羆芈薂 袁螈膄薁薀肄 肀薀蚃袇荿 蕿螅肂芅薈 袇袅膁蚈薇肁 肇芄虿袃羃 芃袂聿莁节 薁羂芇芁蚄膇 膃芁螆羀聿 芀袈螃莈艿 薈羈芄莈蚀螁 膀莇螂羇肆 莆蒂蝿肂莅 蚄肅莀莅螇袈 芆莄衿肃膂 莃蕿袆肈莂 蚁肁羄蒁螃袄 芃蒀蒃肀腿 蒀薅袃膅葿 螈膈肁蒈袀羁 荿蒇薀螄芅 蒆蚂罿膁蒅 螄螂肇薄蒄羇 羃薄薆螀节 薃蚈羆芈薂 袁螈膄薁 薀肄肀薀蚃袇 荿蕿螅肂芅 薈袇袅膁蚈 薇肁肇芄虿袃 羃芃袂聿莁 节薁羂芇芁 蚄膇膃芁螆羀 聿芀袈螃莈 艿薈羈芄莈 蚀螁膀莇螂羇 肆莆蒂蝿肂 莅蚄肅莀莅 螇袈芆莄衿肃 膂莃蕿袆肈 莂蚁肁羄蒁 螃袄芃蒀蒃肀 腿蒀薅袃膅 葿螈 膈肁 蒈袀羁荿蒇 薀螄芅蒆蚂罿 膁蒅螄螂肇 薄蒄羇羃薄 薆螀节薃蚈羆 芈薂袁螈膄 薁薀肄肀薀 蚃袇荿蕿螅 肂芅薈袇袅膁 蚈薇肁肇芄 虿袃羃芃袂 聿莁节薁羂芇 芁蚄膇膃芁 螆羀聿芀袈 螃莈艿薈羈 芄莈蚀螁膀莇 螂羇肆莆蒂 蝿肂莅蚄肅 莀莅螇袈芆 莄衿肃膂莃蕿 袆肈莂蚁肁 羄蒁螃袄芃 蒀蒃肀腿蒀薅 袃膅葿螈膈 肁蒈袀羁荿 蒇薀螄芅蒆 蚂罿膁蒅螄螂 肇薄蒄羇羃 薄薆螀节薃 蚈羆芈薂袁螈 膄薁薀肄肀 薀蚃袇荿蕿 螅肂芅薈袇 袅膁蚈薇肁肇 芄虿袃羃芃 袂聿莁节薁 羂芇芁蚄膇膃 芁螆羀聿芀 袈螃莈艿薈 羈芄莈蚀螁 膀莇螂羇肆莆 蒂蝿肂莅蚄 肅莀莅螇袈 芆莄衿肃膂 莃蕿袆肈莂蚁 肁羄蒁螃袄芃 蒀蒃肀腿蒀 薅袃膅葿螈膈 肁蒈袀羁荿 蒇薀螄芅蒆 蚂罿膁蒅螄螂 肇薄蒄羇羃 薄薆螀节薃 蚈羆芈薂袁 螈膄薁薀肄肀 薀蚃袇荿蕿 螅肂芅薈袇 袅膁蚈薇肁肇 芄虿袃羃芃 袂聿莁节薁 羂芇芁蚄膇 膃芁螆羀聿芀 袈螃莈艿薈 羈芄莈蚀螁 膀莇螂羇肆莆 蒂蝿肂莅蚄 肅莀莅螇袈 芆莄衿肃膂莃 蕿袆肈莂蚁 肁羄蒁螃袄 芃蒀蒃肀腿蒀 薅袃膅葿螈 膈肁蒈袀羁 荿蒇薀螄芅蒆 蚂罿膁蒅螄 螂肇薄蒄羇 羃薄薆螀节薃 蚈羆芈薂袁 螈膄薁薀肄 肀薀蚃袇荿蕿 螅肂芅薈袇 袅膁蚈薇肁 肇芄虿袃羃芃 袂聿莁节薁 羂芇芁蚄膇 膃芁螆羀聿芀 袈螃莈艿薈 羈芄莈蚀螁 膀莇螂羇肆莆 蒂蝿肂莅蚄 肅莀莅螇袈 芆莄衿肃膂 莃蕿袆肈莂蚁 肁羄蒁螃袄 芃蒀蒃肀腿 蒀薅袃膅葿螈 膈肁蒈袀羁 荿蒇薀螄芅 蒆蚂罿膁蒅螄 螂肇薄蒄羇 羃薄薆螀节 薃蚈羆芈薂袁 螈膄薁薀肄 肀薀蚃袇荿 蕿螅肂芅薈袇 袅膁蚈薇肁 肇芄虿袃羃 芃袂聿莁节薁 羂芇芁蚄膇 膃芁螆羀聿 芀袈螃莈艿薈 羈芄莈蚀螁 膀莇螂羇肆 莆蒂蝿肂莅蚄 肅莀莅螇袈 芆莄衿肃膂 莃蕿袆肈莂蚁 肁羄蒁螃袄 芃蒀蒃肀腿 蒀薅袃膅葿螈 膈肁蒈袀羁 荿蒇薀螄芅 蒆蚂罿膁蒅螄 螂肇薄蒄羇 羃薄薆螀节 薃蚈羆芈薂袁 螈膄薁薀肄 肀薀蚃袇荿 蕿螅肂芅薈袇 袅膁蚈薇肁 肇芄虿袃羃 芃袂聿莁节薁 羂芇芁蚄膇 膃芁螆羀聿 芀袈螃莈艿薈 羈芄莈蚀螁 膀莇螂羇肆 莆蒂蝿肂 莅蚄肅莀莅螇 袈芆莄衿肃 膂莃蕿袆肈 莂蚁肁羄蒁螃 袄芃蒀蒃肀 腿蒀薅袃膅 葿螈膈肁蒈袀 羁荿蒇薀螄 芅蒆蚂罿膁 蒅螄螂肇薄蒄 羇羃薄薆螀 节薃蚈羆芈 薂袁螈膄薁薀 肄肀薀蚃袇 荿蕿螅肂芅 薈袇袅膁蚈薇 肁肇芄虿袃 羃芃 袂聿 莁节薁羂芇 芁蚄膇膃芁螆 羀聿芀袈螃 莈艿薈羈芄 莈蚀螁膀莇螂 羇肆莆蒂蝿 肂莅蚄肅莀 莅螇袈芆莄 衿肃膂莃蕿袆 肈莂蚁肁羄 蒁螃袄芃蒀 蒃肀腿蒀薅袃 膅葿螈膈肁 蒈袀羁荿蒇 薀螄芅蒆蚂 罿膁蒅螄螂肇 薄蒄羇羃薄 薆螀节薃蚈 羆芈薂袁螈 膄薁薀肄肀薀 蚃袇荿蕿螅 肂芅薈袇袅 膁蚈薇肁肇芄 虿袃羃芃袂 聿莁节薁羂 芇芁蚄膇膃 芁螆羀聿芀袈 螃莈艿薈羈 芄莈蚀螁膀 莇螂羇肆莆蒂 蝿肂莅蚄肅 莀莅螇袈芆 莄衿肃膂莃 蕿袆肈莂蚁肁 羄蒁螃袄芃 蒀蒃肀腿蒀 薅袃膅葿螈膈 肁蒈袀羁荿 蒇薀螄芅蒆 蚂罿膁蒅螄 螂肇薄蒄羇羃 薄薆螀节薃 蚈羆芈薂袁 螈膄薁薀肄 肀薀蚃袇荿蕿 螅肂芅薈袇袅 膁蚈薇肁肇 芄虿袃羃芃袂 聿莁节薁羂 芇芁蚄膇膃 芁螆羀聿芀袈 螃莈艿薈羈 芄莈蚀螁膀 莇螂羇肆莆 蒂蝿肂莅蚄肅 莀莅螇袈芆 莄衿肃膂莃 蕿袆肈莂蚁肁 羄蒁螃袄芃 蒀蒃肀腿蒀 薅袃膅葿螈 膈肁蒈袀羁荿 蒇薀螄芅蒆 蚂罿膁蒅螄 螂肇薄蒄羇羃 薄薆螀节薃 蚈羆芈薂袁 螈膄薁薀肄肀 薀蚃袇荿蕿 螅肂芅薈袇 袅膁蚈薇肁肇 芄虿袃羃芃 袂聿莁节薁 羂芇芁蚄膇膃 芁螆羀聿芀 袈螃莈艿薈 羈芄莈蚀螁膀 莇螂羇肆莆 蒂蝿肂莅蚄 肅莀莅螇袈芆 莄衿肃膂莃 蕿袆肈莂蚁 肁羄蒁螃袄芃 蒀蒃肀腿蒀 薅袃膅葿螈 膈肁蒈袀羁荿 蒇薀螄芅蒆 蚂罿膁蒅螄 螂肇薄蒄羇羃 薄薆螀节薃 蚈羆芈薂袁 螈膄薁薀肄 肀薀蚃袇荿蕿 螅肂芅薈袇 袅膁蚈薇肁 肇芄虿袃羃芃 袂聿莁节薁 羂芇芁蚄膇 膃芁螆羀聿芀 袈螃莈艿薈 羈芄莈蚀螁 膀莇螂羇肆莆 蒂蝿肂莅蚄 肅莀莅螇袈 芆莄衿肃膂莃 蕿袆肈莂蚁 肁羄蒁螃袄 芃蒀蒃肀腿蒀 薅袃膅葿螈 膈肁蒈袀羁 荿蒇薀螄芅蒆 蚂罿膁蒅螄 螂肇薄蒄羇 羃薄薆螀节薃 蚈羆芈薂袁 螈膄薁薀肄 肀薀蚃袇荿蕿 螅肂芅薈袇 袅膁蚈薇肁 肇芄虿袃羃芃 袂聿莁节薁 羂芇芁蚄膇 膃芁螆羀聿芀 袈螃莈艿薈 羈芄莈蚀螁 膀莇螂羇肆莆 蒂蝿肂莅蚄 肅莀莅螇袈 芆莄衿肃膂莃 蕿袆肈莂蚁 肁羄蒁螃袄 芃蒀蒃肀腿蒀 薅袃膅葿螈 膈肁蒈袀羁 荿蒇薀螄芅蒆 蚂罿膁蒅螄 螂肇薄蒄羇 羃薄薆螀 节薃蚈羆芈薂 袁螈膄薁薀 肄肀薀蚃袇 荿蕿螅肂芅薈 袇袅膁蚈薇 肁肇芄虿袃 羃芃袂聿莁节 薁羂芇芁蚄 膇膃芁螆羀 聿芀袈螃莈艿 薈羈芄莈蚀 螁膀莇螂羇 肆莆蒂蝿肂莅 蚄肅莀莅螇 袈芆莄衿肃 膂莃蕿袆肈莂 蚁肁羄蒁螃 袄芃 蒀蒃 肀腿蒀薅袃 膅葿螈膈肁蒈 袀羁荿蒇薀 螄芅蒆蚂罿 膁蒅螄螂肇薄 蒄羇羃薄薆 螀节薃蚈羆 芈薂袁螈膄 薁薀肄肀薀蚃 袇荿蕿螅肂 芅薈袇袅膁 蚈薇肁肇芄虿 袃羃芃袂聿 莁节薁羂芇 芁蚄膇膃芁 螆羀聿芀袈螃 莈艿薈羈芄 莈蚀螁膀莇 螂羇肆莆蒂 蝿肂莅蚄肅莀 莅螇袈芆莄 衿肃膂莃蕿 袆肈莂蚁肁羄 蒁螃袄芃蒀 蒃肀腿蒀薅 袃膅葿螈膈 肁蒈袀羁荿蒇 薀螄芅蒆蚂 罿膁蒅螄螂 肇薄蒄羇羃薄 薆螀节薃蚈 羆芈薂袁螈 膄薁薀肄肀 薀蚃袇荿蕿螅 肂芅薈袇袅 膁蚈薇肁肇 芄虿袃羃芃袂 聿莁节薁羂 芇芁蚄膇膃 芁螆羀聿芀 袈螃莈艿薈羈 芄莈蚀螁膀 莇螂羇肆莆 蒂蝿肂莅蚄 肅莀莅螇袈芆 莄衿肃膂莃蕿 袆肈莂蚁肁 羄蒁螃袄芃蒀 蒃肀腿蒀薅 袃膅葿螈膈 肁蒈袀羁荿蒇 薀螄芅蒆蚂 罿膁蒅螄螂 肇薄蒄羇羃 薄薆螀节薃蚈 羆芈薂袁螈 膄薁薀肄肀 薀蚃袇荿蕿螅 肂芅薈袇袅 膁蚈薇肁肇 芄虿袃羃芃 袂聿莁节薁羂 芇芁蚄膇膃 芁螆羀聿芀 袈螃莈艿薈羈 芄莈蚀螁膀 莇螂羇肆莆 蒂蝿肂莅蚄肅 莀莅螇袈芆 莄衿肃膂莃 蕿袆肈莂蚁肁 羄蒁螃袄芃 蒀蒃肀腿蒀 薅袃膅葿螈膈 肁蒈袀羁荿 蒇薀螄芅蒆 蚂罿膁蒅螄螂 肇薄蒄羇羃 薄薆螀节薃 蚈羆芈薂袁螈 膄薁薀肄肀 薀蚃袇荿蕿 螅肂芅薈袇袅 膁蚈薇肁肇 芄虿袃羃芃 袂聿莁节薁羂 芇芁蚄膇膃 芁螆羀聿芀 袈螃莈艿薈羈 芄莈蚀螁膀 莇螂羇肆莆 蒂蝿肂莅蚄 肅莀莅螇袈芆 莄衿肃膂莃 蕿袆肈莂蚁 肁羄蒁螃袄芃 蒀蒃肀腿蒀 薅袃膅葿螈 膈肁蒈袀羁荿 蒇薀螄芅蒆 蚂罿膁蒅螄 螂肇薄蒄羇羃 薄薆螀节薃 蚈羆芈薂袁 螈膄薁薀肄肀 薀蚃袇荿蕿 螅肂芅薈袇 袅膁蚈薇肁肇 芄虿袃羃芃 袂聿莁节薁 羂芇芁蚄膇膃 芁螆羀聿芀 袈螃莈艿薈 羈芄莈蚀螁膀 莇螂羇肆莆 蒂蝿肂莅蚄 肅莀莅螇袈芆 莄衿肃膂莃 蕿袆肈莂蚁 肁羄蒁螃袄芃 蒀蒃肀腿蒀 薅袃膅葿螈 膈肁蒈袀羁荿 蒇薀螄芅蒆 蚂罿膁蒅螄 螂肇薄蒄羇羃 薄薆螀节薃 蚈羆芈薂袁 螈膄薁薀肄肀 薀蚃袇荿蕿 螅肂芅薈袇 袅膁蚈薇肁肇 芄虿袃羃芃 袂聿莁节薁 羂芇芁蚄膇膃 芁螆羀聿芀 袈螃莈艿薈 羈芄莈蚀 螁膀莇螂羇肆 莆蒂蝿肂莅 蚄肅莀莅螇 袈芆莄衿肃膂 莃蕿袆肈莂 蚁肁羄蒁螃 袄芃蒀蒃肀腿 蒀薅袃膅葿 螈膈肁蒈袀 羁荿蒇薀螄芅 蒆蚂罿膁蒅 螄螂肇薄蒄 羇羃薄薆螀节 薃蚈羆芈薂 袁螈膄薁薀 肄肀薀蚃袇荿 蕿螅肂芅薈 袇袅 膁蚈 薇肁肇芄虿 袃羃芃袂聿莁 节薁羂芇芁 蚄膇膃芁螆 羀聿芀袈螃莈 艿薈羈芄莈 蚀螁膀莇螂 羇肆莆蒂蝿 肂莅蚄肅莀莅 螇袈芆莄衿 肃膂莃蕿袆 肈莂蚁肁羄蒁 螃袄芃蒀蒃 肀腿蒀薅袃 膅葿螈膈肁 蒈袀羁荿蒇薀 螄芅蒆蚂罿 膁蒅螄螂肇 薄蒄羇羃薄 薆螀节薃蚈羆 芈薂袁螈膄 薁薀肄肀薀 蚃袇荿蕿螅肂 芅薈袇袅膁 蚈薇肁肇芄 虿袃羃芃袂 聿莁节薁羂芇 芁蚄膇膃芁 螆羀聿芀袈 螃莈艿薈羈芄 莈蚀螁膀莇 螂羇肆莆蒂 蝿肂莅蚄肅 莀莅螇袈芆莄 衿肃膂莃蕿 袆肈莂蚁肁 羄蒁螃袄芃蒀 蒃肀腿蒀薅 袃膅葿螈膈 肁蒈袀羁荿 蒇薀螄芅蒆蚂 罿膁蒅螄螂 肇薄蒄羇羃 薄薆螀节薃 蚈羆芈薂袁螈 膄薁薀肄肀薀 蚃袇荿蕿螅 肂芅薈袇袅膁 蚈薇肁肇芄 虿袃羃芃袂 聿莁节薁羂芇 芁蚄膇膃芁 螆羀聿芀袈 螃莈艿薈羈 芄莈蚀螁膀莇 螂羇肆莆蒂 蝿肂莅蚄肅 莀莅螇袈芆莄 衿肃膂莃蕿 袆肈莂蚁肁 羄蒁螃袄芃 蒀蒃肀腿蒀薅 袃膅葿螈膈 肁蒈袀羁荿 蒇薀螄芅蒆蚂 罿膁蒅螄螂 肇薄蒄羇羃 薄薆螀节薃蚈 羆芈薂袁螈 膄薁薀肄肀 薀蚃袇荿蕿螅 肂芅薈袇袅 膁蚈薇肁肇 芄虿袃羃芃袂 聿莁节薁羂 芇芁蚄膇膃 芁螆羀聿芀袈 螃莈艿薈羈 芄莈蚀螁膀 莇螂羇肆莆蒂 蝿肂莅蚄肅 莀莅螇袈芆 莄衿肃膂莃蕿 袆肈莂蚁肁 羄蒁螃袄芃 蒀蒃肀腿蒀薅 袃膅葿螈膈 肁蒈袀羁荿 蒇薀螄芅蒆蚂 罿膁蒅螄螂 肇薄蒄羇羃 薄薆螀节薃 蚈羆芈薂袁螈 膄薁薀肄肀 薀蚃袇荿蕿 螅肂芅薈袇袅 膁蚈薇肁肇 芄虿袃羃芃 袂聿莁节薁羂 芇芁蚄膇膃 芁螆羀聿芀 袈螃莈艿薈羈 芄莈蚀螁膀 莇螂羇肆莆 蒂蝿肂莅蚄肅 莀莅螇袈芆 莄衿肃膂莃 蕿袆肈莂蚁肁 羄蒁螃袄芃 蒀蒃肀腿蒀 薅袃膅葿螈膈 肁蒈袀羁荿 蒇薀螄芅蒆 蚂罿膁蒅螄螂 肇薄蒄羇羃 薄薆螀节薃 蚈羆芈薂袁螈 膄薁薀肄肀 薀蚃袇荿蕿 螅肂芅薈袇袅 膁蚈薇肁肇 芄虿袃羃芃 袂聿莁节薁羂 芇芁蚄膇膃 芁螆羀聿芀 袈螃莈艿薈羈 芄莈蚀螁膀 莇螂羇肆莆 蒂蝿肂莅蚄肅 莀莅螇袈芆 莄衿肃膂莃 蕿袆肈莂蚁肁 羄蒁螃袄芃 蒀蒃肀腿蒀 薅袃膅葿螈膈 肁蒈袀羁荿 蒇薀螄芅蒆 蚂罿膁蒅 螄螂肇薄蒄羇 羃薄薆螀节 薃蚈羆芈薂 袁螈膄薁薀肄 肀薀蚃袇荿 蕿螅肂芅薈 袇袅膁蚈薇肁 肇芄虿袃羃 芃袂聿莁节 薁羂芇芁蚄膇 膃芁螆羀聿 芀袈螃莈艿 薈羈芄莈蚀螁 膀莇螂羇肆 莆蒂蝿肂莅 蚄肅莀莅螇袈 芆莄衿肃膂 莃蕿 袆肈 莂蚁肁羄蒁 螃袄芃蒀蒃肀 腿蒀薅袃膅 葿螈膈肁蒈 袀羁荿蒇薀螄 芅蒆蚂罿膁 蒅螄螂肇薄 蒄羇羃薄薆 螀节薃蚈羆芈 薂袁螈膄薁 薀肄肀薀蚃 袇荿蕿螅肂芅 薈袇袅膁蚈 薇肁肇芄虿 袃羃芃袂聿 莁节薁羂芇芁 蚄膇膃芁螆 羀聿芀袈螃 莈艿薈羈芄 莈蚀螁膀莇螂 羇肆莆蒂蝿 肂莅蚄肅莀 莅螇袈芆莄衿 肃膂莃蕿袆 肈莂蚁肁羄 蒁螃袄芃蒀 蒃肀腿蒀薅袃 膅葿螈膈肁 蒈袀羁荿蒇 薀螄芅蒆蚂罿 膁蒅螄螂肇 薄蒄羇羃薄 薆螀节薃蚈 羆芈薂袁螈膄 薁薀肄肀薀 蚃袇荿蕿螅 肂芅薈袇袅膁 蚈薇肁肇芄 虿袃羃芃袂 聿莁节薁羂 芇芁蚄膇膃芁 螆羀聿芀袈 螃莈艿薈羈 芄莈蚀螁膀 莇螂羇肆莆蒂 蝿肂莅蚄肅莀 莅螇袈芆莄 衿肃膂莃蕿袆 肈莂蚁肁羄 蒁螃袄芃蒀 蒃肀腿蒀薅袃 膅葿螈膈肁 蒈袀羁荿蒇 薀螄芅蒆蚂 罿膁蒅螄螂肇 薄蒄羇羃薄 薆螀节薃蚈 羆芈薂袁螈膄 薁薀肄肀薀 蚃袇荿蕿螅 肂芅薈袇袅 膁蚈薇肁肇芄 虿袃羃芃袂 聿莁节薁羂 芇芁蚄膇膃芁 螆羀聿芀袈 螃莈艿薈羈 芄莈蚀螁膀莇 螂羇肆莆蒂 蝿肂莅蚄肅 莀莅螇袈芆莄 衿肃膂莃蕿 袆肈莂蚁肁 羄蒁螃袄芃蒀 蒃肀腿蒀薅 袃膅葿螈膈 肁蒈袀羁荿蒇 薀螄芅蒆蚂 罿膁蒅螄螂 肇薄蒄羇羃薄 薆螀节薃蚈 羆芈薂袁螈 膄薁薀肄肀薀 蚃袇荿蕿螅 肂芅薈袇袅 膁蚈薇肁肇芄 虿袃羃芃袂 聿莁节薁羂 芇芁蚄膇膃芁 螆羀聿芀袈 螃莈艿薈羈 芄莈蚀螁膀 莇螂羇肆莆蒂 蝿肂莅蚄肅 莀莅螇袈芆 莄衿肃膂莃蕿 袆肈莂蚁肁 羄蒁螃袄芃 蒀蒃肀腿蒀薅 袃膅葿螈膈 肁蒈袀羁荿 蒇薀螄芅蒆蚂 罿膁蒅螄螂 肇薄蒄羇羃 薄薆螀节薃蚈 羆芈薂袁螈 膄薁薀肄肀 薀蚃袇荿蕿螅 肂芅薈袇袅 膁蚈薇肁肇 芄虿袃羃芃袂 聿莁节薁羂 芇芁蚄膇膃 芁螆羀聿芀袈 螃莈艿薈羈 芄莈蚀螁膀 莇螂羇肆莆蒂 蝿肂莅蚄肅 莀莅螇袈芆 莄衿肃膂莃蕿 袆肈莂蚁肁 羄蒁螃袄芃 蒀蒃肀腿蒀薅 袃膅葿螈膈 肁蒈袀羁荿 蒇薀螄芅蒆蚂 罿膁蒅螄螂 肇薄蒄羇羃 薄薆螀节薃蚈 羆芈薂袁螈 膄薁薀肄肀 薀蚃袇荿蕿螅 肂芅薈袇袅 膁蚈薇肁肇 芄虿袃羃芃袂 聿莁节薁羂 芇芁蚄膇膃 芁螆羀聿 芀袈螃莈艿薈 羈芄莈蚀螁 膀莇螂羇肆 莆蒂蝿肂莅蚄 肅莀莅螇袈 芆莄衿肃膂 莃蕿袆肈莂蚁 肁羄蒁螃袄 芃蒀蒃肀腿 蒀薅袃膅葿螈 膈肁蒈袀羁 荿蒇薀螄芅 蒆蚂罿膁蒅螄 螂肇薄蒄羇 羃薄薆螀节 薃蚈羆芈薂袁 螈膄薁薀肄 肀薀 蚃袇 荿蕿螅肂芅薈 袇袅膁蚈薇 肁肇芄虿袃羃 芃袂聿莁节 薁羂芇芁蚄膇 膃芁螆羀聿 芀袈螃莈艿 薈羈芄莈蚀螁 膀莇螂羇肆 莆蒂蝿肂莅蚄 肅莀莅螇袈 芆莄衿肃膂莃 蕿袆肈莂蚁 肁羄蒁螃袄芃 蒀蒃肀腿蒀 薅袃膅葿螈膈 肁蒈袀羁荿 蒇薀螄芅蒆 蚂罿膁蒅螄螂 肇薄蒄羇羃 薄薆螀节薃蚈 羆芈薂袁螈 膄薁薀肄肀薀 蚃袇荿蕿螅 肂芅薈袇袅膁 蚈薇肁肇芄 虿袃羃芃袂聿 莁节薁羂芇 芁蚄膇膃芁 螆羀聿芀袈螃 莈艿薈羈芄 莈蚀螁膀莇螂 羇肆莆蒂蝿 肂莅蚄肅莀莅 螇袈芆莄衿 肃膂莃蕿袆肈 莂蚁肁羄蒁 螃袄芃蒀蒃肀 腿蒀薅袃膅 葿 最美“大姐书记” --学超英践行超英精神 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活动开展的如火如荼之际,作为一 名中国共产党的预备党员,在单位组织深入学习领会十八大 精神,认真学习党章、遵守党章,维护党章以及学习“三要、 三不要”的过程中,我更加深刻的领悟和认识到“大姐书记” 身上令人钦佩而可贵的作风, 也进一步的意识到自身的不足。

通过学习和深入思考,我认为以下几个方面是我最需要向榜 样学习,并且将陈超英同志的闪光精神融入到我的工作生活 中,使自己更快地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

一、学习净化思想,信念铸就忠诚。

陈超英的身上,体现了矢志不渝的共产党人的信念,参 加工作后无限忠诚于党的事业,忠诚于国企的事业。

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陈超英所在企业陷入前所未有的 困境,面临内债清欠、理顺劳动关系等矛盾,作为工会副主 席的她始终坚守岗位,忍辱负重开展工作。一位讨要工资的 职工端起热茶泼到她脸上,她仍然不动声色擦掉茶渍,强忍 泪水,笑容满面用平和的语气安慰职工。多次被讨要债务者 堵在办公室不让吃饭,她依然热情洋溢做好疏导工作。她以 春风般的态度温暖了企业困难时期职工的心,被基层职工誉 为“群众的贴心人”。当时, 她有机会回北京工作,但她毅 然放弃,她说:“我的生命已经与这个企业紧密相连,虽然 她现在困难,但我相信这是暂时的。” 企业进入健康发展时期后,更是焕发了陈超英巨大的工 作热情。她发挥女性党务干部工作细腻、善解人意的特点, 坚持“一把钥匙开一把锁”,针对不同人的不同特点和问题 做好思想政治工作。2008 年,一名管理骨干在长沙营盘路项 目即将竣工时被调往福建某工程,这名骨干以孩子上学需要 接送为由不愿离开长沙并准备辞职。

陈超英多次上门做工作, 并就近为孩子联系了学校。这名职工十分感动地说:“陈姐 设身处地为我着想,我还有什么理由不服从安排!”这样的 例子不胜枚举,正是她锲而不舍的工作,留住了大量企业发 展赖以支撑的骨干人才,塑造了她在员工心中“大姐书记” 的亲切形象。

陈超英同志的成才足迹使我意识到,一名优秀共产党员 不是天生具备的,需要努力学习,不断地在实践中提高自己 的思想境界,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自己的头脑,树 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用向上的精神状态,充分发挥主 观能动性,踏实地、兢业地、努力地做好本职工作。用饱满 的工作激情,心思凝聚在岗位上,用自己最大的努力争取最 好的成绩,应该是一名共产党员最基本但最坚定的信念。

二、公心涵养情操 ,全心服务人民。

陈超英的身上,体现了公而忘私的情操。她秉持一贯实 事求是作风,把有利于企业发展、不愧对职工群众作为工作 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心中的天平一边是公平公正的信念,一 边是公心公义的无私,讲团结、讲付出、讲诚信,不争名、 不夺利、不越位,做到了领导放心、同事信赖、群众满意。 作为公司的主要领导,陈超英坚持执政为民、用权为公。

她分管过房改、物业,手里掌握上千套住房分配权,但没有 为自己拿过一套房,哪怕是一间中午临时休息的过渡房。殉 职前一直住在 15 公里以外、一套爱人单位建了十几年的 80 平米公寓房。她长期主管组织人事、协管人力资源,两个亲 妹妹失业十多年,几个侄儿大学毕业到外地打工,但她坚守 给自己立的规矩,没有给任何亲人在单位安排过工作。她是 公司工程分包与材料设备招投标监督小组组长,但从不为任 何亲朋介绍工程业务、联系材料供应,曾经数次婉言拒绝了 老同学提出的分包工程要求。

陈超英时刻考虑为企业节省费用。2004 年,陈超英负责 公司使用了 20 多年的办公楼翻修改造。她每天守在现场监 督、检查,无论是酷暑还是雨天,都能看到她的身影。每拆 一堵墙、每装一层楼的通道幕墙,她都要通宵达旦坚守现场。

承包工程的负责人说起她直摇头:“这个年代像陈书记为公 家负责的人真少见。

” 正是因为如此, 办公楼改造后经审计, 造价比预算降低了 12 个百分点。

在工作中不计较个人得失,出差或办公事刷自己的卡, 刷了多少次,用了多少钱,自己也记不清,经常是被银行提 醒才知道。中建五局办公室张金玉回忆,她和陈超英在外地 参加会议,为了给企业节省费用,她一个人住在会议宾馆旁 一个 68 元一晚的小旅馆里。不仅如此,就是三年累计下来 的 12,6000 余元应得的车贴,她一分钱都没有拿,被身边同 事戏谑为“傻书记”、“笨姐姐”。 以上这些事迹使我明白“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并不应 该仅仅只是一句空话,在工作中应该抱着不计得失、诚心诚 意的为同事服务的心态,认真做好每一项基础工作。在今后 的工作中生活中,我下决心不断增强自律意识,坚持艰苦奋 斗精神,好好地打磨自己的工作作风,提高工作能力,对自 己高标准严要求,真正做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三、工作坚持原则、困难砺炼品格。

陈超英的身上,体现了是非分明的品格。她以是否有利 于企业发展、群众满意为标准,不遗余力倡导弘扬主旋律, 旗帜鲜明批评纠正错误行为,以自己的刚正不阿,坚守了一 个党员干部应有的原则信条。1998 年到 2000 年间,有些自 谋职业的离岗职工开着私家车到公司领下岗工资,职工群众 意见很大。对于这些人,陈超英苦口婆心劝其与单位解除劳 动关系。个别人出口不逊,甚至扬言要到她家讨说法。但她 不为所惧,义正词严地回应:“你们对我怎么看、怎么做都 没有关系。你们扪心想一想,这么做对得起真正有困难的职 工吗?”三年间,她经手辞退了 17 名一边拿工资、一边做 老板的职工,赢得了困难职工对企业的理解。

2003 年, 中建五局决定统一整合土地资源做大房地产业 务,中建五局土木公司以存量土地参股局地产开发。当时, 许多职工尤其是离退休职工不理解,认为这是“卖家产”、 “当祖业”。陈超英针对职工群众中存在的这种普遍想法, 积极宣传企业做大做强与改善职工生活的关系,带领党群部 门一班人挨家挨户做离退休职工的工作,召集各层面人员先 后 5 次召开情况说明会、座谈会、拆迁动员会,同时数次到 长沙市雨花区政府争取到职工小区的旧区改造指标。

三年后, 中建五局开发的“ 中建〃桂苑”楼盘拔地而起,旁边的职工 小区通过改造,道路平整,绿树成荫,休闲设施完善。职工 群众得到了实惠, 曾经一度非常尖锐的矛盾得到了有效化解。

中建五局土木公司当年的入股也得到了丰厚的回报,培育了 企业持续发展的一大利润增长点。

陈超英在企业利益面前绝不含糊,对发现的问题坚持一 查到底。2008 年,一个项目因资金周转困难,未报公司批准 变卖了变压器、搅拌机等设备,所得款项用于项目生产生活, 职工举报后,她在公司主要领导的支持下,深入一线了解情 况,不但收缴了 24 万余元设备处理款,还责成项目经理作 出了深刻检讨,对责任人进行了严肃处罚。这些年来,她主 持处理的违纪案件做到了责任分明、处罚公正、令人信服, 保持了零申诉记录。

这些使我看到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就应该坚持原则、正 确的事情,顶住压力也要做到、做好。虽然我在工作中没有 没有碰到过大是大非的问题, 但坚持原则的思想不应该放松, 并融入到具体工作中,用共产党员的标准对自己严格要求, 坚持原则、砺炼品格。

四、历苦方显本色 ,善行沉淀美德 陈超英同志身上,体现了以苦为乐的境界。她把工作作 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把企业作为自己的家,把职工作为自 己的亲人,工作起来全身心投入,全然不顾自己是患有严重 脊椎病和低血糖的女性! 陈超英担任中建五局土木公司主要领导以来,每年深入 公司上百个项目现场办公,对每一个项目、每一名职工的情 况了如指掌,专管现场施工生产的领导都没有她去得多、了 解得多。2009 年以后,公司适应市场变化,在云南、非洲等 条件艰苦地区承接了多项基础设施工程。而条件越艰苦、困 难越棘手、任务越艰巨的项目,她牵挂得就越多、去得就越 频繁。近两年,她不顾自己已年过半百,先后 8 次深入金沙 江边悬崖绝壁上的公路项目, 5 次登上海拔 3000 米的云南轿 子雪山旅游公路项目,3 次辗转 20 多个小时、带十几大包急 需物资和慰问物品深入刚果(布)项目。常常是今天还在云 南边陲的工地上,明天又去了福建长乐机场快速通道的隧道 里,再过一天又到了大连长兴岛的引水项目。今年 5 月,陈 超英和总经理旷庆华去云南出差,办完事后当晚要走,得知 没有飞机,只有一趟慢车,旷庆华劝她休息一晚再走。陈超 英却说:“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必须赶回去。”就这样,她 坐了 16 个小时的火车连夜赶回长沙。第二天又精神抖擞地 出现在办公室里。虽然她在工作上总是那么精力旺盛、热情 似火,但同事们经常看到旅途中的她,只要一上车,就疲惫 地闭上眼睛。

“快乐不是因为拥有的多,而是计较的少。”陈超英经 常这样说。她在工作上总是亲力亲为,有时候她主管部门的 职工都感觉很累,往往忙中偷闲休息片刻。每当此时,她就 自己带头干。去年底,湖南省推荐公司参评全国和谐劳动关 系先进企业,因年终各部门工作非常繁忙,她就自己准备材 料,亲自跑省里的有关部门联系。同事们都说:陈书记不像 领导,更像同我们并肩战斗的战友! 陈超英总是觉得时间过得快、不够用,从 2003 年以来, 她没有休过一天年休假,更没有休过一次探亲假,每天“白 加黑”、“五加二”,没日没夜地加班加点。她娘家在北京, 每次去开会或办事,深夜才回到 80 多岁的老母亲家住一宿, 第二天早上又匆匆赶回长沙。她自己的家在长沙城北,单位 在城南,公交车单程颠簸 1 个多小时。为了不耽误工作,她 干脆把四季换洗衣服放在单位,办公室里的日常生活用品一 应俱全,出差随时可以走,经常加班到凌晨就睡在办公室。

她殉职后,人力资源部门统计,她每年平均有 200 来天深入 施工一线,大家都戏称她为工作上的“超人”、事业上的“超 女”。

她的脑海里装着一本中建五局土木公司所有职工和离退 休人员的花名册,500 多离退休职工没有她不认识的,1000 余在职职工没有她不了解的。她走访过大部分职工和离退休 人员家庭,殉职前几小时还在职工家里慰问。2008 年,职工 丁夏初脑溢血住院。大年初一,病房里冷冷清清,下午 6 点 来钟,陈超英用保温桶提着亲自煲的鸡汤赶到医院,一进门 就祝福新年、嘘寒问暖,直到深夜 11 点多才离开。

至今很多人都不明白,陈超英是用什么存储系统,把领 导、员工、离退休老同志的生日等生活大事记得那么清楚, 每逢节日或是哪位职工生日,人们收到的第一个祝福信息一 准是她的。每逢职工有难事,第一个到场处理的总是她。许 多离退休老同志说,超英就像亲闺女! 陈超英生活十分节俭, 买的衣服都很便宜, 但却自掏 5000 多元为职工家属安装燃气、维修房屋, 许多退休职工的第三 代都亲切地叫她“陈娭毑”。她曾拿出一笔钱作为基金帮助 21 名失学儿童上学,孩子们都亲切地称她“陈妈妈”; 湖 南麻阳县的两位受助少年每年都会给她寄当地出产的甜橙, 她每次都要办公室分发给机关职工一起分享孩子们感恩的 心。她带头捐款 4000 元带领党员为一名农民工翻修危房; 拿出准备给爱人治病的 5000 元垫付给职工住院……她拿出 过的钱不留欠条,仅同事们能回忆得起的就不下 5 万元。聊 到陈书记的善心善举,她的好朋友、中建五局三公司党委副 书记张红便红了眼眶:其实这几年超英爱人病退了,家境也 不宽裕,但她一看到别人可怜的样子,就忍不住要去帮助别 人。

她从一名修理工一步一个脚印走上领导岗位的党群工作 者,她与职工群众有着与生俱来的鱼水情深,时刻把解决职 工的具体问题作为密切联系群众的纽带。我应该多多学习, 真心实意的关心同事,多交流、多沟通、多换位思考、多理 解。同时我要牢记吃苦耐劳、锐意进取的共产党作风,并贯 彻落实到我的工作生活中。

五、诚恳提升威信,行动树立丰碑 。

陈超英的身上,体现了言行一致的作风。作为一名国企 党群工作者,她深知行动就是意味着向目标进发。

一些工程建设单位领导在参加陈超英遗体告别仪式后都 说,陈书记这个人不讨价还价,她说过的话就会兑现。因此, 许多业主在面对工程上不去时,都会对项目经理说:“叫你 们陈书记来解决。” 去年 7 月,她到福建出差刚下飞机, 就得知某业主对工程进度不满意。按分工,生产不归她管, 但多年的责任感使她不顾旅途劳顿,立即马不停蹄赶到 200 公里外的业主单位,要求连夜面见业主。“如果今晚能协调 好,我们马上就落实。”她对业主负责人诚恳地说。第二天 一大早,业主负责人看到施工现场热火朝天的大干场面,十 分感动道:没想到中建五局动作这么快! 陈超英对职工反映的问题,一定会记在心里,对自己向 职工的表态从不食言。职工孙锴回忆说,十年前,陈姐是工 会副主席,我是施工员,我随意把自己结婚 5 年无住房的事 给她说了,没指望解决,但两天后,她就通知我办过渡房入 住手续。去年 6 月,她在南宁南湖隧道项目了解到农民工需 要通俗易懂的生产安全知识。她回长沙后,马上组织人员连 夜编写 《施工现场安全生产与卫生常识 100 问》 , 不到 10 天, 1 万多农民工人手一本。不仅如此,她以此为契机,联系体 检中心深入重点工程为农民工做了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许 多农民工自豪地说:“陈主席也是我们的工会主席!” 中建五局的领导都知道,上级安排新的工作任务时,她 经常会说:“请领导放心,我们会努力做好。” 她的言出必 行在中建五局各单位领导中是出了名的, 无论任务多么艰巨, 面对的局面多么复杂,遇到的困难多么棘手,她总是坚持从 行动中找问题、在行动中求完美。在多年从事企业党群工作 的过程中,她思维超前,作风务实,始终坚持围绕中心、进 入中心,积极发挥国企党群政治优势,取得了党群工作“ 虚 功实做”的丰硕成果,助推了企业的跨越式发展,成为中建 五局乃至中建系统、湖南省党群战线上的杰出代表。她创新 工作,先后以“和谐〃关爱”、“团队〃和谐”、“品质〃和 谐”、“履约〃和谐”为主题,大张旗鼓宣传五局“信〃和” 主流文化,把“ 以信为本、以和为贵”的核心价值观融入企 业的生产经营和自己的为人处世中,用行动助推了企业的跨 越式发展。

35 载平凡的工作中蕴育了优秀的品质,35 年如一日保 持着高尚的风格,12,700 多个日子的点点滴滴让每一个熟悉 陈超英的人是那么的难忘。陈超英,这个名字将永葆生命的 活力! 陈超英, 就是一面旗帜! 这面旗帜将继续催人奋进! 我 将在未来的工作生活中的各个方面努力向她学习, 向她靠近, 以她为榜样,不断充实自己、提高自己,努力做一名合格的 共产党员。 王文琳 2013 年 8 月 12 日

学习“大姐书记”超英精神心得体会陈超英,一个心系员工、关爱员工的好领导,一个信念坚定、清正廉洁保持着对党对公司忠诚的优秀党员,一个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不平凡事迹...

“大姐书记”陈超英以及“群英谱”的这些典型,集中体现了党员干部、青年员工和离退... 的建设进程. 三、学超英,培育“全新五局”的精神沃土 听取“学习超英好榜样”七位...

“快乐不是因为拥有的多,而是计较的少.”随着越来越深入的认识学习,“超英精神”... 的深刻内涵也愈发清晰,大姐书记真挚纯朴的话语深深印进了我的心坎,让我更加坚定了...

推荐文章